第一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斗罗之诸天卡牌 > 第140章 母女夜谈
    深夜。

    天斗皇宫,太子雪清河的寝宫中。

    千仞雪,这位假扮成天斗帝国太子雪清河的女子正满面愁容的站在窗口,眺望着看向远处的落日森林,也就是两仪谷所在的方向。

    最近这半年来,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苏弈和武魂殿决裂为敌,魂师公会的出现。

    而如今,这些事也影响到了她现在的处境。

    因为苏弈早已知道了她的真正身份。

    现在苏弈和武魂殿之间已是势成水火。

    她在担心,苏弈不知会在什么时候就会向天斗帝国的皇帝以及其他人,揭穿自己的真实身份。

    如此一来,不仅是使她这些年来潜伏在天斗帝国中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稍不注意的话,更会让人察觉出他们武魂殿的目的,从而让武魂殿成为整个斗罗大陆中人和势力眼中的众矢之的。

    为此,在千仞雪的心里,早已产生了要从天斗帝国悄无声息离开的想法。

    这样的话,最多也只是会使得她辛苦多年的计划泡汤而已,并不会让武魂殿成为整个斗罗大陆的众矢之的。

    就算以后苏弈会拆穿她的这个太子身份,那也是死无对证,拿不出任何的证据。

    而千仞雪之所以现在还没有离开,是因为她在等。

    在等苏弈的魂师公会正式在天斗城中开门运转的那一天。

    到那时,她会以雪清河的身份最后一次跟天斗帝国的皇帝雪夜大帝谈话。

    她要借助天斗帝国的力量,让雪夜大帝下令,让魂师公会在天斗帝国中寸步难行。

    在这块大陆上,没有人愿意看到有第二个武魂殿崛起。

    不论是宗门势力,还是帝国贵族,亦或是武魂殿本身,都是如此!

    哒!

    哒!

    哒!

    黑暗中,无声无息间,一个身材高挑的身影缓缓出现在天斗帝国太子的寝宫。

    以千仞雪的实力,都没有发现这个神秘人的到来。

    唯有对方主动放出的脚步声在她的耳边响起,听着那缓慢而沉重的脚步声,那走出的每一步都好像踏在了她的心中,给千仞雪带来了极为沉重的压力。

    来人外面覆着一层黑袍,遮掩住了对方的本来面目。

    千仞雪有些难以置信,她的身边常年都有不止一位来自于武魂殿的封号斗罗级别的强者保护,对方又是怎么在这种情况下来到她的寝宫的。

    终于,片刻后,一句略带嘲讽的话从黑袍中传了出来。

    “这么多年过去,你在天斗帝国这边一事无成也就算了,连实力也没有多大的进步,真是废物!”

    说话间,来人轻轻掀开黑袍,露出了一副高贵冷艳的面容,正是武魂殿现任教皇,比比东!

    看到今夜不速之客竟是自己的母亲比比东,千仞雪的心中稍微松了口气,但脸上回以一道嘲讽般的冷笑。

    “我再怎么废物,也都比你强!”

    “那个苏弈在教皇殿住了那么久,跟你一起满大陆的收取魂环,到最后却毫不犹豫的跟你翻脸决裂,差点挑了整个武魂殿!”

    “六年的努力全都付诸东流,还为武魂殿培养出了这么一个敌人!”

    “现在他还创立了一个魂师公会,明显是要与我们武魂殿做对到底。”

    千仞雪沉声道:“我在天斗帝国潜伏多年确实可以被称作是毫无建树!”

    “那你呢?”

    “身为武魂殿的教皇,反而用自己多年的努力为我们武魂殿培养出这么一位大敌!”

    “你的这个建树,我可真是望尘莫及啊!”

    面对母亲比比东的嘲讽,千仞雪毫不示弱,言语之中更是毫无尊敬可言!

    “你!”

    被女儿千仞雪反过来这样嘲讽,比比东怒不可遏,看向女儿的眼神显得越发的不善起来。

    但她在想起自己今夜来天斗帝国皇宫的目的后,也只能勉强抑制住心中的怒火。

    “废话少说!”

    “我来这里,是有些事要你去做!”

    “等这边的事结束后,天斗帝国这边的计划就可以放弃了,你跟我一起回武魂城。”

    听到这话,千仞雪脸色渐缓,沉声道:“说!”

    “我倒要听听看,究竟是什么事,值得你在这个时候从武魂城跑来这边找我!”

    她知道,比比东要自己去做的事一定是和武魂殿有关的公事,所以她也不曾一口拒绝。

    自千仞雪记事起,她们母女俩便一直互相憎恨对方,从不会去求对方去帮自己做任何事,甚至都懒得跟对方见面说话。

    除非是涉及到武魂殿里的一些重要的事,她们母女俩才会勉强的与当面交流。

    像今夜这样,比比东首次来找千仞雪,更是首次。

    比比东轻瞥了千仞雪一眼,恨声道。

    “还能是什么事,当然是对付那个魂师公会!”

    “如今的他们,已经成了武魂殿的心腹大患!”

    “如果不在这个时候对付魂师公会,遏制住他们前进的步伐,那这个魂师公会很快就能取代我们武魂殿在斗罗大陆上的地位!”

    比比东比谁都清楚,那魂师公会里的无数枚万年魂环,将会让魂师公会在整个斗罗大陆上开始飞速发展。

    更遑论,魂师公会里的那些丹药宝物,也都是武魂殿难以拿出的精品。

    就在前不久,魂师公会在索托城那边的成功已经说明了一切。

    原本,比比东还打算是要等魂师公会再发展一段时间,她再利用那些万年魂环来历的问题,让许多并不属于武魂殿的高阶魂师去找魂师公会的麻烦。

    但如今苏弈他们杀害了武魂殿的分殿主教斯诺,那么一些计划也要提前了。

    否则的话,大陆上的人还真的会以为她比比东是怕了魂师公会,所以才一直没有反击!

    ………

    第二天,正午时分。

    当苏弈再一次为银龙王古月娜疗伤结束,泡完了温泉,从冰火两仪眼那边走了出来后,刚好碰到了在两仪谷内闲逛的柳二龙。

    “咦~你怎么又回来了?”

    昨天苏弈在泡温泉休养的时候,是田言代他接待了玉元震一行人。

    后面在苏弈从冰火两仪眼那边出来的时候,便又在晚上设宴接待了玉元震和宁风致等人。

    因为合作的事项在之前就已经被盖聂卫庄师兄弟两人谈妥,所以席间大家倒也没有去聊一些严肃的话题,一顿饭吃的宾主尽欢。

    晚饭结束后,玉元震见宁风致和剑斗罗尘心骨斗罗古榕三人离开,便拒绝了苏弈他们挽留,选择了离开。

    当时还是苏弈亲自把玉元震和柳二龙他们这一行人,送到两仪谷谷口,目送他们远去的。

    没曾想,昨天就已经离开的柳二龙,竟会在今天离奇的出现在两仪谷之中。

    “哼哼~”

    看到苏弈脸上的疑惑表情,美妇人得意的笑了笑。

    “昨天我就和田言姑娘说好了。”

    “因为我一个人在蓝霸学院那边居住,无聊也是无聊,所以便来到你们这两仪谷暂住几天,权当放松心情了。”

    “昨天之所以回去,是我要把蓝霸学院的一些事给安排好,顺便再带一点换洗的衣物过来。”

    说到这里,苏弈才发现,今天的柳二龙并非一如既往的穿着那身朴素的青布麻衣。

    而是换上了一身深蓝色的劲装!

    美妇人的身上再也不见任何的柔弱之色,顿生巾帼英武之气。

    不过苏弈只是随便在柳二龙的身上打量了一番,便自顾自的收回了目光。

    “哦~”

    少年闻言也只是轻轻的点头应了一声,表示自己已经知道。

    “那你随便逛吧!”

    “我们两仪谷里,除了炼丹房等少数几个地方,其余的地方你想怎么逛就怎么逛,没人拦你。”

    “关于这些,我想田言姐已经都跟你说过了吧!”

    “当然!”

    柳二龙煞有其事的挑了挑她那对英武的眉毛,很认真的说道。

    “我又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人!”

    “我来你们两仪谷暂住几天,自然是会遵守你们两仪谷的规矩!”

    “这一点,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坦白的来说,柳二龙正是因为对于两仪谷太过好奇,所以才会在昨天和田言商量一番,提出要在两仪谷暂住几天。

    只不过好奇归好奇。

    柳二龙心里知道,她在两仪谷住下的这段时间,依然要遵守谷里的规矩才行。

    她最多也就是只能在谷内一些平常普通的地方转转,然后找一些人说说话,趁机打听一下关于两仪谷和苏弈的其他情况。

    至于更多的,柳二龙并不觉得自己还能有其他的收获。

    毕竟,不说两仪谷强大的实力,单单只是魂师公会如今已经和他们蓝电霸王宗确定了合作关系这个原因,就已经容不得她在这两仪谷胡闯乱来了。

    她自己平时任性胡闹倒是没事,但不能坏了蓝电霸王宗的发展大事。

    这一点柳二龙心里还是有数的。

    呵!你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人?

    苏弈用着一种你在逗我的眼神望着眼前的美妇人,无语的冲她摆了摆手:

    “你自己多注意就行,不用跟我说这些。”

    对于柳二龙这种平时的言语行为都不过脑子的人,苏弈很难相信她是怎么好意思说出那句话的。

    嗯,也对!

    她本来就是一个说话不过脑子的人,连这点自知之明都没有也实属正常。

    那没事了!

    看到苏弈露出了一脸不相信自己的表情,柳二龙恨的银牙紧咬。

    但谁让对方是两仪谷谷主呢?

    自己现在是在对方的地图,就算心里再不爽也就只能忍着了。

    “对了,我听田言姑娘说,你们这里有个叫做冰火两仪眼的温泉!”

    “这冰火两仪眼是在哪?我去泡泡!”

    严格的来说,这冰火两仪眼应该算是整个两仪谷里最重要的地方了。

    但冰火两仪眼周围种植的全都是一些珍贵的草药,每天都需要有人前去打理采集草药,所以基本上是人人可去。

    只不过由于田言和焰灵姬等人经常会去泡温泉,这就导致除了苏弈以外,两仪谷里的其他男性都是不会前去那里的。

    同时,冰火两仪眼又是依托下面的冰龙王和火龙王的龙骨而存在。

    苏弈此前早就在那里设下了层层阵法做保护。

    因此,他们并不担心会有人去动那些龙骨。

    这也是田言会大方的将冰火两仪眼的存在,告诉柳二龙的原因。

    在田言跟柳二龙所说的话里,还特地言明了这冰火两仪眼非一般温泉可以相提并论的。

    泡在冰火两仪眼里,可借由其中的冰火之力洗练肉身,既能有助于修炼,又对女人的皮肤和容颜大有裨益。

    这样的作用,自然是勾起了柳二龙的好奇与兴趣。

    “冰火两仪眼在那边,你顺着这条路走过去就行。”

    苏弈随手给柳二龙指了个方向,然后又打了个哈欠。

    “不过我刚泡完温泉回来,你要是不介意的话,现在去泡也行。”

    闻言,美妇人刚刚卖出的步伐顿时停滞住了。

    她回头狠狠的瞪了苏弈一眼,咬牙骂道:“混蛋,你都已经泡过了,那还给我指什么路!”

    据田言所说,那名为冰火两仪眼的温泉很大。

    别说只是一两个人了,就算是几十人一起去泡温泉,里面也毫不拥挤。

    平常的时候,两仪谷里的女子们经常都是三三俩俩的结伴去泡温泉,这并没有任何不妥。

    但田言却正好没有告诉柳二龙,这段时间因为苏弈要帮助银龙王古月娜疗伤的关系,每天都要在冰火两仪眼之中泡上很长一段时间。

    本来在听到两仪谷有温泉的这个消息后,柳二龙还是很高兴的准备在这几天好好的享受一番。

    现在却又冒出个苏弈。

    这就让柳二龙有些无奈了。

    虽然性格风风火火,但柳二龙本质上还是一个女子。

    现在苏弈这个混蛋刚在冰火两仪眼里泡过,她要是继续过去泡温泉的话,或多或少都回让她的内心感到一阵不自在。

    苏弈无奈的冲她耸了耸肩。

    “这几天我得帮人疗伤,所以得用到冰火两仪眼。”

    “冰火两仪眼中存在着十分纯粹的冰火之力,可以在短时间内净化一切杂质。”

    “所以不管我有没有在那冰火两仪眼里泡过,现在里面的水依旧是崭新如故!”

    “别说是泡了,你就算是喝都没问题。”

    咯吱吱!

    柳二龙的拳头捏的咯吱作响,她恨恨的说道。

    “你这个混蛋,是要让老娘喝你的洗澡水吗?”

    苏弈无语的冲她翻着白眼:“我只是给你打个比方而已。”

    “当然,你要是真想喝的话,也没人拦你。”

    摇了摇头,苏弈也没再搭理这个性格暴力的疯婆娘,迈步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呼!”

    望着苏弈离去的背影,柳二龙深吸一口气,好不容易才控制住动手的冲动。

    “这个混蛋!”

    美妇人留下这么一句话后,也改变了一个方向,骂骂咧咧的去了别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