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宋皇家发行商 > 第122章: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去种黍(中)
    太医来了几波,确认赵昕是得了风寒,开了一些方子,总而言之,赵昕请假算是成功了。

    接下来,赵昕一边咳嗽,一边用笔写写画画,将自己心中那个不成熟的想法完成。

    三日之后,正是十五号,赵昕病情稳定下来。

    听刘易回来禀报说,短短五天,粮价已经涨到一千七八百文了。看刘易欲言又止的表情,赵昕知道他是想要说民间的变化,可是,民间又能够有什么变化呢?

    在一致看涨的预期下,百姓争粮抢粮便是必然,为此而生出对官府不满的言论,恐怕也有不少。与此同时,民间各种恶性案件恐怕也多了不少。

    衣食足而知荣辱,没有了衣食,人会变回野兽。

    赵昕将自己耗费三天三夜写成的剧本交给刘易,道:“去宫外寻些人,让他们操演起来,三天之后,我要看见成效。”

    刘易接过,眉头微皱,不敢多问,只应下便是。

    见刘易就要先行离去,赵昕提醒道:“此事,过几日你再告诉父皇。”

    刘易瞳孔放大,忽然觉得手头这东西有些烧手,有心询问隐情,最终还是低声叹息一声。

    当初接下这任务的时候,他就明白迟早要面临这一抉择,究竟是要站在赵祯一边,还是站在赵昕这一边。

    见刘易怪异的神情,赵昕自然知道他在想什么,道:“放心,不是什么大事!”

    刘易心中苦笑,在您眼中不是大事,对我来说可就是天大的事情了。

    “殿下放心,小的一定办妥当来!”

    接下来几日,刘易白天基本上就没有回东宫来,每晚向赵昕报告最新进度。

    第一日,具体扮演者及相关服装等全部准备完毕。

    第二日,正式排练,问题不少,从上午到下午,每时每刻地排练,给太子殿下办事,没有人敢小看。

    第三日,依旧是排练,只不过,这一次是在东宫内,在赵昕面前。

    原本听说这事的孙复与吕公著极力反对,太子殿下怎么能够在宫里看这种东西呢?

    赵昕告诉他们这是与赈灾有关的戏剧,二人态度遂松懈下来,但依旧心中存疑,赵昕便邀请他们一起看。

    看罢,他们的态度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不仅不再阻碍此事,反倒力主向赵祯表演这戏剧。

    赵昕淡淡一笑,告诉他们,这戏剧会在葫芦娃主题公园首映,而后再考虑入宫表演。

    至于首映时间,则是二十号,也就是后日。

    就这样,孙复与吕公著成为了帮助赵昕宣传的第一批人。其实,不必他们帮忙,葫芦娃主题公园附近本就是人满如潮,加上又有赵昕身份加持,引来观众不是问题。

    总而言之,一切就在赵昕的计划中进行着,赵祯至今也没有出手阻止,显然是默认的态度。其实,对于赵昕而言,赵祯不出面反倒更好。

    就这样,二十日到来,葫芦娃主题公园附近,戏台在前几日就已经搭好,参演人员这些日子也是一遍遍地排练。

    经过赵昕有意宣传,百姓的精神需求本来就没有被满足,加上听说这次戏剧演的是赈灾的事情,到了这一天,观者如海。

    赵昕没有去求赵祯说想要出宫,因为知道他不会答应,既然如此,也不去白费口舌,在这皇宫之内,他照样能够卷起风云来。

    二十日为赵昕的休沐日,拜见过两位母亲之后,他便与刘易在房内下围棋。赵昕表现地风轻云淡,与世无争,而刘易则是不时看向门外,棋盘上的大龙都要被绞杀了也没有察觉到。

    刘易无心下棋,下得也没有一点意思,赵昕道:“不过是一场戏剧罢了,你在看什么?”

    “太子殿下,这可不是一场戏剧这样的小事呦!若是出了事,到时候官家怕是要寻你的麻烦。”

    赵昕幽幽一笑,道:“父皇不会寻我的麻烦,倒是那些哄抬物价的奸商与贪官要寻本宫的麻烦。”

    “可是这与人为敌——”刘易话到一半,却是不敢说下去。在他眼中,赵昕还是太小了一些,不知道斗争的残酷性。

    赵昕反驳道:“他们若是不去抢百姓口粮,本宫又何必找他们的麻烦!”

    “唉!”刘易摇了摇头,目光看向东方,等候着那边传来消息。

    葫芦娃主题公园在东方,眼下在公园外边,一方占地足有半亩的高台高高架起。高台之下,是说不清的观众。

    这些人,既有达官显宦,又有寻常百姓,他们来此的初衷或许不一样,但是此刻他们都是观众,都等着戏剧上演。

    但听得一声锣鼓敲响,一位白袍文士走上台前,朝诸人起手行礼。其瘦弱的胸膛间,竟然发出洪亮的声音来,将四方嘈杂的声音一齐压下。

    这白袍文士便是一个介绍背景之人,可以说是旁白,他双臂张开,道:“诸位,话说这齐鲁之地,为孔孟桑梓之邦,文化发祥之地。文风漫浸,为天下圣地!”

    “然则水旱无情,龙王爷不发水,你也无可奈何,是以这一年,遭了旱灾。朝廷令各地州县赈灾,今日要说之事,便发生在邹县。”

    白袍文士退往一边,他的身后,陆陆续续有人出现,三两个衙役打扮之人,以及十数个衣衫褴褛,面黄肌瘦(为了演得更加真实,这些人是真的一天吃一顿,饿着肚子,蓬头垢面地)之人。

    他们之中,多是老弱妇孺,一个小女孩饿得嗷嗷大哭,母亲不断地在安慰她,下面之人看着,不少有感同身受之意。

    这些人围着一个棚子,边上有一面以锦绣织成,高高挂起的旗帜,上面写着一个“粥”字。不必白袍文士说,所有人都明白这是发粥的地方。

    几个衙役打扮的人朝西边拱手,为首一人对一干“灾民”道:“圣上仁慈,放粮赈灾,知县大人体尔等不易,自散家财。可莫要忘了!一粥一饭,当思圣上之恩,当念县老太爷之恩!”

    灾民们叩首谢恩,这样才有机会分到粥吃,就这样,正式开始放粥。

    “这哪里是粥,全都是清水,连十粒米都没有!”第一个接粥之人是位老妪,接过粥忍不住抱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