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影帝被我始乱终弃后 > 第480章 暗黑系舞台
    袁乙萱瞪大了眼睛。

    她的脸色已经不是青红了,而是满脸的不可置信和无地自容。

    宋栖!

    她怎么敢!

    “你胡说八道!”袁乙萱苍白的辩驳,“ZMZ的礼服他们没有跟我说那是已经借给你了,我根本就不知道!”

    宋栖平静的看着她:“你说不知道那就不知道吧,如果你觉得这些还不够的话,我还可以再列举一些,你要听吗?”

    饶是周围的人也没想到这两人之间还能撕扯出这么多八卦来。

    大家都是过来人。

    心照不宣。

    宋栖说的这几件事情在圈里太常见了,别说女明星,就连男明星之间也会有一些关于这些的暗斗。

    袁乙萱已经落于下乘了。

    李荀修再次开口道:“好了,马上要上台了,大家把情绪都收一收吧,一会儿有人过来,被看见了不好。”

    宋栖点头。

    她懂的什么叫见好就收。

    “我是监考官,那我就先四处去看看了。”宋栖带着喻兰淳往外走去。

    袁乙萱现在已经是面如死灰了。

    大家虽然什么都没说,可她能感觉出来,大家看她的眼神都冷淡了几分。

    “你们是不是都信她说的?”

    袁乙萱不明白李荀修他们为什么总是帮着宋栖。

    她愤愤道:“《疯狂加速度》如果不是因为橙瓜小江总的关系,她不可能取代我的!我从来没有说过我没有档期!”

    李荀修看了袁乙萱一眼,没想开口。

    倒是一旁半天没吱声的萧御嘲讽道:“你没看过宋栖那季的《疯狂加速度》吧,我建议你去看看,在节目里她和昀宝老师作为笑点担当,绝对的放得开,而且很有综艺感。你与其想别人是不是有关系,倒不如反省一下你在里面的表现,放也放不开,又没综艺感,也没梗,我要是节目组,我早就把你换了。”

    “你!”

    袁乙萱眼睛都要喷火了!

    萧御轻嗤,“我说的是不是事实你自己心里清楚,无非就是想给自己的无能找个借口。《idol》这个节目,你这个主考官的位置是怎么来的,你不清楚吗?”

    这话一出,李荀修和欧阳慕星都看向萧御。

    袁乙萱真的是脸色煞白。

    她红着眼睛,气的眼泪不停的往外涌。

    “怎么了这是?”

    节目组的导演一进来就感觉到了屋子里紧绷的气氛,还有袁乙萱那眼泪流的样子。

    他眉头一皱:“怎么回事,都要上台怎么还在这里哭?袁老师你这个妆赶紧补啊,你是打算带着哭妆上台吗?”

    “快点补妆,红着眼睛已经上台不好看!五分钟把情绪收好准备上台!”

    说完这句话导演人就走了。

    萧御看也不看袁乙萱,对李荀修和欧阳慕星道:“我要去看看我们那组准备好了没有,你们呢,一起去吗?”

    “一起一起。”

    欧阳慕星最怕这种女生修罗场了,所以刚才他一个字都不敢说。

    李荀修笑着点了下头。

    离开之前,他扭过头看了眼袁乙萱,缓声道:“袁老师,我们先过去看看,你补完妆也可以过来,给学员们打打气。”

    袁乙萱有了台阶,朝李荀修勉强笑了一下,“好。”

    后台的这场争吵的参与者不多。

    但因为这边到处都是摄像头,所以这一段是被摄像头给拍下来了。

    袁乙萱也是出门的时候才发现的。

    她朝摄像头看了一眼后,才吩咐助理去跟节目组那边要一下监控视频-

    下午一点半,节目正式开录。

    很多的网友们早早的就守在了直播间里面,等着大家的出场。

    演播厅灯光骤暗。

    下一秒,一束明晃晃的灯光打在了台上,主持人出现在光柱之中。

    “大家好……”

    主持人念着开场白,镜头依次怼到了几位主考官的脸上。

    【袁乙萱的眼睛怎么是红的?】

    【她笑的好勉强啊!】

    【这是刚刚哭过了吧?】

    【这录节目怎么还哭了呢?】

    镜头一转,怼到了宋栖的脸上,宋栖朝镜头眨了下眼,笑着挥了挥手打招呼。

    现场传来了一阵欢呼声,下一秒,灯光再次全灭。

    演播厅里一片漆黑。

    伴随着“噔”的一声,耀眼的灯柱打在了学员区,将八十位学员全部都笼罩在了炫彩的灯光之下。

    全场再次爆发出尖叫声。

    镜头很识相在各位学员的脸上扫过。

    【啊啊啊啊啊问哥!!!】

    【看到问哥了!】

    【弟弟也在欸,弟弟又跟问哥站在一起哈哈哈哈】

    【哇今天的妆容要炫!】

    【栾羽!!!!】

    【易淼看姐姐!姐姐爱你!】

    【……】

    弹幕刷着各位学员的名字。

    “哇,看到出大家真的是超级热情呢,那今天我们的比拼也是超级超级的好看!大家期不期待啊?”

    “期待——!!!!”

    台下粉丝们的声音正的是震耳欲聋。

    镜头从现场的观众们身上扫过后,再次给到了几位主考官。

    与其他几位的笑不同,袁乙萱只勉强的弯了下唇角,一副被迫营业的样子。

    看起来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

    【袁乙萱这是干什么?】

    【格格不入。】

    【萱姐肯定是受委屈了,她不开心!】

    【你怎么就知道她受委屈了?每个人都笑的那么开心,这是针对她了?】

    弹幕里都在吵。

    而台下,导演的脸色也有点沉,在耳麦中提醒袁乙萱:“袁老师,注意表情管理。”

    几位老师的耳麦频道是互通的。

    其他几位老师都像是没听到一样,只有袁乙萱顿了一下,咬了下唇,而后强迫自己笑。

    导演脸一黑。

    什么个意思!

    刚才在后台他就看到袁乙萱在那哭,这会儿说她还委屈上了?

    他直接吩咐摄影:“把给袁乙萱的镜头控制一点!”

    “是。”

    拿着对讲机,他直接在公频里吩咐主持人:“李沛,把袁老师的问答部分转给其他几位老师。”

    主持人笑意吟吟。

    虽然不知道为啥,但专业素养还在,她继续主持。

    但袁乙萱的心里却惊涛骇浪。

    导演不让她开口。

    那就意味着没有镜头……

    她下意识的就看向导演那边,但导演压根就不搭理她了。

    而公频中的其他几人,同样的震惊!

    但好在这时镜头没有给到他们,所以也没有发现他们脸上那一闪而过的惊讶。

    主持人真的就把所有cue的问题都给了其他的三位主考官和宋栖。

    袁乙萱全程都没有张口的机会。

    连镜头都少的可怜。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

    【袁乙萱什么情况?节目组不给她镜头?】

    【垃圾节目组,这是在孤立袁乙萱!】

    【不给镜头也不给说话的机会,节目组是打算干嘛?难怪刚刚眼睛红红的!】

    袁乙萱的粉丝相当的不满。

    他们来直播间可不就是为了看袁乙萱的吗,结果节目组根本不给她镜头,连话都不让她说!

    简直是过分!

    导演也知道直播间里面的一些内容,让不要管,继续录。

    “在考核开始之前,我要宣读一下这次的淘汰规则了。

    “80位学员一共分成了四组,而每组又分了四小组,每小组是5人。

    “而今天的考核结束后,每位主考官名下,都将会有一个小组离开我们的训练营。”

    主持人话音一落,现场直接炸了。

    直播间也炸了。

    【那不是一次要淘汰20个?】

    【这也太夸张了吧?】

    【那最强的那组岂不是最惨?】

    【这不公平吧,这要是最强导师那一组,比其他组第一都表现的好,那岂不是冤死?】

    【李荀修和欧阳慕星那组完全的厮杀了!】

    【节目组不做人!】

    主持人笑眯眯道:“是不是觉得我们的节目特别的惨无人道?对,因为我们是一个训练营,我们就是要从里面选出我们最优秀的练习生,这才只是开始,下一期我们的淘汰会更加的残酷!”

    用最甜的笑说着最残忍的话!

    现场观众快哭了。

    学员区一个个也都亚历山大,谁也没想到会是每位老师名下都要淘汰一组队伍。

    尤其是欧阳慕星区。

    有好些个学员都后悔了,早知道分组的时候,他们就自告奋勇的加入栾羽贺问那组了。

    那一组那么强,至少可以保证不淘汰啊!

    而落单后被迫加入那一组的易淼:“……”

    他也没想到自己这一轮居然拿到了一张免死金牌!

    简直是……意外的惊喜!

    苏砚今天心情不错。

    闻言,他用手肘轻轻的戳了一下贺问:“问哥,我们稳了。”

    明明声音很轻,但贺问听的却很清楚。

    听到他第一次喊“问哥”。

    贺问“嗯”了一声,气压有点低。

    尤其是感受到身边那欢快愉悦的气息

    80人,一共分成了十六组。

    表演的排名也是按照之前抽签的顺序来的,苏砚他们这组派的是贺问。

    不得不说,贺问这小金手厉害。

    这一抽就抽到了16。

    最后一个。

    说好也好,毕竟压轴,相对来说的记忆是最深刻的。

    但因为前面已经有十五个表演,战线拖的太长,很容易造成审美疲劳。

    如果他们制造不出爆点,那就很容易让人觉得普通。

    每一组进行表演之后,都会有几分钟的点评时间,也会给大家一个拉票的时间。

    作为监考官,宋栖今天被主持人cue的次数太多了。

    几乎每个表演,主持人都要cue她一下。

    而袁乙萱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除了偶尔一闪而过的镜头外,她几乎没有任何镜头,只有在她那组的学员表演的时候,她才有开口的机会。

    袁乙萱内心真的是哔了狗一样。

    看宋栖的眼神越发的不满。

    所以中间休息的时候,袁乙萱立马去找了导演。

    “不是不给你镜头,上台之前我已经跟你说了,调整好情绪,把妆补好。”

    导演看着袁乙萱,“一开场,你就在那咬嘴唇红着眼睛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们节目组欺负你了。”

    “不是的导演,只是时间太短了,我一下子没调整过来,我现在已经平复了。”

    袁乙萱连忙道。

    导演看了她一眼,声音淡淡的:“作为艺人,一言一行一个眼神都能被人过度解读,你出道也好几年了,言行管理这方面还要多下点功夫。”

    “导演说的是。”

    “嗯。”

    导演没再说什么。

    袁乙萱心里委屈,但这会儿她只能强颜欢笑,还不能把她的委屈表现出来。

    看着不远处正和欧阳慕星说话的宋栖,袁乙萱垂下眼睑。

    在无人看见的地方,眼底闪过了一抹恨意。

    怎么哪里都有她!

    一刻钟后,录制继续。

    苏砚他们组已经等了一个多小时了。

    到第十三组的表演的时候,苏砚突然紧张了,他又戳了下贺问,靠近他小声道:“我紧张。”

    贺问侧过头看了他一眼,顿了顿,安抚:“有我。”

    “不是,”苏砚有点不好意思道,“我一紧张,就想上厕所。”

    贺问:“……”

    贺问没办法,看着苏砚那清澈又带着几分紧张无辜的眼神,他只能悄悄的陪他去洗手间。

    苏砚出来的时候,贺问正靠在洗手间外的墙上。

    “好了。”

    苏砚其实也不想找人一起上厕所。

    主要是他真的有点紧张,这次的舞比上次的难很多,再加上他们组又有这么几尊大神,他怕自己表现不好。

    贺问直起身子跟他一起往回走。

    苏砚太紧张,也没注意到贺问今天那异样的沉默,只看着前路兀自道:“我真的有点紧张。”

    贺问想到了刚才来找苏砚的那个女生。

    迟疑了下,他问:“因为有人在看?”

    “对啊。”

    苏砚紧张的连带着语速都变快了,“我朋友在下面看着,我要是跳的不好,她又要鄙视我了!”

    喻兰淳那个臭丫头!

    要是敢拍他的丑照,他绝对不让她好过!

    贺问却理解错了意思。

    他以为苏砚是喜欢那个女生,所以想在那个女生面前表现的更好一点。

    “不会的。”

    贺问伸手,原本是想在他的头顶拍一下的,在即将触到他头发的时候,他的手微收,落在他的肩。

    苏砚深吸一口气,“对,我是最棒的!”-

    作为压轴,而且一组五个人里面,有四个排名前13位,这一组无疑是最让人期待的。

    就连宋栖也很期待。

    不知道这几人会给她一个什么样的惊喜。

    在主持人报幕后,舞台陷入了昏暗之中,紧接着烟雾升起时,舞台上泛起了幽绿的光亮。

    叮铃的音乐响起,节奏清脆中还透着一丝诡异。

    一袭黑衣妆容暗黑的苏砚出现在了舞台中。

    他的嗓音本就干净清澈,可此时,他一开口,一股恐怖的氛围一瞬间笼罩整个演播厅。

    鸡皮疙瘩都起来的那种。

    【啊啊啊啊我鸡皮疙瘩!】

    【我的天!他这么会唱的吗?开口跪啊!】

    【好像那种暗黑系吸血鬼啊……】

    【啊啊啊啊啊弟弟!!!】

    现场的感触更深。

    就连几位主考官也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紧接着,一道红色的灯光从舞台的另一边亮起。

    同样一身黑色系的贺问微垂着头,发丝遮挡住他的眼。

    在干冰缭绕的烟雾里,他整个人似乎都缭绕着一股黑暗古堡的气息。

    阴冷的旋律中裹挟着幽暗的底色,低哑的嗓音宛若古老的吟唱……

    现场要疯了!

    【问哥这是杀疯了吧我天!】

    【贺问好帅啊啊啊啊!】

    【尖叫!】

    【贺问贺问贺问!】

    紧接着,栾羽、李维扬和易淼都以不同的形式出场。

    但不管是服装和妆容,都是那种暗黑哥特风,统一的恐怖之美,却好听的耳朵爆炸。

    突然,画风骤变。

    原本幽深空灵的曲子伴上鼓点,将节奏感拉的满满的,五人排成两行,踩着鼓点跳出了整齐划一的舞蹈。

    燃炸了!

    每一个鼓点都似乎踩在观众的心上!

    【靠靠靠靠!】

    【真的杀疯了!】

    【今日之最!这组绝对是今日之最!】

    【这组直接出道吧!】

    【这才是男团的实力好吗!】

    【奈何本人没文化,一句卧槽走天下!】

    【……】

    这组确实是杀疯了!

    贺问和栾羽两人在前面,每一个舞蹈动作都整齐的如同复制,干净利落又带着酷劲。

    苏砚的舞蹈稍微差一点,但今天的表现也足够惊艳了!

    整个演播厅的视线都被他们所吸引!

    观众们尖叫,其他学员们都羡慕的不行,而作为这组的老师,欧阳慕星则是满脸的骄傲!

    虽然没经过他什么指导,但是他这组的学员。

    他们优秀,他这个当老师的脸上也有光!

    直到结束,音乐沉静下去,大家都还没有缓过神来。

    主持人走上台,看着在台上微喘的几人,“哇”了一声,对观众们激动道:“刚刚的表演好不好看?”

    “好看——!!!”

    已经录了两个多小时了,但台下的粉丝们这会儿被这首歌的节奏又调动起了情绪,正兴奋!

    “看来大家都觉得好看了。”

    主持人笑眯眯的看向台上站着的五个俊美少年,问:“我很好奇你们怎么会选这么一首暗黑系的歌曲,能说一下是谁提议的吗?”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会是贺问或者栾羽的时候,苏砚拿起话筒腼腆一笑:“是我。”

    上半场没怎么开口的袁乙萱看着苏砚,想到他是宋栖旗下的艺人。

    她微微一笑:“这首歌非常的小众而且冷门,你会选这首歌我挺意外的,是不是你平时都喜欢听这种暗黑系的歌?”

    【作者题外话】: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