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从道兵开始修行 > 第二十九章 景国的底气
    景国和解的条件,要占据陈国七成的国土,而且还要赔偿一件所谓的神明之宝,这个条件在徐瑾看来,基本上就等同于拒绝说和了。

    如果陈国能够答应这样的条件,那么基本上和灭国也差不多了,而且是被人家兵不血刃,轻而易举的拿走所拥有的一切。

    大殿之中安静的好一会儿之后,盛皇的声音再次响起。

    “景国所求,着实过于苛刻,可有商量的余地?”

    “陛下说和,我景国愿意稍退一步,请陈国割让良隅为界的土地,赔偿一件神明之宝,我景国愿意罢战!”穆凌听到盛皇的话,略作沉吟之后,立刻开口说道。

    “陛下,景国国主这是亡我陈国之心坚定,以良隅为界,依旧是要了我陈国大半的土地,而且,良隅乃是我陈国的国都,如何能够割让给景国?”

    陈寿这时候赶忙开口说道。

    “多说无益,你我两国的恩怨,也到了必须要了结的时候,若是陈国同意景国的条件,那两国之间自可以和平相处,而且寡人可以保证,今后百年之内,景国定不会轻易再起战端,并且也会尽力修复两国关系,化解以往的恩怨,若是陈国不愿意,那就只能开战了!”

    穆凌听到陈寿的话,不等盛皇开口,又立刻态度强硬的开口说道。

    “穆凌,你以莫须有之罪责向我陈国宣战向,本身就是不义之兵,盛皇陛下为我两国说和,这是为了不使两国百姓遭灾,你一味咄咄逼人,毫无和解的诚意,置盛皇陛下和各国国主于何地?”

    穆凌的话音一落,陈寿就大声对着穆凌呵斥道,姿态相比刚才强硬了一些,而且言语的攻击方向,转为了穆凌此刻的态度。

    然而,就在陈寿说完这句话之后,周围坐着的那些各国国主中,却突然有人发声了。

    “陈国国主此言差矣,景国与陈国之间积怨多年,这件事情众所周知,以往盛皇已经为你们说和了多次,却从未能将你两国恩怨彻底化解,此次景国宣战的起因,是因为陈国诬告在先,加上积怨爆发,并非无理,景国向陈国宣战,也不算是不义之师,毕竟你陈国的国土,原本的确是属于景国的!”

    听到周围的诸侯国主有人发声,徐瑾这时候立刻将目光望向了说话的人。

    说话的那位诸侯国主,是一位看起来颇为成熟稳重的男子,长相英俊,身上穿着一件白裘长袍,尽显贵气和威严,而且还带着几分文质彬彬的气质,不过徐瑾第一眼注意到的,却是他眉心处那个和盛皇极为相似的神秘纹路。

    “不错,陈国和景国之间的祸根,早在千年之前就埋下了,这千年以来,两国恩怨越缠越深,与其时常摩擦不断,让恩怨继续积累,不如同意两国开战,如此也直接了当些,这未必不是一个解决两国恩怨的办法!”

    徐瑾注意力刚落到说话的那位诸侯国主的身上,紧接着另外一边,又有一位诸侯国主站起身来朗声说道,徐瑾赶忙又转过头去,望向了这次开口的诸侯国主。

    这一次说话的人,是一个身材高大魁梧,下巴留着络腮胡,威严之中带着霸气的男子,同样在这个男子的眉心处,也有着和盛皇类似的神秘纹路。

    “寡人也赞同!”

    接下来又是一人开口,说话的诸侯国主,眉心处同样有着类似的神秘纹路。

    “怪不得景国这么有底气,原来支持景国的诸侯国主,是这些有着和盛皇类似血脉的诸侯国啊!”

    接下来还有诸侯国主站起来表示赞同,徐瑾目光一边快速的扫过这些表示支持景国的诸侯国主,心中也瞬间明白了一些东西。

    徐瑾想起了自己之前看过的《神话小记》之中的记载,其中最后有一句话,“古时之虞,今时大盛,皆渊之后裔,引为人族尊之正统!”

    这就意味着,如今的大盛盛皇,传承的是渊的血脉,而《神话小记》中还描述道,渊一共有着十二个儿子和三个女儿,当时他第六个儿子继承了他的位置,其余的血脉散入到了人族各处,有着和盛皇眉心处类似神秘纹路的,可能也同样是渊的血脉。

    既然如此,这些此时说话的诸侯国国主,他们的话就极为有分量了。

    此刻大殿之中的情况,盛皇是要为陈国和景国说和的,尽可能的让两国不要开战,一定程度上,立场稍微偏向陈国一些。

    而这些同样有着渊的血脉的诸侯国主,他们的态度显然是支持景国的,这就和盛皇的意愿稍微有些冲突了。

    凭借着前世历史的经验,徐瑾脑海之中,已经察觉到了眼下的这种对立情况,其中更深层次存在的问题。

    今天在大殿之中,看似是在说陈国和景国两个国家的事,但事实上,这应该是一些强大的诸侯国,和盛皇之间的一场博弈,所以,景国才能够得到这么多诸侯国的支持。

    而正是这些诸侯国的支持,才让景国国主有了底气,在此时大殿中盛皇说和时,开战的决心那么坚定。

    这其实也可以说明另外一个问题,这些说话的诸侯国,实力绝对都是比较强的,最起码能让他有底气这么做。

    脑海之中瞬间将这些事情理清楚,徐瑾再看向那些基本已经明确表态的诸侯国主,发现大殿之中的这些诸侯国主,有近乎三成左右,都站起来表示支持景国对陈国宣战。

    其中有不少站起来的诸侯国主,他们刚才并没有发声,只是在有人发声之后,他们就默默站起来了,看样子很有可能是眉间有着神秘纹路的诸侯国主的忠实拥趸,这更加佐证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些明确开口表示支持的诸侯国主,他们所拥有的实力应该真的很强。

    大殿之中再次陷入到了一片安静之中,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此刻坐在那里的盛皇,殿中的大部分人,都已经意识到了眼前的情况是怎么回事,就只有陈国和景国有幸进入大殿之中的道兵,此时是最搞不清楚状况的。

    在安静的环境之下,时间开始一分一秒地流逝,约莫过了五六个呼吸之后,徐瑾感觉到,大殿之中的氛围变得越来越压抑,一种莫名的沉重感,突然压在了心头。

    压抑的氛围随着时间的流逝还在不断的加重,整个大殿之中的空气,似乎都开始慢慢的凝固了。

    云雾形成的景观不再流动变化,就那么固定在了原地,仿佛时间静止了一样,徐瑾身边的血枭道兵,呼吸开始变得粗重起来,每一次喘息都变得有些艰难,得费不少的力气,才能完成一次呼吸。

    短短一两次呼吸之后,在大殿之中的道兵,除了徐瑾之外,脸色都开始微微胀红,似乎是呼吸有些不畅。

    但即便是呼吸不畅,这些道兵也不可能是这样的反应,毕竟作为拥有法力的道兵,短时间内,完全可以用体内的法力,暂时代替呼吸的作用。

    可是,此时大殿之中的压抑氛围,却让众多道兵体内的法力运转变得极为艰难,就仿佛凝固在了身体之中一般,很难将其调动起来。

    徐瑾这时候同样也感觉到了,自己体内的法力受到了压制,不过这种无形的压制,对他来说效果却并不是那么强的,经历过一次蜕变的法力,对于这种无形的压制,有着比较强的抵抗能力。

    不过,随着周围的压力越来越大,徐瑾受到的影响也越来越大,在压力之下,徐瑾脑海中又浮现出了之前领悟意境的时候,那顶天立地的巨大朱厌的身影,意识之中,仿佛又想起了那一声吼声,顿时开始拼尽全力的抵抗这种压力。

    然而事实上,此刻在大殿之中,除了氛围变得有些压抑之外,并没有任何一人放出自己身上的气息,给大殿之中的众人带来明显的压力,徐瑾等人面临的压力是无形的,或者说,此刻盛皇和一部分诸侯国主,连一丝气息也不需要动用,就足以让他们这些道兵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在徐瑾拼尽全力的抵抗之下,他体内的法力运转变得越来越慢,而且他的身上,也因为法力的全力运转,身上笼罩上了一层红光,并且透露出了几分杀伐之意。

    这一下,大殿之中原本压抑的氛围,突然之间就仿佛是冰雪消融了一般,云雾开始重新流动,大殿中众人的目光也都挪了一下,向着徐瑾扫了一眼。

    身上压力猛然间消失的徐瑾,法力迅速的在体内游走了一圈,还没有来得及松口气,他耳边就响起了盛皇声音。

    “景国和陈国开战,居然有如此多的诸侯国主支持,看来两国之间的积怨,的确到了不得不解决的时候,既然如此,那孤也就不再说和!”

    “不过,孤还是要提醒一句,两国交战,局势往往变幻莫测,景国对战陈国,景国虽强,但未必一定能够取胜,陈国虽弱,却也并非没有获胜之机,利令智昏,到头来想要的得不到,拥有的也不一定守得住,你等,考虑清楚!”

    盛皇声音依旧如同刚才一样,语气也没有一丝的变化,只不过他的话落入到众人的耳中,却让在场所有的人,都仿佛体会到了他语气中带着的一丝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