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从道兵开始修行 > 第二十八章 说和
    陈国众人再次走向刚才举行诸侯宴会的地方,一路上,众人受到了许多的关注,周围一道道目光始终都围绕着他们打量。

    来到诸侯宴会大殿的门口,陈寿没有停留,直接带着司卜二人向前走去,这个时候,有一名大盛的官员迎了上来,看了一眼陈寿身后的徐瑾等人,对着他开口说道。

    “接下来盛皇要为陈国和景国说和,两国带来的人,可以全部进入大殿之中,无需在外面等候!”

    听到这句话,陈寿微微点了一下头,回头对着吴刑说道:“带人跟上来吧,约束好他们,切记不要失了我陈国的礼数!”

    “是!”

    吴刑闻言,立刻开口应道。

    转过头来,吴刑向着身后的徐瑾和王安两人交代了一句,随后就带领着众人,向着真正举行诸侯宴会的大殿走去。

    “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我居然有机会进入到真正诸侯举行宴会的地方!”

    徐瑾跟在吴刑的身后,看着眼前气派宏伟的大殿,心中不由得如此想道。

    跨过了大殿的大门,真正进入到大殿之中,徐瑾视野变得极为开阔,整个大殿内部,一切布置着实有些超过了他的想象。

    一眼望去,大殿之中云雾飘渺,但是这些云雾却丝毫不遮挡视线,反倒是在有心人的约束之下,在大殿之中形成了一处处景观。

    有色彩氤氲的云霞瀑布,有云霞凝聚而成的祥瑞神兽,还有不断舒卷的云霞画卷,美丽绝伦。

    抬头望向上方,徐瑾根本看到大殿的顶端,因为他眼前所见的分明是一片天空,而且在天空之上,还有一轮虚幻的日月,分别在天空的两端,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在这幅景观之下,大殿之中此时的布置却颇为严肃,徐瑾等人面前空出了一片不大不小的场地,景国的人早已经站在了场中,至于说其他诸侯国的国主,这时已经在场边分三层列座,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

    在他们的正前方,有一席散发着神光的宝座,那是盛皇的位置,此刻,徐瑾之前通过虚影已经见过的盛皇,正高坐在宝座之上,周身神光弥漫,宛如神明一般,同样居高临下俯视着他们。

    此时大殿之中的氛围非常的庄重严肃,置身于这种场合之下,徐瑾等人能够感觉到周围一双双威严的目光盯着他们,稍微有一点小动作都会感觉到很有压力。

    “见过盛皇陛下!”

    陈寿等人一进来,立刻就对着眼前的盛皇躬身行礼,徐瑾等人赶忙跟上。

    “无需多礼,既然双方都已经到了,那就开始正题吧!”盛皇威严而有宏大的声音响起,直接就准备开始说正题。

    此言一出,在场的各国国主,还有他们带在身边的人,所有小声的议论都停止了,目光全都望向了场中,认真听着接下来盛皇的发言。

    “今日诸侯宴会上,陈国诉斥景国在其来参加诸侯宴会途中,半路对其袭击,将带来血枭道兵斩杀大半,景国国主言是切磋,并一怒之下,正式向陈国宣战,现在孤要为你两国说和此事,希望尽可能的消弥一场刀兵之灾,你两国此时可愿言和!”

    “陈国愿意!”

    “景国不愿!”

    盛皇的话音刚刚落下,陈寿和穆凌两人的声音就先后响起,说完之后,彼此还互相对视了一眼。

    “景国为何不愿?”盛皇的声音再次响起,语气和刚才相比没有任何的变化。

    穆凌闻言,往前走了两步,随后躬身行了一礼,这才开口说道:“盛皇陛下,我景国和陈国之间积怨已久,往日便多有摩擦,陈国善辩,以往诸侯宴会上,多次对我景国发难,以喉舌之巧,污蔑我景国名声。”

    “我景国历任国主,都曾经因其辩术,而被不少诸侯国主误解,多次有过想战之心,但顾及两国民生,从未敢妄起刀兵,这其中也多赖盛皇陛下居中调和。”

    “可是天下之事,凡事不可过分,我景国一再忍让,陈国却依旧多次依靠辩术,妄图依旧污蔑我景国,积怨至此,已不可忍让,况且千载之前,陈国之土也原属我景国,窃土立国千年之久,还如此咄咄逼人,我景国定要与其一战,望盛皇明鉴!”

    穆凌一席话说的铿锵有力,说完之后,他的目光望向陈寿,眼神诚恳而又坚定,仿佛景国真的是不堪受陈国之辱,所以忍无可忍之下爆发,才决定和陈国开战的。

    “景国国主欺心之言,说的情真意切,让寡人无比佩服,说我陈国擅长辩术,景国国主的一席话,让寡人觉得,若论起辩术,我陈国还要向景国多学习!”

    陈寿语气略带嘲讽的开口,说完这句话之后,他脚步往前挪了一步,随后继续开口说道。

    “我陈国小国寡民,一千多年之前,得邀天之大幸,在先皇和当时各国国主的支持之下,陈国有了一处立身之地,我陈国国土,并非是窃取而来,而是光明正大的来的,若非如此,先皇和当初的各位国主,也不会支持我陈国立国,故而窃土之说,乃景国强加之词,不足为信!”

    “我陈国与景国多年恩怨,也正是因此而存,景国始终认为我陈国窃土,时常有骚扰之举,我陈国小国寡民,国力微弱,不堪其扰之下,只能在诸侯宴会上,请陛下和各国国主主持公道!”

    说到这里,陈寿的声音的音调拔高了一些,他挥手一指徐瑾等人,继续开口说道。

    “诸位请看,这是我陈国血枭道兵,随行而来之时,一共有三百指数,而此时却只剩下不到百人,景国国主说是路上与我陈国道兵切磋,试问这点到为止的切磋,为何杀我大半血枭道兵?”

    陈寿的声音变得愈发高昂了,整个人的脸色也被胀得通红,情绪看起来颇为激动,言语之间那种委屈的感觉,被他此时表现得淋漓尽致。

    徐瑾在一旁听着陈寿的话,看着他此刻的表现,对于对方的演技,心中大感佩服。

    “寡人在之前的宴会上,稍稍提及此事,也不是想要向景国发难,之所以如此,是为了能够将这剩下不到百人的血枭道兵活着带回去,未想到当时之言,竟成了景国国主宣战的理由,若是如此,寡人,愿意,向,景国国主致歉,望息,雷霆之怒,勿要让我两国百姓,承受兵灾之祸!”

    陈寿说话的声音从高昂,逐渐变得有些低沉,尤其是在说到最后两句话的时候,他的语调拉得很长,几乎是一字一顿,两个字之间咬字也很重,用这种语气,充分表现出了其内心的憋屈与悲愤,而且在他说完之后,还对着穆凌躬身行了一礼,更加体现出了其求和的诚意。

    望着弓身行礼的陈寿,徐瑾此刻对其这一段的表演,心中的佩服之情又上升了一个台阶。

    不说陈寿这一路上表现如何,就对方刚刚的这一番表演,那真的是相当不错,情绪饱满,言辞恳切,动作得体,很难让人挑出什么毛病,徐瑾自己都有些受到感染,身边情绪淡漠的血枭道兵,都有些为之动容。

    周围坐着的那些各国的国主,其中有一部分人,也因为陈寿刚才的一席话,对于陈国颇感同情,不过这些大多都是接任国主之位不久的,其中更多的国主,对于陈寿的表现根本无动于衷。

    “陈国国主何必如此惺惺作态,你我两国恩怨,岂是你这轻描淡写的两句说的这么简单,当初陈国立国之时,的确是得到了先皇和当时各位国主的支持,可这些年以来,陈国是何做派,各位国主都已心知肚明,这次任你巧言善辩,我景国一定要与你陈国一战!”

    陈寿依旧在弓身行礼,穆凌看着他这幅做派,双眼微微一眯,语气森然的说道。

    这个时候,坐在最高处的盛皇又开口了。

    “景国国主,陈国不愿开战,孤想劝说两国言和,你有何条件?”

    听到盛皇的话,穆凌赶忙回过身来,再次躬身行了一礼,随后开口说道。

    “若盛皇陛下一定要让两国停战,那我景国要陈国以下阴为界的所有国土,并且陈国要向我景国赔偿一件神明之宝!”

    听到穆凌的话,盛皇将目光转向了陈寿,陈寿这时候赶忙行了一礼,然后语气愤恨的说道。

    “启禀陛下,景国所说的以下阴为界,那就是要了我陈国近七成的国土,而且还要我陈国赔偿一件神明之宝,我陈国所拥有的神明之宝只有一件,乃是我陈国国宝地游舟,景国所提要求,根本就没有任何诚意,我陈国不可能答应!”

    陈寿的话音一落,整个大殿变得一片安静,盛皇没有立刻开口,穆凌和陈寿两人,都等待着盛皇接下来的话。

    “看来,景国之所以提要求,只是为了应付盛皇,实际上是丝毫不准备放弃开战的打算,如此一来,盛皇的说和,就根本没有什么作用了,景国如此,似乎有些不太给大盛面子啊!”

    徐瑾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此时心中的念头开始飞速转动,在一旁旁观了这么久,他发现了一些不太对劲的地方,景国的国主穆凌,这一次貌似底气十足,而且铁了心的要宣战,对于盛皇的说和,也不怎么给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