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八百七十六章 五年
    自打意识到了五原这个基本盘的重要性后,许易便时时注意维护。

    即便他如今已身居高位,即便在聚宝城中已经能轻易获得炼制巫丹的渠道,他还是隔三差五,会为贫苦巫族,送去巫丹。

    他如今在五原,基本已是万家生佛般的存在。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瞬便是五年过去了。

    许易依旧按部就班地修炼着,无极殿和瀚海北庭依旧平安无事。

    这五年的时间,他每年都从聚宝城中,弄到了两万余玄黄精,算上无极殿和行人司两方面的收入,每年的进项都突破了三万,这绝对是一笔极为可观的数字。

    再加上成立聚宝城管事会收获的四万玄黄精,这五年时间,他一共炼化了近二十万玄黄精,奈何,还是没有突进领域境。

    显然,荒魅的分析是对的,他的域根是顶级,又是双命轮,没有三十万玄黄精,是冲不破领域境的。

    对此,许易并不急躁。

    这五年的时间,除了修炼,他也没闲着,阅览了数以万册的典籍,读得多了,思考得也就多了,思考得多了,感悟便多了,他觉得自己处在一种很玄妙的境界上,而他很喜欢这种感觉。

    不过,最近几日,许易没有修炼,也没有观书,而是静静地守在灵植园中,秋娃在此间待了五年了。

    他分明感觉到这两日,人参娃娃有了异样,他专门给佟掌柜传讯?咨询了此种情况是何缘故?得到的结论是,灵植正在醒灵?是难得的机遇。

    他一连在灵植园守了十余日?终于,这日傍晚?他脑袋有些昏沉的时候,万丈霞光从灵植园中冲天而起?随即?一串如银铃般的笑声传了出来,却见一身绿衣的秋娃,仰着一张粉嘟嘟的小苹果,冲他得意地笑着。

    许易欢喜无尽?伸手便来抱他?却见秋娃小手一招,许易双手双臂,皆被一条条树藤捆了起来,力道万钧,瞬间尽被缚紧了。

    许易笑道?“好个丫头,才睡醒?这是要拿你胡子叔撒起床气呀。”秋娃道,“胡子叔?你快拿火烧呀,看你能不能烧断。”

    许易笑道?“真烧着了?你可不许哭鼻子。”秋娃哼道?“尽管来,这只是我的法术,不是我本体,伤不到我的。”

    听了这话,许易这才下手,默运法诀,轰的一下,他周身冒起滔天焰火,此乃赤炎真诀,乃上等控火术,火势之强,直逼两味真火。

    狂暴的火势将束缚他的绿藤烧得劈啪作响,诡异的是,那绿藤竟然不断,依旧牢牢束着他。

    许易真惊着了,适才秋娃激发绿藤时,他就看出新鲜了。

    那绿藤根本不是从半空来捉拿的他,而是凭空从他身边生出,直接将他缚住的,这等若是无形化有形的攻击,端的神妙。

    至于这绿藤,能耐得住赤炎之火的焚烧,已极了不起了。

    当然,许易不会动用遂氏源火,免得真伤着小家伙。

    见许易烧不断绿藤,秋娃笑得越发开心了,她收了法术,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胡子叔,你这灵植园实在太舒服了,以后,我就住这里了,行不行?”

    许易道,“这有什么不行,整个空虚岛,你自管打着滚儿的住。”

    “这马屁拍的,还要不要脸。”荒魅忍不住了,吐槽道。

    许易身边的妖宠,他见过阿鲤,见过小狼狗,还有只酣睡的兔子。

    许易虽然对他们都算得上亲善,但论亲近程度,远不如这人参娃娃,和这人参娃娃签订血契,反认这人参娃娃为主,就为了让她进星空戒住。

    一想到这儿,荒魅都觉得自己肯定是活在一个虚妄的世界。许易是什么人,他太清楚了,无数的属性汇聚在一处,只能化作两个字“魔头”。

    这样一个魔头,竟然会认一个人参娃娃为主,他真的想不通。

    本来,想不通也没什么,慢慢想就是了。但凡事就怕对比,他也和许易签订了血契,却是他为奴,许易为主,许易还时时拿自杀威胁他,同是妖宠,荒魅简直要叫起撞天屈了。

    故而,他对秋娃可没多少好感。这会儿,见许易又贱兮兮的,他实在忍不住了。

    却说,荒魅话音方落,秋娃兴奋地跳了起来,“是小荒魅对不对,我听小阿鲤说过,胡子叔有个小老虎,有两个脑袋,脾气很坏呢,哈哈,胡子叔,快把小荒魅放出来,我教他学礼貌……”

    “姓许的,你要是敢放这女娃进星空戒,我吃了她。”

    荒魅疯狂叫嚣,他堂堂荒魅老祖,可没工夫和一个小小的人参娃娃扯。

    许易传意念道,“老荒,你自己一个人待着也闷,我这小侄女难得愿意和你亲近,把握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吧。”

    说着,他将荒魅挪出了星空戒。秋娃望着虎头虎脑,娇小可爱的荒魅,欢喜得快没了眼睛,

    “握草,姓许的……”

    荒魅才吼出声,一个绿藤从他身边生了出来,瞬间将他缠了个结实。

    “小荒魅,你果然太没礼貌了,难怪阿鲤不愿和你玩,走走,我带你去玩,正好,胡子叔给我买了好多的画本读物了,我教你认字……”

    秋娃仿佛得着了最有趣的玩具,提着荒魅蹦蹦跳跳去了。

    荒魅还要叫骂,两个嘴巴却被绿藤塞满,他虽有隐身妙术,但隐身不等于虚化,被绿藤死死缚住,不管他怎么挣扎,也挣脱不开。

    秋娃拖走了荒魅,一直到十余天后,他才再见到荒魅。

    荒魅正和秋娃用木块搭建着一座高塔,这套玩具,是许易想起某高后,亲自给秋娃制作的。

    他来的悄然,荒魅未觉,远远见两人忙活得热闹,荒魅化作一个绿衣少年,许易记得这并不是荒魅喜欢的模样,并极为排斥。

    如今他竟化作绿衣少年,聚精会神地和秋娃玩着积木,眉宇间没有了曾经的故作老成,看着可亲了许多。

    “也许这才是这家伙的本来面目吧。”许易暗暗道。

    咔嚓,他的脚步踏断了一根树枝,秋娃冲他招了招手,“胡子叔,你先别来,搭好了,我们搭好了再叫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