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盖世 > 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  龙族再起!
    临天山脉。

    深谷口的祖安,将“观天宝镜”摆放在地,凝为一洼小池塘。

    虞渊等人,看着小池塘内绽放出金光,不由全部聚拢过来,或站或蹲,都注意着其中的一举一动。

    “季丫头,一声不吭地碎裂神位,都没等韩老头回来。”

    荒神眉头微皱,知道季天瑜对韩邈远,恐怕也心有怨词,只是没办法发作罢了。

    “她心里清楚,她的那一席神位,怎么也保不住。”祖安轻叹一声。

    他年龄其实比季天瑜大很多,身为临天山脉的镇守者,他和季天瑜接触过,他对季天瑜的观感一向不错。

    他也清楚季天瑜为浩漭,也是尽心尽责,挑不出什么毛病。

    所以为季天瑜感到惋惜……

    “这头黄金龙!”

    白色天虎凑过来,看了一眼池塘内,那片仿佛无边无际的金色光辉。

    他隐约瞧见一头巨龙翱翔其中,一片片龙鳞颤动着,正疯狂吞没着金色的能量。

    对龙族有些轻视的他,脸色顿显凝重,有点明白为何连妖凤,也会忌惮龙族了。

    虞渊低头一看,也瞧见仿佛有刺眼的金色光芒,要从“观天宝镜”中溢出来。

    因为隔着“观天宝镜”,加上他本体真身不在,他不知道此刻的深海龙岛,龙颉散逸出来的龙息有多恐怖。

    可通过看到的场景,他就感觉龙颉的封神,兴许要比纪凝霜和虞蛛快得多。

    池子内,大范围的金色光辉,明显在聚拢着收缩。

    ——收缩到那头庞大的黄金龙体内。

    “龙颉进阶为龙神的速度,将会打破浩漭的历史,待到那片金色光辉消失,他就将直接蜕变为十级的龙神。”

    荒神颇为感慨,“毕竟,若没斩龙台镇压,没大道上的压制,他早该成龙神了。”

    “这样也好。”祖安淡定地说道。

    虞渊看了他一眼。

    “他成神以后,将第一时间冲出浩漭。他会在浩漭之外的星河,在银鳞族,还有许多异族的领地,找寻千百种精金矿脉,一一炼化融入龙躯。他要将血肉之身,炼化成终极的黄金之身,就必须这样做。”

    祖安解释,“我猜在外域星河,钟赤尘已经在等他了。钟赤尘一定会给他引路,帮他打开一个个空间通道,令他能穿梭在各大星河。”

    话到这,祖安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不由看向荒神,“檀笑天探索暗域,开辟的那一席新的神位,是不是会因为龙颉,而有望在短时间凝成?”

    荒神沉吟了一下,轻轻点头,“可能性极大。”

    “为何?”天虎询问。

    “龙颉,一定会找上修罗王萨博尼斯。而且,他大概率能斩杀修罗王,然后以修罗王的黄金之血,铸造他自己的龙躯。”荒神深吸一口气,脸色严峻,“我们浩漭在有的神路上,可能不及天外各方,但也有一些地方就是天下无敌。”

    “别人兴许怕修罗王,但在龙颉的眼中,修罗王就是一块大肥肉。”

    “他一旦封神,修罗王就是待宰的羔羊,跑都跑不掉。”

    “龙颉冲离天外星河以后,如修罗王,如黎会长般的存在,在他的血脉感知中,就像是会发光的火炬,他全部可以感应到。”

    “有钟赤尘领路,这些和他气息相近者,一个个根本没地方躲藏。”

    “他只要感觉到,能指引出方向,钟赤尘就能带他过去。那些和他气息相近,大道相通,能够被他吞食炼化者,就只能等死。”

    “……”

    天虎脸色微变。

    在此之前,他从来不知道星空中的修罗王,会被人比喻为一块大肥肉。

    也想象不到,被幽禁在剑狱多年的龙颉,居然有那么恐怖的能量。

    龙颉一封神,浩漭内外,所有和他气息相近者,竟然全部将沦为他的猎物!

    杀不杀,完全只看他的心情。

    “檀笑天之前在暗域,还被卡多拉思和巴洛围击,明光族和星族那边,应该不想看到修罗王死,但我感觉……”荒神思索着,突然道:“我感觉,等龙颉找上修罗王的时候,卡多拉思和巴洛不会出现。”

    “大魔神贝尔坦斯兴许会出面,他为了尽快解决浩漭的源界之门,避免源界之神蚕食浩漭,也需依仗钟赤尘的力量。”

    “还有,他是目前已知的,唯一一个能稳稳杀死龙颉的存在。”

    “只有他,不怕龙颉突破到最强形态,不怕龙颉以究极的黄金龙体再现天地。”

    “如果龙颉,还能让……”

    老猿的身形突然一震,不自禁地看向外空,心中想到一个可能,却没敢说出来。

    他本想说的是……

    龙颉的封神,如果能制衡妖凤,让妖凤感到头疼,贝尔坦斯应该很乐意看到。

    旋即,荒神又想到,贝尔坦斯究竟有没有以他的方式,悄悄影响着浩漭的局势?

    龙颉成神,钟赤尘不久后的成神,背后有没有大魔神的安排?

    这头老猿对妖凤都没那么畏惧,可对天外的大魔神贝尔坦斯,他是真心感到恐惧,他完全无法想象贝尔坦斯有多强大。

    那可是连全盛时期的斩龙者,和至强状态的妖凤,都要合力去对抗的巍峨存在。

    大魔神贝尔坦斯,乃是最古老的永生强者,远古时期的那头黄金巨龙,在外域星液一直在躲避的,就是他这么一个异类。

    可偏偏,能杀黄金巨龙的大魔神,就放任他不管,任由龙族在天外横冲直撞。

    直到太阴出世,才终结了黄金巨龙,直接推翻了龙族对浩漭的霸烈统治。

    “你支支吾吾,究竟想说什么?”祖安不满道。

    “大魔神贝尔坦斯,是允许最强黄金龙出现的,我认为他也乐意看到。”荒神道。

    他没敢说,兴许龙颉的封神,背后也有大魔神贝尔坦斯的影子。

    不敢说连韩邈远,或许也在浑然不觉时,帮大魔神贝尔坦斯做了他想做的事。

    因为,如果他全说出来,如果这当真是事实,在场所有的至强存在,想到大魔神贝尔坦斯时,内心都会有阴影……

    也在此刻。

    众人脚下的池塘中,大片大片的金色光辉,陡然急剧收缩,似被龙颉在突然间收拢,拉扯到龙躯内部。

    体型庞大的龙颉,在高空摇摆龙躯,如连绵的金色山脉摇晃着,朝向天外飞去。

    他独有的锋芒,尚未临近浩漭的界壁天幕,天穹已被他烙印在龙血的道则刺透。

    一声畅快的嘶吼过后,龙颉破开界壁天穹,化作一道金色光河,已出现于天外。

    龙岛那边,一头头的巨龙升空,发出种种龙吟嘶吼声,似在欢送他的离去,也在期待着,他以更强的形态归来。

    “这也未免太快了吧。”

    赤魔宗的秦珞,呆呆望着天穹的窟窿,感觉像是做梦一般。

    龙颉一拿到季天瑜的本源精能,在没人阻止的情况下,瞬间开启了封神之路。

    众人凝望着龙岛的变化,不过才刚刚交流了几句话,他竟然就直接封神成功。

    对他来说,晋升为十级的龙神,像是吃饭喝水般简单。

    反观纪凝霜,虞蛛,还在打熬着神位,还在烙印法则入内。

    龙颉,似乎根本就不需要做这些。

    那道本源精能,在融入他龙心的霎那,他就变成了龙神,一点难度都没。

    呼!

    一团巨大的火烧云,由红色,金色、紫色和橘色等等燃烧的烈焰混合凝成,在龙颉飞离浩漭不久后,突然越过了浩漭界壁,从天外飞了进来。

    望着这团奇异的火烧云,荒神,祖安,还有天虎都沉吟不语。

    就连秦珞,这时也没再嘴臭地幸灾乐祸,同样保持着沉默。

    虞渊抬头看了看,从中嗅到了神器的味道,隐隐感受出众多奇异天火的气味,然后也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结果,已经出来了。

    宇文皓死于天外,他合道的神器,裹着一团浩漭本源归来。

    在传说中,宇文皓最初就是一个种地的农民,脚踩黄土地,终日辛勤劳作,闲暇时就在破败的瓦房前,看着漫天的火焰云霞发呆。

    直到有天,那团火焰云霞突然坠落,然后从中走出了一个燃烧着的男子。

    这个男子将宇文皓带走,领到了元阳宗,开始传授他炼化天火的秘法,并将那团他整日看着的火烧云赐予他。

    火烧云是活的,是由无数簇天外烈焰凝成,宇文皓前的元阳宗宗主,端坐其中。

    他在里面静静地看着宇文皓,看宇文皓有没有那个资格,符合不符合这条神路。

    宇文皓最终得到了青睐,被他给相中了,领到元阳宗不久后,便大放异彩。

    随后,宇文皓一步步地,成了今天的元阳宗宗主。

    “老匹夫!死就好好死,你非要没事找事!”

    秦珞霍然而起,瞪着那团火烧云破口大骂,再也无法沉默。

    名字就叫火烧云的元阳宗神器,在浩漭的虚空飞逝了一阵子后,突然奔着乾玄大陆的赤阳帝国而去。

    然后,在赤阳帝国境内,火烧云落入一座高耸的暗红山峰。

    火烧云裹着的浩漭本源精能,瞬间重归地下。

    可神器火烧云,却携带着宇文皓炼化天火的知识,将这条完整的神路玄奥,连带着火烧云一起,融入到了一个人体内。

    这个人,竟然是炎阳大帝,是赤阳帝国的帝王。

    以前,周苍旻就在这个人身旁,为他开疆拓土。

    两人虽是君臣,实则如手足兄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