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举父登神 > 三十三章:秦明国门
    狗娃很是感慨啊,他觉得自己运气实在不是很好,遇上的人脑袋统统都有大病。

    先前甜瓜还好好的,没想到这么一会儿功夫,竟也不正常起来了。

    狗娃无奈又疑惑,虎纹毛臂也是不解地挠着他的天灵。

    射是肯定不能射的,得想个办法将病情安抚下来。

    心中这样想着,狗娃便出声安慰道:“甜瓜乖哈,别闹脾气,咱的石子只射敌人,不丢朋友。”

    巴隆红着眼摇摇头,周身气魄更雄,双手青桐指虎,已经变得赤红:“师傅曾言,秦明的国门,就是破军的双掌。用双手称量攻击,就是破军传人的宿命!”

    只见巴隆双掌渐开横在身前,红着眼朝狗娃大叫道:“所以,请你用石子全力射我!”

    狗娃皱着眉,他是不懂巴隆说得莫名其妙的东西的,但他能够感受到甜瓜朋友的痛苦,还有语气中的决绝。

    知道若是今天不按照朋友说的做,怕是会让两人的关系走到尽头。

    但巴隆是他在黄溪村,除赖九外交到的第一个朋友,何况对方对自己还有救命之恩。

    让虎纹毛臂用石子全力投射?狗娃觉得自己是怎么都做不出!

    而巴隆好像也看出狗娃心中纠结,便又开口道:“狗娃兄弟,不必担心。我是要为秦明称量攻击,不是要求死。

    这双指虎,乃是以铜精宝铁打造,硬逾精铁,刀枪不入,斧劈不进。

    你不也想知道毛臂投掷的威力极限么,就将石子往我掌心掷,不要犹豫!”

    巴隆说得是真话,虽然刚刚他确实觉得很空虚又觉得很恐惧,但他很快就调整好心情,鼓起战意。

    世上不是没有突然出现过强大到让人绝望的绝艺。

    但这种事情,多是因为不了解。

    相比于杀死狗娃以斩断内心恐惧,巴隆最终还是决定,要直面这种恐惧,并以自身双掌丈量其威力。

    而狗娃听得巴隆这样说,也有些放宽心:“你要这样说的话,那倒不是不行。”

    这般说着,虎纹毛臂从腰间捻出枚指节大小的石子。

    “那我可来了?”

    “来吧!”

    “这东西可快,你不会接不到吧?”

    “你赶紧!”

    “我觉得,你可以将手先架起来,我再往手心射比较稳妥!”

    “也可以!”

    无奈中,巴隆双掌不再游移,而是交错着推在胸前。

    “那我来了?”

    “来吧啪!”

    “兹~~~~”

    石子的速度力量,比巴隆想象得更快更大,他才刚看清流光轨迹,掌心便已遭受重击。

    很难想象,那么一枚小小的石子里,竟然蕴含着这么大的力量。

    在破开罡气的同时,甚至还有余力,将他身形往后推了丈许。

    而他真正挡下这一击了么?

    巴隆苦笑不已。

    与其说是挡住了,不如说是那枚石子被磨损殆尽了

    这边巴隆失神绝望,那边的狗娃看到这结果,却是长舒口气。

    甜瓜是个讲义气的好朋友,现在对方即挡住了石子,又没害病,那自然皆大欢喜。

    只是还不等狗娃说话,就看到巴隆一阵神色变幻后,从铠甲上拧下一枚铜钉,指虎微一用力,就将铜钉揉捏成个半圆不圆的铜蛋子,抛到狗娃身前。

    “刚刚不算,你用这个再试试?”

    巴隆认真道。

    狗娃捻起身前的铜蛋子,先放在眼前看了看,又看了看远处的巴隆,十分无语:“还说你不想求死?”

    最终,狗娃也没有用铜蛋子射巴隆。

    而巴隆在几次请求无果后,也只能作罢,重新将狗娃带回屋里。

    要说狗娃的身体也是强悍的过分,只是经过简单的渡气疗愈,便恢复了大半。

    连满身的淤青都开始慢慢退去,气力都恢复少许。

    但相较于狗娃的身体,巴隆还是更在意那条毛臂,这也让狗娃万分无语。

    毕竟,任谁揪着同一个问题问八千遍,都会生气。

    “这个事儿,你已经问了八千遍了!”

    面对巴隆问了无数次的问题,狗娃无语的再次重复答道:“没有吃过什么特别的东西,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没有遇见过什么奇怪的人,硬要说有的话就是在巴山老爷家里。”

    巴隆精神猛地一振:“在我家?是什么!?”

    狗娃咂咂嘴:“你分我那半个甜瓜,是我这辈子吃过,最香的甜瓜,真是奇了!”

    ……

    秦明、皇都

    各州关于粮荒的奏表,已在中枢叠了半人之高。

    但如今皇城内的贵人,却是连片刻批阅的耐心都没有。

    因为武皇忽然病倒,可糟糕的是,明朝并未立下太子。

    这也就是为什么,皇都气氛会突然变得那么奇怪。

    同外面人想象中的各位皇子进行夺嫡大战,皇都乱成一团不同。

    此时的明朝皇都,确实比任何时候都要平静。

    几位皇子都在中枢待命,等待武皇的苏醒,或是武皇的逝去。

    最有机会的,当然是大皇子,若是放在其他几朝,那自然是大皇子自动继位。

    偏偏这儿是秦明,立贤不立长的秦明。

    文治武功,五大学宫对皇子的考效,只会比对诸侯之子更加严厉。

    而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秦明的太子尤为难立,须得一轮又一轮的考效评定。

    虽然拖沓,但也能够保证,最终明朝国君,必然出类拔萃。

    但偏偏,武皇这场大病来得又猛又急,这让本该明朗的决议,变得乌云盖顶。

    按照先皇立下的规矩,若是明皇不幸突然驾崩,那么五大学宫便将目前皇绩点最高的皇子,奉为新皇。

    这个规矩,原本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偏偏是这代的皇子。

    在武皇倒下后,五大学宫的宫主立即会议,要为明国未来做出二手准备。

    于是纷纷翻开皇子们前几轮的皇效考绩发现,根据目前皇绩,竟有三位皇子并列第一!

    这下才是真正要命,因为皇效考绩本身的复杂性,很难出现同分情况,却没想到本朝不光出现,还是三位并列。

    更糟糕的是,在这同分并列中,三位皇子各自擅长也不同。

    也正是因为如此,朝堂百官甚至学宫宫主,都各有偏爱,以至于明朝中枢都陷入瘫痪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