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举父登神 > 三十二章:破灭
    看着许朗大开杀戒的王谦通体寒冰,差点没一屁股跌坐下去。

    东莱王家传承渊源,他也是个练武的,自然看得出许朗表现出的东西,是如何得不可思议。

    真气化芒只要内修入了门的,人人可以。

    吞吐丈余刀芒,也不是什么稀罕物事儿。

    但屯吐出丈余刀芒,还能把人斩成几短的,这就不仅仅是内气雄浑的问题而已了。

    但这怎么可能呢?

    许朗不只是个马屁精而已么?

    王谦感觉自己有点晕,尤其是被洞中这混着恶臭的血腥味一熏,若不是猛地将双手捂住口鼻,怕是当场就要呕出去。

    “让王使见笑了。”

    杀完人的许朗,满身满脸都是血迹,只见他将长刀往边上狼骑的手中一递,便快步走到王谦身边,恭敬道:“王使放心,三山二十四洞里,都有忠心的人物,这些以下犯上的不孝全死了,也不会扰乱圣君布局的大事!”

    依旧是那般巴结,依旧是那般谦卑,但王谦却再也不敢如以往那般随便了。

    刚刚他可是看得真切,这些个被斩杀的头目里,至少有半数修为胜过他的,可在许朗面前,却似鸡仔般被宰杀殆尽。

    这样的人物即便是在东莱城里,也没几位能够比拟,这他还哪里敢托大啊。

    “无事无事,许大当家的不用客气!”

    王谦连连退步摆手,不敢受许朗的躬身大礼:“有许大当家的坐镇,狼山必然稳如磐石,这点儿王谦完全放心。但有一事,王谦觉得有必要同许大当家确认一下。”

    “王使凡有所问,许朗必如实作答。”

    “不知许大当家下一步怎么打算?”

    王谦心中有些发憷,却还是咬着牙问道。

    “王使是担心,许朗着急为兄弟报仇,坏了圣君设计?”

    许朗是什么样的人精,只是听着王谦的旁敲侧击,便知道了对方心中所想,直接把话点名。

    “我确实有些担忧。”

    王谦咬着牙,直视许朗冷漠目光道:“狼山意义,非同寻常。以许二当家的实力,却遭横死,很有可能是崇明那位出手设计,所以我希望,许大当家能以大局为重,暂且忍耐一二。”

    一口气将心中的话说完,王谦的双腿都在打颤。

    但相比于自身的害怕,他更怕因为许朗的冲动,坏了圣君对崇明的布局。

    只是他也知道,这些绿林强盗最是血性莽撞,他要阻拦对方为兄弟报仇,里外不讨好的可能性很大,甚至会危及生命。

    果不其然,他的担忧刚一出口,拜月洞的狼骑护卫们便将目光甩了过来,饱含杀意!

    要知道,就算刚刚许朗大开杀戒时,这些人都只神色如常的警戒。

    此时却似要将他剥皮抽筋一般。

    还有一直和和气气的许朗,在听完王谦的话后,便将头低含,目光微敛,没有立即作答。

    沉默中,压力越来越大,就在王谦快撑不住的事后,许朗这才抬头。

    “有王使这样的年轻人,何愁圣君大业不成。”

    许朗先是夸奖感叹,然后认真道:“许朗会下令约束山上兄弟,为防消息走漏崇明偷袭。我会命人断桥封道,修建防御工事,定能撑到圣君驾临!”

    本以为要把性命交代这里的王谦当即大喜道:“许大当家好心胸,好魄力!王谦这次回去,定然会将许大当家的决议传遍东莱上下,日后定能成为一段佳话。”

    “如此,便多多劳烦王使费心了。”

    许朗依旧恭谦,认真朝王谦道歉后,便唤来狼骑,将人送出洞去。

    等到王谦消失在洞外,许朗表情忽然变得阴沉凶狠。

    他踩着满地的血腥,越过无数残肢断体,来到许辽身边,颓然坐倒。

    “大哥是不是很没用?连给你报仇都做不到”

    许朗坐在尸体旁,轻轻伸手合上了对方的眼,轻声道:“你不是最喜欢呼啸山林前簇后拥的热闹么,大哥送他们下去陪你,送很多很多人,下去陪你。”

    ……

    如果说要将世上所有的失望排个顺序。

    那么位列三甲中,必然会有这样一条——你曾坚固的信仰,被证实狗屁不是!

    因为秦明是四国中武力最强大的,而破军战气又是秦明中最顶级的硬功传承,所以破军战气,就是天下最强大的修行道路之一。

    你看,实际信仰的建立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简单得甚至不需要什么推理能力。

    而也正是因为这种简单,所以这种信仰,无比坚固与实际,甚至可以奉为真理。

    就好像从小拜入林阙门下的巴隆,从小就认为,破军战气是天下最强的硬功,秦明最高的传承。

    而这些年无数次的验证,无不坚固了这样的认识。

    但如此坚固的认知,就在短短一个下午的时间里,全部被推翻了。

    他眼睁睁看着,那条虎纹毛臂将随处可见的石子,变成了最致命的武器。

    溜着火星子便能将人杀死。

    不论是练兵器的,还是练硬功的,或是练身法的。

    不论你是刚开始修行的,还是已经小有所成的,甚至是隐藏实力的。

    在这条虎纹毛臂面前,都没有区别。

    流光出,血洞现,人倒地。

    巴隆忽然觉得十分空虚,他不明白自己十几年如一日的苦练,如果在这莫名其妙的流光下瞬间死去,那他的修行究竟有什么意义!?

    这是种难以言说的恐惧,巴隆甚至想过,要不要乘着狗娃现在行动不便,想办法把他杀死,这样就不用面对这种恐惧了。

    麻木的脸孔,神色变幻不停,若是林阙在此,定能看出自家徒儿如今心性不定,离走火入魔,也只差一步。

    但也就是这一步,让人的距离隔开犹如天堑。

    在流光杀死最后一名逃窜的匪盗后,巴隆将狗娃靠在一颗大树边放下。

    “咋啦,甜瓜?”

    巴隆没有作答,他只是屏息调动体内战气,同狗娃拉开一段距离后,猛地转身。

    “用石子射我!”

    巴隆朝着数丈外的狗娃大喝。

    “射你?你疯啦?”

    “我没疯!用那石子,全力射我!”

    巴隆红着眼,双手的青桐指虎渐渐变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