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举父登神 > 三十一章:哗变
    狼山,拜月洞

    此处本是狼山寨欢庆聚会的所在,此时却充值着悲怆诡谲的氛围。

    狼山寨的大当家许朗站在丈高的狼座处,他的头顶便是贯通的天顶,月光洒在他身前的地上。

    而狼座的下方,站着三山二十四洞的几乎所有头目,他们三三两两的散落在下。

    或低头,或抱胸,或沉默,或悲伤,每个人的站姿表情,都不尽相同,如同他们心情一样。

    而在这群人正中的地面上,平放着十几具已经失去呼吸的声音。

    为首者正是狼山寨的二当家,有着活阎罗之称的许辽。

    余者,是许家狼骑中的精锐,个个都是以一当十的好手。

    可眼下,这些人,就这么无声无息的躺在拜月洞中。

    许朗的神色摇晃,就连双手都有些颤抖,他强撑着精神从狼座站起,甩开了几名亲卫的搀扶,几乎一步一踉跄的跑到许辽的尸体边上。

    他觉得这是二弟开的玩笑,为的就是看到他惊慌失措的表情。

    好吧,你赢了,我现在慌了,你该起来了!

    “快起来啊!”

    走到尸体身边的许朗俯身推推许辽的肩膀。

    这声略微颤抖的声音在拜月洞中显得很是突兀,而更突兀的是大当家许朗的表情。

    在绝大多数狼山匪盗的眼里,许朗从来都是狠毒二字的代名,你永远无法从大当家的表情上读出喜怒。

    或许上一刻你正同他交杯换盏,下一刻狼骑就会杀到你家。

    即便是在下令绞杀恭顺许家几十年的鳄龙山时,许朗都是平静的。

    哪怕死的人里,不光有他的儿时玩伴,还有青梅竹马。

    许家文武,武的那个残暴非常,文的那个根本就没有感情。

    背地里,匪盗们都是这么评论自家两位当家的。

    但匪盗嘛,才不管头领有没有人性呢,强大就好。

    许朗、许辽,便是两种不同路线的强大,但都能慑服狼山众匪盗。

    但此时,当众人看见许朗蹲在许辽身边,露出软弱表情时。

    他们个个眼光闪烁,不臣之心蠢蠢欲动。

    本来嘛,你杀人人杀你,当强盗本来就是把脑袋别裤腰带上的活计。

    如许辽这般托大的,死了也不怨别人。

    许朗身为大当家,此时不想着如何安排狼山的第二把交易,反而露出这种女儿般的软弱模样,算怎么回事啊。

    几位自觉最有机会的头目彼此交换了下眼神,一位膀大腰圆,满口黄牙的汉子这才上前一步道:“大当家,群龙不可一日无首,原本三山二十四洞的操练,都是由二当家统领的,现在二当家走了,接下来是该先去报仇,还是继续操练,总得有个章程是吧。”

    不得不说,许辽的死,给了众头目很多的胆气。

    以往的他们哪里敢这样同许朗说话,即便是现在,好些位在听到这位开口后,还在小心观察着许朗的脸色。

    只是任凭他们如何仔细,都看不到许朗脸色的变化。

    这位无情的狼山盗大当家,就这样木然蹲伏在许辽身边,一动不动。

    看来,传闻是真的,这位狼山寨的大当家根本不通武艺,许辽一死,便没有了腰胆。

    众头目看着许朗的表情,心思不由得活络起来。

    “是啊大当家,虽然二当家走了,但您还有咱们兄弟呢,西沙洞刘柏不才,愿为大当家分忧!”

    “你算哪根葱还想为大当家分忧,二爷死了,这二当家的位置,自然是由俺大哥来坐,哪里轮得上你?”

    匪盗的世界,争的就是坐下那把交易。

    许辽一死,对众匪盗而言反而是天大的好事。

    他们甚至等不及许朗收拢心神,便自顾自的讨论起二当家的归属。

    言语争锋出的火气越来越大,相互推搡着似乎还要动手,丝毫没有把许朗放在眼里。

    这便是王谦进入拜月洞后看见的场景。

    一群人三三两两分成十数团,争执推搡在一起,以至于整个场面都乱哄哄的。

    这让王谦当时就眉头皱起。

    许辽的身死,不光是对狼山寨的巨大打击,同样也是让他狠狠吃了一惊,这次上门,一是要拜访许朗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二也存了些观望退缩的心思。

    而士族出身,让王谦对于形势变化十分敏感,瞬间根据眼前场面,推测许辽的身死,对于狼山寨来讲绝不仅是死了个二当家这么简单。

    而是少了一位能够单压三山二十四洞的强者后,许家还能不能保持对狼山绿林统治力的问题。

    如果狼山寨因为许辽的死而失去这种统治力,他还有没有必要进一步对许朗进行许诺,或是加深联系?

    别看这些天狼山寨将王谦奉为上宾,美酒美食美人的讨好不断,但王谦的理智还是很清晰的。

    圣君的大业无疑是第一位的,虽然许朗很会讨好人,但要是他没有办法统帅狼山匪寇,那么他也不会继续沟通下去。

    带着这样的想法,王谦在看到洞中混乱时,眉头就皱得更深了。

    表面上看,这是狼山众头目争相在为二当家的位置向许朗表忠心。

    实则却是通过这样的行为,对许朗和许家的底线进行试探。

    很明显,这已经不是统不统治力的问题了,这是狼山要哗变暴动,易主的前兆啊!

    看着拜月洞中混乱场面的王谦心中暗道:“果然,这些绿林匪盗的名号水分太多,许家号称启州百年匪帅,这才死了一个头面人物,就后继无力。

    而许辽号称启州绿林数一数二的强者,竟会在砸窖时丢了性命。看来对许氏的态度,还得调整调整才行。”

    心中正这样想着,许朗站起身形。

    而随着狼山大当家的姿态变幻,闹哄哄的洞中忽得一静。

    “我二弟死了,你们怎么不陪着一起?”

    许朗转身,面无表情,朝众人逼问道。

    众人面面相觑间,狼卫腰间的长刀猛地出窍,直接落到许朗手里。

    长刀入手,许朗气势暴涨,寒光宝刃吞吐丈长利芒,身形瞬间消失原地,再出现时已在一众匪盗中心处。

    锋芒如电,刀光铉疾,鬼影纵横来去,只十数个呼吸。

    手持长刀的许朗,便将三山二十四洞的头目,通通斩杀殆尽,只余满地残肢,血腥气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