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举父登神 > 十九章:奇才
    巴隆挑挑眉毛,作为崇明城最年轻的警备队长,从他记事起身边就不乏讨好他的人。

    有些是冲着他的前途,有些是冲着他的师承背景,还有些是冲着他们老罢家的财势。

    这些人有男有女,个个都带着讨人喜欢的表情,说得比唱得都好听。

    独自在外学艺的巴隆哪里受得了这个,直到狠狠吃过几次亏,才明白了虎生尤可近,人毒不堪亲的道理。

    事到如今,他已经能以很成熟的心态,面对各路人的结交。

    亦有防意如城的心理准备,就好像他冒着大雨赶回来,除了对狗娃进行感谢外,也不免有试探的心思在里头。

    可一番相处下来,他却仿佛回到了那个满是稚子童心,没有丝毫算计的年纪。

    所以他学着狗娃的句式,如此点头回应道:“吃了腊肠,咱俩就是朋友了!”

    ……

    狼山寨,狼牙洞

    “五百个兄弟下山,回来不到三百个!”

    许辽面色阴沉,单手抓着王大头领的脖子将人提起,质问道:“你这头领,是怎么当的!?”

    “二当家,不怨我,真不怨我!”

    被抓着脖颈的王大当家脸色涨得通红,却只敢用手扒着许辽铁铸般的手臂,哀声解释道:“咱也没想到,黄溪村竟然会有这么硬的点子。

    这人单手就能把丧豹的全力一击架住,八十斤的萱花大斧舞得和蒲扇似得,兄弟们是碰着就死,挨着就伤。

    若是之前,咱就是豁出这条命去,也得为兄弟们报仇啊!可如今咱不是投了圣君么,所以咱就想,这突然出现的高手,会不会是崇明城在黄溪村安的钉子。

    万一真是,岂不坏了大当家的好事。

    就是因为这顾虑,咱真是一刻也不敢停留,便让弟兄们撤退,为的就是给大当家、二当家的传信啊。

    王全一片忠心天地可鉴,若是两位当家的不信,下次去黄溪村报仇时,咱愿意带头冲锋,死不旋踵”

    说道最后一句时,王大当家几乎要被掐断气了。

    “哼,若是你手上功夫有嘴皮子的三成,也不至于死了那么多兄弟!”

    许辽冷着脸松开手,俯视扶着脖子大口呼吸的王全问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从今天起,将你贬为狼骑兵,你可服气?”

    王全一听,连忙跪倒,朝着许辽磕头不止:“多谢二当家不杀之恩,小的定会留着这条命,为狼山寨冲杀,决不让二当家失望。”

    强盗规则再现实不过,当初的王全不光有忠心他的兄弟,还有丧豹这样的兄弟,自然是能压服各山抽来的强丁,坐稳虎牙洞的当家。

    可黄溪一战,不光他虎牙洞死的只剩小猫三两只,更是饶进去不少狼骑精锐。

    若他还霸着狼山第一营的位置不放,那都不用两位当家动手,虎牙洞的小弟们都够他喝一壶的。

    所以许辽看似是在惩罚他,其实是在给众兄弟以交代,保他一条命,王全自然感激涕零。

    “行了行了,滚去一边站着!”

    许辽不耐烦地朝王全摆摆手,又朝其他人问道:“同那人照过面的狼骑出列,同老子讲讲那人的功法路数。”

    所谓狼骑,便是狼山寨许家的直系精锐。

    是从无数大寇里优选出来成军的凶人。

    照理说这样的悍卒,哪怕是对冲边军精锐,都不会失去战意,却被一个人吓得抱头鼠窜,斗志全无。

    如何能让许辽不好奇!

    “回二当家的话,那人力量简直强得不像话,一刀斩过来,连兵器带骨头都斩成两半,俺们的硬功在那人面前,就跟纸糊似得!”

    “是啊二当家,而且这人速度极快,往往咱一刀还没落下,对方就已经斩出好几刀了。往往咱们兄弟的刀都没落到他身上,就被斩成好几段了”

    众狼骑七嘴八舌的议论开来,许辽却越听眉头皱得越深:“老子是让你们盘盘那人的功法路数,不是让你们说这些有的没的!”

    “功法路数”

    众狼骑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支支吾吾一个字都蹦不出了。

    这让许辽更是上头,怒极反笑:“你们不会是想告诉老子,对方只凭肉身的力量和速度,就将你们吓破了胆吧!?”

    人总是用荒谬的气话,来发泄内心的情绪。

    可许辽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一时气话,竟让众狼骑纷纷附议!

    “是啊二当家,那人从头到尾也没露出过什么特别的本领,就是速度快,力量大啊”

    “废物,真是一群废物,全都滚出去!”

    内气在经络中暴走,许辽身形暴涨,撑爆衣物露出爬满青筋,鼓动如垒块般的雄伟身躯,须发狂扬,眸子覆着层血红色的杀意,只是气魄便压得人喘不过气。

    众狼骑那还不知道二当家发怒了,赶忙连滚带爬的跑出洞去!

    “呼呼呼”

    良久,将心中杀意压制下去的许辽恢复了正常身形,找到自家兄长,将从狼骑处汇总的消息,进行转达传递。

    “不知从哪儿冒出来一个年轻高手,弟兄们连路数都试不出来,看来得咱亲自走一趟才行!”

    来到兄长处的许辽这般说道。

    一心忙着狼山布局的徐朗一边重新布置洞窟,一边听着许辽汇报,好一会儿才回应道:“狼山这片就这么大,总不会有石头里蹦出来的好手,对这人来历,你有什么判断么?”

    “现在倒是有两个怀疑的人选。”

    “哦,说说看。”

    “一个是黄溪村豪绅巴山的儿子巴隆,这人自小就被送去崇明,还走了大运拜被托天手林阙收为弟子。如今已是边军众将认可的新星,崇明城最年轻的守备队长,若是说黄溪突然出现一个年轻强者,那么此人嫌疑很大!”

    “嗯,还有呢?”

    “另一个,就是以前咱同大哥提过的,那个在山中遇见的年轻人。”

    “哦,你是说那个练了十多年基础硬功的憨小子?”

    “没错,从黄溪回来的兄弟都说,那人身材壮硕异常,貌似恶鬼,这两点同那小子都对得上。”

    “只做基础修行就能有这种实力?称得上奇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