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举父登神 > 十八章:甜瓜之交
    腊肉腊肠同生米一块儿下锅,米水带着腊肉、腊肠的香气让米粒开花浸润。

    待到起锅,混着腊味的米香使人闻见便食指大动。

    狗娃直接端了个汤盆装饭,然后又找了个汤匙,就这么蹲在中堂后门的门槛上,一大勺一大勺地扒饭,顺便等雨停。

    当巴隆安抚完乡民情绪,回到家时,便看到一壮一瘦两个男人蹲在自家后院吃饭。

    若不是知道两人来历,还以为是家中来贼了。

    也正是因为知道两人来历,所以在看清两人碗中饭食,还有进食姿势后,他不禁有些生气,以目光逼问驼背的厨子。

    '你这就这样对待咱家恩人的?'

    老锣一看巴隆眼色,便知道这是自家少爷对自己不满意了。

    但他心里也是一万个冤枉啊。

    他不是不想拿好菜好饭招待,但狗娃好似就跟米饭、腊肉杠上了。

    任凭他好说歹说,人就是要加米,丝毫不给表现厨艺的机会。

    后来更是连入座用饭都不肯,直接蹲到后院里来了。

    左劝劝不动,右劝劝不动的老锣没办法,只能在这儿陪着,可怜这老腰哟。

    眼下看到自家少爷,那就跟看到救星似得,也不顾外头瓢泼大雨,三步并做两路跑上前来,哀求道:“少爷您回来了正好,赶紧劝劝恩人吧,他们说啥都不肯进屋里用饭!”

    巴隆听到来龙去脉后也是哭笑不得,便拍拍老锣道:“也是辛苦你了,这儿我陪着就行,赶紧回去休息吧。”

    支走老锣,巴隆这才有功夫好好打量远处那个被村民称作恶鬼的男人。

    相比于村民的简单认知,从小就被巴山送到崇明城进行艰苦修行的巴隆,自然是能从村里几片战场中看出更多东西的。

    强横的体魄,大到不像话的力量,还有不符合身形的速度。

    这样的评价若是出现在学宫强者身上,那自是稀松平常的。

    可是出现在一个乡民身上,就让人有些惊奇了。

    如果是往常,那么他肯定要怀疑,这货隐藏实力是不是另有目的。

    可经过强盗进村之事,他心中对狗娃只有感激。

    若非村中有这般强人,还不知道要出多大的祸事。

    到那时,即便他将虎牙洞的匪寇全都杀死,又于事何补呢。

    “我是巴山之子巴隆,若不是狗娃兄弟仗义出手,后果真是不敢想象,兄弟这儿先谢过了!”

    巴隆也不自矜,走上前直接蹲下,便是冲着狗娃一通感谢。

    一心干饭的狗娃听到动响抬头,先看看巴隆,再看看自己的碗,将口中饭食咽下道:“不用谢,这忙不白帮。巴老爷说了,这满墙的腊肉都归我,你不会是想反悔吧?”

    巴隆好像突然明白狗娃不愿意进屋用饭的原因了,连忙表态道:“不反悔,不反悔,只是兄弟这般仗义,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不反悔就好。”

    狗娃一听巴隆这话,心宽一半。

    根据他多年同地主老财打交道的经验,这些有钱人鸡贼的很,说的话须得多分出些心思分辨才好。

    尤其是巴山那个老色鬼,亏他这般相信对方,先干活才拿肉。

    对方倒好,竟然趁自己找赖九的功夫,割走半块肉,两根肠!

    要不是狗娃大爷机智,让老锣多少烧点米,这闷亏就吃定了。

    现在的话,就当扯平。

    巴隆是巴山的种,肯定也鸡贼的很,不得不防。

    为了防止巴隆这个有钱人再占自己便宜,狗娃决定不管对方说什么他都不答应,只管看好这些肉,只等雨一停,就全都搬回去!

    这样想着,他又狠狠的舀了一大勺饭,送进嘴里。

    巴隆是一路淋雨回来的,但好像一点儿也不着急换衣服,同狗娃简单打了声招呼后,就这样蹲在门檐下,望着檐外落雨,耐心等着狗娃用饭。

    他自觉是个有定力的,本想等到狗娃吃完饭再说正事。

    可无奈狗娃吃得实在太香,明明只是简单的腊肉米饭,却硬是吃出了稀世珍馐的感觉。

    这一大口一大口,明明肚子不饿,偏偏馋得厉害。

    再看下去,怕是要咽口水。

    自知陪饭失败的巴隆轻咳一声,果断起身进屋,再出来时,手中已经拿了两半切开的甜瓜!

    抵御不住嘴馋,那就加入它,拿着两半甜瓜的巴隆美滋滋的在狗娃身边重新蹲下。

    原本一门心思吃着腊肉米饭的狗娃这下吃不住了,虽然扒饭速度丝毫不见慢,但眼神却不住朝巴隆手里的甜瓜打量。

    不应该啊!

    狗娃心中甚是疑惑,明明觉得肉食天下第一的自己,怎么会如此馋瓜果。

    馋得甚至连碗里的肉肠都不香了,简直莫名其妙!

    难道我也得了大病?

    很有可能啊

    刚从田垄出来就觉得身体不大对劲。

    果然故事里说得都是真的,杀人太多会有报应?

    但我杀的都是强盗啊!

    强盗也算人?

    一时间,狗娃心中流转了千百个念头,连扒饭都顾不上了。

    突然少了咀嚼声合奏的巴隆下意识的扭头一瞥,就看到狗娃双眼直勾勾盯着自己手中还未动的半个甜瓜。

    “额”

    鬼使神差的,巴隆将手中甜瓜往边上一递。

    而刚刚还目光呆滞的狗娃,在闻到面前甜瓜的果香后也不迷茫了。

    俗话说的好,吃甜瓜,不想家。

    连家都不想了,还管身体有啥毛病呢。

    狗娃接过甜瓜便往嘴里送,送到一半好似想起什么,又把甜瓜往盆里一搁,用手从饭盆里挖出根蒸得红红胖胖的腊肠,便往出递。

    等巴隆接过肉肠后,狗娃这才又抓起盆里的半个甜瓜,美滋滋的吃了起来。

    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羁绊,纵然百般讨好,千般算计也难得存进。

    可也有些时候,简单的让人难以置信。

    虽然屋檐下的三人虽然还是没有开口说话,但气氛却已有了巨大的变化。

    等到狗娃连着瓜皮和瓜籽一齐吞落肚里,再将饭盆吃得干干净净,舔尽勺肚上最后半粒米,打了个长长的饱嗝后,这才拍拍肚皮,嘿嘿道:“软饱儿!”

    说完,他又朝着巴隆笑道:“吃了你的甜瓜,咱俩就是朋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