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举父登神 > 十七章:祠堂众议
    黄溪村祠堂

    山上山下百年和气被打破,匪盗虽然退去,但眼下必须要为以后想想。

    因为谁都知道,今儿来的人只是狼山上连号都排不上的凶人。

    若真是惹怒了那位活阎罗,才是真正躲不过的祸事。

    于是,在王大头领退去后,村中几位老人忙招来村里富户。

    一方面是要搞清楚狼山盗为啥突然坏了和气。

    另一方面也得商量,今后黄溪村,该何去何从。

    只是谁也没想到,这事实还没拼凑完整,就已经有人在祠堂撒泼打滚了。

    “祸事咯,闯了天大的祸事咯!”

    一村妇听完祠堂祠堂几位的对话后,当即嚎啕大哭道:“俺就说狼山上的大爷咋突然下山,原来是老马家的不孝子叛逃了,这小畜生自己吃不了苦,为啥要连累俺们村啊!”

    骂完老马家的幺儿还不解气,又朝着祠堂几人撒泼:“还有你们这些混蛋,狼山寨的大爷来村里拿人,让人把老马家的畜生押走便好。你们为什么要动手啊。这下好了,杀了狼山寨那么多人,要是那位阎罗下山,哪还有俺们孤儿寡女的活命哟。造孽哟,命苦哟,让俺们这孤儿寡女的,可怎么活哟。”

    “把这人的嘴捂上丢出去!”

    实在受不了的村老皱着眉头下令,待村里青壮将人插走后,才朝几位富户道:“事情已经发生,眼下再讲这些已是无用,当务之急还是要想,如何应对山上。”

    “那依照族老的意思,我们该如何应对呢?”

    巴山老爷挺着个大肚皮,大喇喇问道。

    “山上山下,到底还有百年的情义在,所以老夫想着,是不是派人上山同几位当家的盘盘道。”

    村老如此这般说道:“毕竟俺们坏了山上那么多好汉的性命,这赔偿方面,恐怕还得几位多多出力啊。”

    “村老真是高明啊!”

    巴山听完村老的话,不由得竖起大拇指道:“强盗进村,杀完人,放完火,抢完东西咱还得巴巴地上山赔偿。知道的说您是村中长老,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山上派来的说客呢!”

    “你说得什么混账话!”

    村老浑身发抖,颤巍巍指着巴山道:“老夫,老夫,老夫全然是为了黄溪村着想!”

    “那好,等下次强盗来了,请长老全家站在最前头,人家要杀人,您就把头伸出去;人家要快活,你就把儿媳妇,孙女推出去;人家要钱财,你就将自家门户打开。”

    巴山冷笑道:“既然全是为村子好,做个表率,应该不难吧!”

    “你你你你你”

    眼看这位村老要被气的撅过去了,另一位村老连忙出来劝和:“好了好了,别吵了,都啥时候了还吵,眼下正是想办法的时候,你们都是村中表率,这般相互撕扯,岂不让人寒心?”

    先是一番公道,等到两边都静默下来,这位村老便又朝巴山问道:“巴老爷是咱们村里唯一见过世面的,依你的看法,咱们同山上,还有没有调和的余地?”

    “调和,事到如今还想和调和?”

    对于村老的天真,巴山简直要笑出声来:“强盗都冲进你家,烧你的房子,抢你的东西,侮辱你的女人了,你还觉着能调和了!?”

    “说话别夹枪带棒的,显着你了?”

    一直没开口的那位村老怒而出声道:“不服软怎么办,难道同山上那群大爷交恶么?要知道许家兄弟,那是连两城边军都拿着没办法的大寇,朝廷几次招安不成的凶人,真要阎罗屠村,你才开心么?”

    道理谁不懂,可人间除了道理,还有太多的东西需要顾虑。

    黄溪村是个只有百户人家的小村,面对狼山寨这样的庞然大物,不妥协又能怎么办?

    人生的艰难,从来不是面对一个正确,一个错误的选择。

    而是当你面对两个,三个,甚至四个,五个错误选择的时候,你该怎么选。

    巴山的想法固然很有道理很提气,但就是对的么?

    村老们确实窝囊又怂砲,又错在哪里呢?

    一时间,祠堂整个安静下来。

    也不知道是天公看不下去,还是被烟气迷红了眼睛,一场大雨便这么倾泻下来。

    哗啦啦,哗啦啦。

    除了祠堂中的低声啜泣,就只有雨滴打击瓦片的声音。

    “树挪死,人挪活!”

    沉默良久的巴山咬着牙道:“要想求生,咱们非得躲进崇明城不可!”

    “说得轻巧!”

    有富户听到巴山的办法,当即反驳道:“家业不顾,祖宗坟茔也不要了?来日到了地下,怎么面对先人?”

    “这也不行,那也不愿,那你倒是想个办法出来啊!?”

    巴山原本就不是个好脾气的,当即同那富户顶起牛来。

    瓢泼大雨压的住黄溪村火势,却压不住村民心中的火气。

    众人在祠堂中,又一次吵得不可开交。

    “不必讨好狼山匪盗,也不用舍弃祖业!”

    巴隆挤开众人走进祠堂,朝自家老头点头示意后,朝众人道:“城中收到线报,狼山许家兄弟暗中投靠了东莱反贼,城主闻讯震怒,已经决心剿灭狼山匪寇,不日就能还乡亲们一片朗朗乾坤!”

    ……

    作为黄溪村此战最大的功臣

    狗娃原本应该在祠堂里,但这位却在赶走强盗后,却一溜烟跑了个没影。

    相较于在祠堂中同众人商议,他此刻最想做的,就是烧上一大锅饭,就着香肠腊肉,狠狠造上一顿。

    自学艺有成以来,他就没有这么饿过!

    所以眼下最重要的事,就是狠狠吃上一顿。

    轻车熟路的来到巴山府邸,那驼背厨子看到狗娃就同看见亲人似得。

    一听对方要吃饭,连忙用钩子取下几块腊肉,几条腊肠。

    又淘了好几斤白米,同腊肉腊肠一块下锅。

    看着厨子好像不要钱似的舀米,狗娃都惊了:“你这么弄,巴山老爷回来不得骂你?”

    “不能够!”

    厨子显得很有底气:“姥爷说了,您是咱家恩人,吃点米而已,老爷不会小气的!”

    “这样啊”

    狗娃一听,立刻就来劲了:“那麻烦你把缸里的米都倒进锅里吧。”

    “还倒?”

    厨子吓了一跳:“这都好几斤生米了!”

    “倒吧,真不够吃!”

    狗娃拍拍肚皮,露着白牙,眯眼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