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举父登神 > 十六章:点子扎手
    眼前事太过荒谬,以至于王大头领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毕竟这种事闻所未闻。

    等到他真正反应过来的时候,兄弟伙已经被吞噬得差不多,而那股烟尘也近到了能够看清的程度。

    嚯这是哪来的厉鬼!

    待看清烟尘中领头的,王大头目心中当时就是一惊。

    狗娃的体魄本就出众,加上那副凶狠面相,强盗马甲,一下子就让王大当家以为,这是遇上了同道。

    可再看看又不对,因为跟在对方身后的,全是神色悲愤的乡民,拿着粪叉或楸铲当武器,根本看不出一点儿战斗力。

    就凭这些人,撵着咱们兄弟跑?

    王大头领脸色有点难看,当即下令道:“丧豹,你带人去接应兄弟,再砍了领头那人的手脚,让他们知道,冲撞咱们兄弟,是个什么下场!”

    被唤做丧豹的光头壮汉,是他们虎牙洞的二当家,也是王大头领的心腹,听到命令后,吹了声响哨,便带着虎牙洞的强盗扑杀出去。

    那些正在亡命奔逃的,看到自家统领前来接应,却连欣喜表情都露不出,只是继续咬着牙逃命。

    他们都是许家狼骑的精锐,算是见过市面的。

    也正是因为见过世面,所以他们才清楚知道,有时候决定一场冲突胜败的,并不在与双方人数多少。

    而是双方领头人的实力,说得通俗点,就是谁的枪头更利。

    如果今天是许二当家带队前来接应,那没说的。

    在交汇之后他们会迅速归队,从逃兵成为战士。

    但来的是丧豹啊

    虽然这位也是练硬功出生的,可真正下得苦功极少。

    凭得全是天生的体魄和气力。

    这种水准放在虎牙洞里自然凶悍,但在狼骑精锐看来,也就是那么回事。

    反正,他们是对丧豹能够挡住后面那人不报希望的。

    但不报希望归不报希望,对方的出现,还是有价值的。

    起码能够给他们争取时间逃回方阵里。

    眼下啊,只有同自家所有人站在一起,他们心中才会稍稍有些安全感。

    不是他们胆小,而是因为先前,他们已经做了好几次抵抗了。

    而不管是什么方式的碰撞,不论怎么样的配合,碰上那头恶鬼,都是屁用没有。

    十几个狼骑精锐只是一个照面便被斩成几段,己方的刀枪砍向对方,不是被格挡就是被闪开。

    己方死了十几个,对方却连伤都没有。

    谁爱拼谁拼,反正老子不回头了!

    彻底被吓破胆那几个狼骑精锐低着头与众人交汇,却连步履都没停,直接穿身越过。

    这让原本还想招呼几句的丧豹破口大骂:“瞧你们这幅丧家之犬的模样,还狼山精锐呢,狗屁精锐!”

    骂完逃兵的丧豹啐了一口,那伙儿民夫已经近在眼前。

    “兄弟们,杀!”

    一声嗜血怒吼,丧豹迎着来人高举手中萱花大斧便往对方头顶斩去。

    天生神力的汉子配上八十余斤的重斧,一击怕有千钧之力,可谓鬼神辟易。

    却没想到来人只是伸手一架,铁铸般的大手便抓牢斧杆,将丧豹势在必行的一击生生握停。

    白芒似雪,匹练如电,在巨斧被拿住的同时,丧豹一阵天旋地转,恍惚间竟看见一具分外眼熟的无头尸体。

    “正好刀钝了,换把武器!”

    看着对方单手抽出他攥在手里的萱花大斧,丧豹的头颅重重坠地,不甘地瞪着眼,血流满地。

    虎牙洞的头领被一刀枭首还被夺走武器,这是谁也没有想到的。

    早已习惯丧豹老大一斧头斩死敌人的崽子们忽然间不知道进退了。

    但他们不知道,村民可清楚的很。

    粪叉,铁楸,照着脑袋脖子便不要命的招呼。

    而换了武器的狗娃,则在人群中刮起了一道死亡旋风。

    那宣化巨斧在他手中仿佛轻若无物,横扫时却有强风拂面。

    往往一击,便有数人被拦腰斩断,仿佛地里老农收割麦子。

    纵然是见惯血腥的强盗,也没经历过这种阵仗啊。

    只抵抗了几息,便将手中武器一扔,哇呀哇呀地四散奔逃。

    而村民面对一触即溃的强盗,哪还有什么好客气的,纷纷往对方背上招呼。

    又是一场大胜!

    王大统领眼睁睁看着丧豹从人变成尸体,又看见自家崽子从嚣声呼啸变成鬼哭狼嚎的四散奔逃,哪还不知道遇上硬点子了。

    但你让他带人冲杀,他是不敢的。

    多年拳不离手,刀不离腰的练功,王大统领比丧豹自然是强上不少的,可要制服丧豹,起码也得几十招开外。

    还得时刻提防对方巨力,若是不小心被重创,那是翻船都有可能。

    正是因为有着这样清楚的认知,所以他知道,能够单手架住丧豹全力一击的狗娃,究竟是什么样的怪物。

    面对这样的怪物,你让他带头冲锋?

    怕是肯定怕的,但要是直接就逃,那他王大当家以后也不用在狼山混了!

    但王大当家是什么人啊,眼珠一转便计上心头,虽然心中已经无比恐惧,但还是装出一副暴怒模样,抽出腰刀遥指狗娃道:“愿随我同去诛杀此獠者,上前一步!”

    话音落下,包围祠堂的众人齐刷刷退后一步,将这些日子的训练成果,表现得淋漓尽致。

    “想不到黄溪村,竟还有这样一尾强龙,罢了罢了!”

    看着众兄弟模样,王大统领虎目含泪,恨声道:“丧豹兄弟,老哥会将此事禀明寨主,来日定会亲自率队为你报仇。

    弟兄们,点子扎手,风紧扯呼!”

    看着远处围困祠堂的众匪寇亡命奔逃,乡民们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

    但拿着巨斧的狗娃却是有点心虚。

    ‘本来是想全部料理的,但对方跑了,那这算办成没办成啊。巴山老爷不会扣我的肉吧’

    ……

    崇明城往黄溪村的驿道上

    十余银甲烈骑狂奔,为首者不过二十来岁,脸庞坚毅,目光深沉,正是巴山之子巴隆。

    收到狼山匪寇下山消息的他,连忙召集了警备队十余好手,玩命似的向黄溪村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