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举父登神 > 十五章:爱的资格
    赖九是这样打算的,也是这样行动的。

    所以他摸着巴府院墙,绕了一个大圈进了前院。

    再然后,他就一间屋,一间屋的摸排,最后摸到了门户禁闭的中堂。

    他听到了巴山的声音,听到了娇莲的啜泣,自然也听到了老色鬼与狗哥的对话。

    孤儿出生的他,从小就是个没脸没皮的,只要能混上顿饱食,他什么都做过,什么话都说过。

    他从来就不知道丢脸是什么意思,直到今天。

    当他见巴山说自己是那些女人的天时,他才突然间意识到,原来自己并没有资格。

    巴山这个老色鬼不光比自己对娇莲更好,甚至比自己更加勇敢?

    我竟不如一个老色鬼?

    这种认知情绪是前所未有的强烈,一时间他竟觉得,正面强盗或是立刻死掉,都不会更加糟糕。

    他强忍着一头触死的羞耻,手脚并用的爬出巴府,然后狂奔。

    最后,重重在豪宅的一角瘫倒。

    他一直是很有信心的,他觉得,虽然娇莲不得已委身那个老色鬼,但她内心一定是纯洁的,是不屈的。

    或许世俗都不理解,但他可以等,毕竟他比巴山年轻嘛。

    而且那个老色鬼,说不准啥时候就马上风去了,到时候孤苦伶仃的娇莲一定会被其他几房欺负。

    那个时候,他一定已经出人头地,到时候出面护住娇莲,名正言顺的娶她过门。

    这是他心底最深处的秘密,也是他心底的那束光。

    可今天,当他听见娇莲啜泣着娇声呼唤巴山时。

    他知道,那束光已经从他心中溜走,去了她更该去的地方。

    他突然觉得,生命其实没有什么意思,也没有什么可怕。

    他就这样呆呆坐在墙根处,如同一滩烂泥。

    哪怕听到远处匪盗的呼啸,他也没有挪动身体的意欲。

    遗失光芒的赖九,无所畏惧。

    直到被狗娃一脚踢起。

    “找一圈了,你怎么在这儿猫着?”

    狗娃一把将赖九从地上抓起来道:“给你安排个活计,你去院里守着,门帘上每一块肉得盯紧咯,知道不。”

    “我不想去巴山院里。”

    被提溜起来的赖九看看狗娃,将头一拧:“我要跟你去杀强盗!”

    “你确定是去杀强盗,不是投靠?”

    狗娃狐疑的看着赖九,根本想不通,为什么短短一会儿功夫,这小子就性情大变。

    内心的羞臊与伙伴不信任的眼神,使赖九分外暴躁:“狗屁投效,孙子腿软,把刀给我,看我攮不攮他就完事了!”

    “尿性!”

    难得看到赖九斗志的狗娃也觉得很燃,当即将手中钢刀往人手里一塞,昂声道:“正好如今山上强盗已经分成三个五个的小股,先去找几个给你练练手!”

    “好,走!”

    提着钢刀的赖九胆气也雄,磕巴都不打便应声道。

    看着赖九战意高昂,狗娃觉得这波稳了,当即开始制定战术:“等撞见强盗啦,你先躲一旁别着急动手,等我冲杀一阵后你再出来。

    这些强盗都很笨,喜欢背对着人零落着跑,你身子轻速度快,到时候追上去一刀一个,记得照脖子砍,别砍背。”

    说着说着,两人便走进田垄,然后狗娃就听到“嘭”得一声。

    “狗狗狗狗哥,这是咋咋啦。”

    看着远处满是残肢断臂,空中乌鸦嘎嘎乱飞的雪色田垄,赖九的勇气当时丧尽,双腿一软便栽进田垄里。

    “这就是刚刚要冲巴府的那伙儿强盗。”

    狗娃说着将人从田里捞起,讲解道:“你放心,我已经确认过,全都死的透透的,你别害怕。”

    “我我我”

    看着雪色田垄的赖九何止害怕,他连嘴唇都在打颤,若不是拄着钢刀,怕是连站都站不稳。

    先前的勇气,在看到这片田垄后霎时丧尽,赖九哭丧着脸道:“狗哥,我觉得,我还是去看腊肉吧!”

    最终,两人在田垄边重新分工,由狗娃单人前往冲击强盗,赖九负责看管后方粮草,确保老色鬼不会暗中克扣他们的腊肉、腊肠。

    在完成一把钢刀的交接后,两兄弟各向西东,形势一片大好!

    ……

    天色渐暗

    王大当家的右眼皮跳个不停。

    糟糕的是,他忘记了究竟是左眼跳财,还是右眼跳财。

    要说是跳财吧,是有道理的。

    毕竟他们就没见过黄溪那么富余的村子。

    启州到底是战乱之地,加上匪寇横行,寻常百姓都是半年粮食,半年米糠的过。

    黄溪倒好,仗着山上庇护,着实富的冒油。

    看看周围兄弟怀中鼓鼓囊囊的,就知道这趟的收成,抵得过以往几趟不止。

    而且这还不是大头呢,等攻破祠堂,抓几个富户,那才是真正的富贵。

    说是跳财,毫无问题。

    但这一片大好形势下,也有些不对劲的。

    他们虎牙洞是狼山军第一营,但多是从各山头抽调来的兄弟,真正心服于他的,也就是百十人。

    好在有狼山寨中的老人帮着约束,这才能够令行禁止。

    刚进村的时候,还算克制,勉强能看见遥相呼应的阵型。

    可到了现在,这团火可真是散成满天星了。

    任凭王大当家如何吹动哨笛,弟兄们硬是当听不到。

    若不是陆陆续续有三三两两的兄弟向祠堂方向靠近,他都要怀疑自己的哨笛是个次品。

    可人数也不对啊,下山时五百人数真真儿的,可到了现在,围着祠堂的不到三百。

    甚至还有好几个二当家派来的小头目都不见人影。

    这就让王大当家很不愉快了。

    他本来以为他们虎牙洞的全是听不见哨令的乌合之众,现在看来所谓的狼骑精锐,也强不了多少嘛。

    左等右等都不来人的王大当家耐心耗尽,打算直接开始进攻祠堂,却忽然听到西面传来凄厉声响。

    借着火光望去,是伙自家兄弟,他们满面惊恐,手脚并用,大声呼救,扬起的烟尘中,仿佛藏有恶鬼追身索命,不断把落后的匪寇吞噬。

    区区一个小村庄,竟然有人敢反抗狼山寨的兄弟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