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举父登神 > 十三章:为富要仁
    “额”

    狗娃没想到拉自己进屋的巴老爷竟然会说出这番话,有些愣神:“你您不怕我是强盗?”

    “嘁哼”

    满脸横肉的巴老爷白了狗娃一眼,嫌弃道:“你若想当强盗,还用等到今天?老子可是看着你长大的!”

    “”

    “行了,别愣着了,一会儿赶紧走,要是你跑得快,许能追上几位同乡,结个伴,这样到了崇明,也有照应。”

    巴老爷如长辈般朝狗娃嘱咐后,又朝有些驼背的厨子道:“给他拿上点儿盘缠强盗都要杀过来了,得赶紧把人送走!”

    驼背厨子虽然心中害怕,却是个听话的,巴老爷一开口,他便轻车熟路的来到箱子正前,弓着身子开箱。

    箱口开得极小心,只有一掌宽,驼子伸手进去一掏,便是闷闷的脆响,掏出满手的大钱,然后立即将木箱关上。

    然后不知道从哪掏出一块布,将整把大钱包好,便要往狗娃手中塞。

    看得出来,厨子对这套流程已经很熟练了,只是狗娃不明白的是。

    既然巴山有功夫将家中钱财全都装到木箱中堆在中堂,又知道强盗现在还没搜到近处,为啥不跑呢?

    而在狗娃思索的过程中,巴山也在仔细观察狗娃。

    他已经送走好几位乡民了,那些乡民在听到有盘缠拿时,无不双眼放光。

    有些个更是在厨子开箱时,不住朝箱子打量。

    通常这个时候,巴山就会说,强盗要杀过来了,还不赶紧跑。

    而不管之前他们有什么想法,都会拿上盘缠然后慌忙跑走。

    只有狗娃,虽然从进屋说完第一句话后就神色变扭,但眼中没有丝毫贪婪。

    即便是听到自己要给盘缠,厨子开箱时,他的眼神也没乱过,仿佛根本不在意那木箱里装着的他几辈子都挣不来的金银。

    ‘这样的年轻人,倒是可以把事情托付容我再试一试!’

    他老巴家的基业,是祖孙三代用命拼出来的,虽然眼下是无比关键的时局,但巴山的头脑还是很清楚。

    他知道越是这种时候,越得沉得住气,若是所托非人,那就跟把东西丢在强盗手里没有区别。

    狗娃的表现虽然还算可以,但巴山却没有盲目投注,毕竟眼前这小子,虽有一把傻力气,长得却不甚聪明,以前还老听说他被人骗。

    所以对方的表现,除了不为钱财所动外,也可能是被强盗给吓傻了。

    得再试试才保险,心中这样想着,巴山正欲开口,就听得狗娃问道。

    “您为啥不跑啊?”

    想了半天想不出答案,狗娃干脆不想了,直接问道:“有功夫给俺指路,您为啥自己不跑?”

    原本在狗娃的设想中,巴山不跑或许是因为舍不下钱财。

    可看看对方的表现,又是指路又是送盘缠的,甚至还将财务都归拢在一个大木箱里,无不说明,这位是很清楚知道钱财和生命哪个重要的。

    但这就很矛盾了,若是巴山真的惜命,那就该知道,只要收了买命钱,强盗就会对豪绅秋毫不犯的想法是很愚蠢的。

    可对方还不肯走,难道是因为不知道强盗的凶残本性么?

    但巴山明明清楚啊,他甚至知道,这些憋坏的强盗一旦杀性起来,黄溪村必然会毁于一旦,那他还在这儿呆着不走,是为了什么?

    狗娃不解又好奇,他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甚至连厨子举起的钱袋都没去接。

    巴山看着狗娃的眸子,笑了:“蠢小子,都啥时候了,还管别人的闲事?”

    说着,他从椅子上站起,走到厅堂的东南角,钢刀插地撬起一块泥砖,然后伏下身去。

    起身时他手中多个有精致雕刻的木盒子,重新走到狗娃面前:“来,帮老爷我办件事!”

    说着,巴山将盒子打开,里头是堆叠在一起的契证,模约十几张,男人从中挑出一张来,然后折了个有些复杂的形状后,将其放在一叠契证的最上头。

    关上木盒往狗娃面前一递道:“去了崇明城,找警备队的巴隆,将这个盒子交给他。再告诉他,是老爷我说的,将最上头这张契子送给你。”

    狗娃退了半步没接,直直看着巴山的胖脸,神色依旧不解:“您还没回答我呢。”

    看着狗娃退半步的动作,巴山觉得自己是真碰上憨子了,将盒子往腰间一抱,挺着大肚皮的豪绅傲然回头,指着太师椅后几个哭哭啼啼的女子道:“看到这几个了不?她们是老子的女人,老子就是他们的天,所以,明白了么?”

    “明白什么?”

    “只要老子还在,她们的天就塌不了。”

    穿着链甲,手持钢刀的老男人,虽然满脸横肉顶着个大肚皮,却有番气冲霄汉的男子气概。

    若非不是还有外人在,太师椅后那几个泪涟涟的女子,湿得怕不光只有睫毛了。

    “噢我明白了!”

    而狗娃看着巴老爷说完话一脸傲然的模样,恍然大悟:“您跟赖九一样,脑子有大病,您病得还要更严重些!”

    “混小子说什么呐!”

    听到狗娃的评价,巴山差点没闪了腰:“拿老爷跟赖九比?我看你的脑子才是有大病,赶紧拿上东西滚。”

    先是怒骂一通后,巴山又朝厨之道:“赶紧,再给他拿上一包钱,你,立刻在老爷面前消失!”

    看着巴山一副暴怒赶人的模样,狗娃挠挠脸颊嘟囔:“也没说错啊,发什么火呀。”

    在他委屈间,厨子又开箱团了包盘缠,分量却是比之前大了几倍不止。

    看来厨子也知道,虽然老爷发了火,但这个能被托付房契、田契的家伙,是同之前几位村民不一样的。

    这时间,忽然听见远处的呼啸与喊叫。

    强盗真要来了!

    巴山脸色一变,直接将厨子钱袋直接抓过来,连带着装着契证的木盒,一股脑儿往狗娃怀里塞。

    “没时间了,赶紧往前门走。出门后就往大路奔,莫要停留,老子尽量拖住强盗给你争取时间,快啊,还愣着!?”

    看着连肥肉都在颤抖,却还在强自镇定的巴山,狗娃依旧神色如常:“唔盒子,还是你自己送吧,崇明城我不熟哇。再有,盘缠就算了,不然你把门帘挂着的腊肉、腊肠给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