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举父登神 > 十二章:误会
    强盗进村,是黄溪村民从来都没有过的经验。

    而世间所有第一次发生的事,都会出现因为应对经验不足而付出的巨大代价。

    黄溪村是富庶的村子,拥有不弱的武装力量,若是能够集结一起,倒是能给强盗带去些麻烦。

    可惜这份武装力量,却是分散在各个地主、富户手中。

    而这些人偏偏信了对方“追杀叛徒,闲人无关”的鬼话,以至于满村的力量散成一方方小小的院落,由得强盗各个击破。

    而那些被地主、豪绅重金聘来的武师护院,一看这种情况,哪里还有敢动手的。

    有的收拾细软直接跑了,有些则是乘着这个机会,朝着主家狮子大开口。

    本着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的浅显想法,黄溪村的地主富户自然慷慨解囊,甚至许诺等到匪寇事过,更有重谢。

    可令这些富户、豪绅没有想到的是,拿了钱的护院、武师,一溜烟就跑了个没影,任凭主家如何叫喊,端的是头也不回。

    想想也能理解,钱财再好,也要有命花才行。

    几个护院对抗数以百倍记的山匪?

    若真有这种本事,谁会给村中富户差使啊!

    愿意来黄溪村讨生活的,不就是因为这儿事儿少安定,没有危险么?

    真正的勇者,谁来黄溪啊!?

    临走前多搞些钱,才是正经!

    这些护卫想得很穿,反正主家钱银都要被劫,与其便宜强盗不如便宜自己。

    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腌臜之事,所以强盗都进村大半个时辰了,村里硬是没组织出什么有效的反抗。

    好在,村中还有一个大祠堂,一些已经看出强盗凶狠的村民陆陆续续躲进里头,加之有村中德高望重的老人指挥,相信再过不久就能组织起一些力量。

    可这种事,他都能看到,强盗就更不用说了。

    所以狗娃的时间特别紧,必须要在强盗退走之前,完成腊肉、腊肠的搬运,并且将它们藏好。

    毕竟,他馋这口,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从上次来巴山家吃酒,他就对巴老爷院里这满墙的肉,垂涎不已

    没有错,巴老爷的别院,就是两兄弟此行的目的地。

    而扒着后院墙头观察一会儿的狗娃,更是兴奋不已。

    挂在门梁上的腊肠、腊肉还在,主屋门户禁闭,院内没有护卫踪影,这不是天助我也么!?

    “你在外头放风,看见强盗不要慌,先看看能不能糊弄过去,糊弄不过去就大叫,我进去搬肉!喂,跟你说话呢,发什么呆啊,听清楚了么!?”

    观察完院中情况的狗娃朝赖九布置任务,却发现自家小弟竟又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漏气模样,顿时不满道:“行了行了,也不用你糊弄了,看见强盗就大声叫,这种行了吧。”

    交代完这个毫无难度的任务,狗娃单臂在墙头一举,硕大的身形便跟条大猫般忽得飞起,翻过墙头轻盈落地,竟连声音都没有。

    而留在院墙这边的赖九,却仿佛没有听到嘱咐般,还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呆滞良久,也不知是怎么的,竟抬起步子,沿着墙边往巴山府邸的前院走去。

    再说翻身进院的狗娃,盗贼马甲穿在他的身上就像是件短褂,大片铁铸般虬鼓的筋肉暴露,将凶悍二字表现得淋漓尽致。

    只是这凶人此时正蹑手蹑脚地往巴山家的后门摸,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吊在后梁上的那排腊肉、腊肠。

    虽然心中无比渴望,但他行动还是那般小心谨慎,够到近处时,才无声抽出腰间短刀,准备蹦跳着割断绑肉的麻线,打算在不惊动主家的情况下,悄悄地取肉,动静的不要。

    可当他刚抽出短刀,巴山家禁闭的后门忽然敞开。

    一阵“咿咿呀呀”的娇声厉喝中,穿着链甲,擎着钢刀,满脸横肉的巴老爷跨步而出。

    同穿着山贼马甲,拿着短刀,贼头贼脑的狗娃,四目相对。

    忽的一阵死寂,然后又是一阵鸡飞狗跳。

    狗娃本就长得凶恶,又穿着强盗马甲,又拿着刀,还摸进了后院。

    活脱脱恶鬼临门的景象,当即引得屋内几名女子尖叫。

    而同时间,挺着大肚皮的巴老爷,也猛地上前。

    哦豁糟糕。

    老子本来偷个肉,这下成强盗了

    狗娃气急,觉得大概是说不清楚了。

    焦躁下,连肉香都闻不到了,手中短刀举也不是,放也不是。

    而擎着钢刀的巴老爷则是越靠越近,他知道自己再不说话必然是场恶战,忙退步道:“慢着,慢着,听我狡辩”

    话没说完,巴老爷又猛地向前一窜,却不是钢刀劈脸,而是一把拽住狗娃握刀的手腕,将他拉进了屋里。

    屋里的几个女人哪里想得到自家老爷会把恶鬼拉进屋,当即又是一阵尖叫。

    “叫个魂,老爷我还没死呐!”

    抓着狗娃进屋的巴老爷先是吼了女人们一顿,然后朝狗娃道:“蠢小子,还不赶紧把门给拴上!?”

    “哦,哦哦哦”

    有些心虚的狗娃连忙将短刀往怀里一藏,扭身拴门。

    栓完门转身,这才看清了屋内的情况。

    四方厅的正中摆这个木箱,箱边上站着个颤抖不停的驼背厨子。

    将狗娃领进屋的巴老爷倒拖着钢刀,便往太师椅上一坐。

    几个小妾,忙是丢掉粪叉、锅盖、扫帚等“武器”,扑向巴老爷后背,开始哭哭啼啼。

    仿佛如今黄溪村唯一能够给他们安全感的地方,就是巴老爷的身旁。

    也是啊,毕竟村里都传,这位是个有军功的,一身战场上搏杀的本领,端的是了不得。

    或许年轻的巴老爷真是军伍高手,可就冲现在对方这体型和这走两步就气喘吁吁的耐力,哪怕气力未亏多少,想要久战也是说笑。

    狗娃心中正这样想着呢,就听见喘匀气的巴老爷说道:“小子,狼山上的强盗这么多年不下山,不是因为他们心善,而是被许家管束着。

    如今下山杀红了眼,那便是拉也拉不住。定是要把憋了那么多年的气都找补回来。

    黄溪村是完蛋咯,好在等强盗搜到这儿还得花些功夫儿,一会儿你从前门出去往崇明城奔,许还能有一线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