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举父登神 > 第九章:黄溪活窖
    黄溪村虽然地处狼山这样的强盗窝脚下,却是个有名的祥和村庄。

    毕竟兔子都知道不吃窝边草,何况是比兔子机灵得多的山匪强盗。

    杀鸡取卵哪如放牧,每年收些敬子,倒也相安无事。

    时间久了,狼山下的村镇甚至已经习惯了这群强盗存在。

    而人要是一旦形成习惯,就会松懈。

    狼山这片很多村镇的年轻人,甚至将上山当成了一条出路。

    好些年下来,这些村镇里头,便有不少狼山的活窖。

    比如黄溪村地主老马家的小儿子。

    这位从小就是个不省事的,同护院武师学了拳脚功夫后,就四处惹事。

    在黄溪村时,人们看着老马的面子让上三分,更让这小子狂得没边。

    几乎每家每户的武师护院,都被这小子挑战过。

    后来,在村中找不到对手后,更是往外村去找。

    外头可不比黄溪,都会给马地主面子,但这小子倒真是个练武的料子,这么多架打下来,硬是没吃什么亏,反而越发乖张。

    后来遇见几个崇明城的二世祖,一番口角后动起手来,失手打死了人,被全城通缉,无奈上了山。

    虽然老马在崇明来人时表现出一副大义灭亲的样子,可村里人都知道,上山这条路就是老马给自家小子指的。

    而且为了让自家小子在山上不吃亏,还搭进去不少钱物,才在虎牙洞得了个小头目的位置。

    对于这件事,黄溪村民都是清楚的,甚至大家还知道,老马家的小子,每个月都会下山回村看望爹娘。

    大家之所以听之任之,而不是选择报官,乡里乡亲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老马家的小子,每个月都会带来些山上的动向。

    甚至听到有些新上山的悍匪想要拿黄溪村的富户开刀,他还会出面盘道。

    久了久了,老马家的小儿子好像就成了黄溪村在狼山上的代言人,老马家那个只知道好勇斗狠的幺儿,从某种角度来讲,也算是村中名人了。

    以前回村时还要避着人,后来干脆就大摇大摆的。

    村民若是撞见甚至会点头招呼。

    毕竟黄溪村能有如今太平,马家的幺儿在里头也算是出了一份力的。

    大家也都愿意给点面子。

    这不,转眼又到了马家幺儿回村的日子,且正撞上扛着一条猪腿,半片猪脸的两兄弟。

    “狗哥好!”

    说来也是怪,老马家混不吝的幺儿,见谁都是一副鼻孔朝天的嚣张模样,唯独见到狗娃,尊敬得不得了。

    远远看见了,便上前问好。

    “哦,是你啊。”

    正同赖九商量着把猪腿烟熏起来多吃几顿的狗娃看见眼前麻脸小子,悄悄将猪腿和猪脸往身后藏,一边应道:“又回来看媳妇儿啊。”

    “狗哥,别藏了,俺又不抢你的肉。”

    麻脸小子看见狗娃的小动作,只觉得牙疼:“再说,俺也抢不过你啊。”

    谁都不知道,从小学拳,揍遍十里八乡无敌手的马家幺儿,其实在眼前这个男人手中吃过大亏。

    而他每月回村,除了看望父母、媳妇外,最大的愿望就是将眼前这位兄弟拉上山。

    只要这位愿意跟着他干,最多俩月虎牙洞的洞主就得换人。

    可惜这位啊,空有一身好本领,却怎么也不肯上山,忒的愁人。

    若是以前,他肯定还得开口劝劝,说说上山的好处,但今天他实在没有心情,问了声好后,便心事重重地往家中走。

    这让赖九不由得啧啧称奇:“狗哥,麻子这次竟然没缠着你,咋回事啊?”

    如果说狼山寨对狗娃的态度是许以重利,那么虎牙洞的小子用的方法就是软磨硬泡。

    以往这货回村,起码要在狗娃这儿磨上半天,挨一顿揍才肯走。

    今天却是打声招呼就离开,难道是开窍了?

    赖九心中暗自思忖。

    至于对方从头到尾无视自己的事,他是无所谓的,因为早就习惯了。

    对于赖九的好奇,狗娃吐槽:“人不纠缠还不好?我看你就是贱。要是真有功夫,想想上哪儿搞点儿便宜的盐吧!”

    不论是做熏猪腿还是腌猪腿,盐巴都是躲不过的环节。

    相较于麻脸小子的怪异,狗娃更多心思都在如何处理手中猪腿上。

    啥叫专心致志啊,这就是!

    另一头,麻脸小子进了屋,看家的大狗闻到小主人的气息,兴奋得乱窜。

    屋里的老马听到动响,赶忙带着地主婆出来。

    “儿啊,你可算是回来了!”

    虽然老马家有三个孩子,但头俩个都是女娃,所以对老来得子的幺儿格外宠溺,一看见便跟看到祖宗似得。

    而麻脸小子早已习惯了父母的热情,不咸不淡地叫声了“爹娘”,便往屋里走。

    “儿啊,你在山上受苦了,正巧昨日祭天杀了头猪,赶紧让他娘给你炖肉,咱爷俩喝几盅,好好唠唠!”

    看到儿子,老马兴奋得不得了,满脸精神焕发,好像一下子年轻了十几岁。

    要说人是地主呢,端的是个有眼色的。

    以往麻脸回来,肯定是先往媳妇儿屋里奔,父子俩要说啥话都得隔天。

    可今天他却是径直往屋里走,这说明啥,这说明是有事要同他唠啊。

    所以老马赶紧支使地主婆去做饭,自己则是在小马进屋后,小心翼翼的将门和窗户都给关上。

    盘腿上炕,满脸心思的小马梗着脑袋,自顾自倒上了酒,一饮而尽后,才低着头朝老马道:“爹,山上待不下去了,俺想回家。”

    “别吓爹。”

    老马脸色一白:“咋啦幺儿,在山上惹事了?咱可是使了钱的,找王洞主也不能盘盘道?”

    “哎呀,俺没惹事!”

    小马愤然道:“你咋总觉得俺会惹事!俺就是在山上待得不快活,想回来,不行么?”

    老马登时长舒一口气,笑道:“傻孩子,说得什么傻话!咱可使了钱的,你在山上,上头有人关照着,下边儿有小弟支使着。想吃肉吃肉,想喝酒喝酒,这种日子还不快活?上次回家你不还说,给个官做都不换么,咋了,又改口啦?”

    “爹啊,这都啥时候的老黄历了!”

    麻脸愤然道:“你是不知道啊,现在的狼山,根本不是人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