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举父登神 > 第五章:招揽
    没想到对方竟真敢松绑自己的王谦喜不自胜,小心翼翼解下蒙着眼睛的抹布,艰难张开依旧泪流不停的双眼,他终算是看清了绑架他的人。

    可不就是晌午那个满脸凶相的听课么!

    哪怕是自诩见多识广的他,骤然再见狗娃那张脸,心下也不禁一跳,然后才将注意力转移到对方那雄壮得有些夸张的身形上。

    这下,他终于明白,为啥那拳头重的像攻城锤似得了。

    深吸一口气,王谦站直身体,开口道:“不用暗器、石灰、辣椒粉这些卑劣手段,尽管来战!”

    随着王谦一声厉喝开口,那高大的人影便如豹子般扑杀过来。

    心道一声“好快”的说书人两腿一瞪,欲要错步躲闪。

    但还没掠出几个身位,便被一拳砸倒地上。

    “不不算,我眼睛还疼,看不清楚,再来!”

    万分不服气的王谦再次起身,这次他动了个心眼,直奔对方面门,欲要抢个先手。

    可还不等其近身,便被一脚登在胸口,哪怕他已经双手交叉护在身前,也被踢飞两丈远,后背狠狠撞在树上。

    从树干滑落的王谦抱着胸腹,失神的哼唧着。

    他是有家学的,所以清楚,对方没有学过什么高深的劲法,只是速度快,力量大而已。

    可与人搏杀这种事,可不就是谁速度快,力量大便更占优么。

    眼前这个山野村夫虽然没见识,但就凭这身气力,给他披件重甲,配上刀盾,那便是战场上妥妥的大杀器。

    这趟来黄溪村,可真是捡到宝了!

    狗娃看着摊在树根下好一会儿的王谦,生怕刚刚一脚把人踢出个好歹,便扬声问:“喂,你没事吧?”

    听到呼唤的王谦强忍着周身剧痛站起身形,强撑道:“没事没事,王谦不是好汉对手,这就修封荐书!”

    “诶,等等。”

    狗娃看着对方急不可耐的模样,制止道:“这着什么急,条件还没谈妥呢!”

    “嗨,条件的部分,好汉尽管放心!”

    王谦大包大揽道:“圣君绝非小气之人,以好汉这身气力,只要入军便是将领,来日封侯拜相亦非难事!”

    “你家大王说话,也是这般黄口白牙么?”

    狗娃抱着胸,只觉的心累:“这样搞,真的会有人投奔么!?”

    “瞧我这记性。”

    王谦一拍脑袋,总算是想起了对面是个没什么见识的家伙,朗声道:“大丈夫在世,无非钱、权二字。老哥也不妨给兄弟你透个底,圣君有诺,四方有志之士,若能带乡里投奔东莱者,携五人便封伍长,十人便封什长,百人便是百夫长,千人便是千夫长!

    不论你带多少人来,军备、粮草圣君都给包圆儿了,除此之外,圣君还在东莱建了座龙神学宫。

    以前只有皇子、诸侯世子、朝廷大员才能修行的学宫绝艺,如今圣君统统放在学宫里,只要加入圣君麾下,便能修习!”

    说完,王谦略有得色的向眼前的高大男人挑眉,觉得对方听到这话后,定然会纳头便拜。

    却没想到狗娃听完后,非但没有意动,甚至还有些不满:“就这?没了!?”

    就没见过比这更贪得无厌的家伙,王谦觉得自己快要疯了,有气无力反问道:“你还想要啥!?”

    狗娃也不答话,只是瞅着眼前人“啧啧”两声。

    朝赖九使了个眼色,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莫名其妙的王谦登时急了,忙叫道:“诶,回来,回来,你还要不要我写举荐信了,喂!!”

    面对身后人的呼喊,狗娃带着赖九头也不回的没入老林中。

    直到身后再无响动,赖九才开口道:“俺觉得,那圣君开得条件挺不错的,比狼山寨给的强。”

    “哪儿不错了?”

    “有官当,有粮吃,有军备还有绝学练,这不比在村里瞎混强?”

    赖九不解道:“狗哥你练了那么多年功,不就是为了等这个么?”

    “嘁,我看你这么多年功都白练了,书也白听了。”

    狗娃白眼道:“功夫,是时间磨出来的,再好的绝艺给你,只修三五天,那也是屁用不顶。

    再说人东莱城那么多人,为啥还要到黄溪村来招大头兵,又是吃喝军备,又是传授学宫绝艺,人就差没有明告诉咱,他要准备一场大战,现在紧缺炮灰了。

    这时候往里投,你是真的不怕死啊!”

    “饿”

    被说了通的赖九这才反应过来对方这招揽中的凶险,旋即大怒:“这什么圣君大王的,心也太黑了!要不是狗哥机智,险些被他们骗去。

    这么看,投东莱还不如上狼山呢,起码在许大当家的手下没危险,是吧狗哥。”

    狗娃一看赖九咕噜咕噜转个听不停的小眼睛,就知道这货话里有话,“嘁”了一声后,直接从腰间解下一把短刀来,塞到对方手中。

    “啥意思啊狗哥?”

    拿着短刀比划着的赖九不解。

    “瞧见村里那几盏亮着灯火的人家没有。”

    狗娃站定转身,两人所处半山的一片开阔处,正俯瞰黄溪村落,男人指着远处问道。

    “看见了。”

    “去,选一家摸进去,把小的绑了,有人阻拦就攮死,我在这儿等你,得手后咱俩直奔狼山寨。”

    狗娃插着腰,满脸轻松的说着吓死人的话。

    “狗狗狗哥,别别别开玩笑了。”

    赖九哭丧着脸,手中短刀好似突然发热,烫得他左右换个不停:“都都是乡里乡亲的,不至于吧。”

    “你道狼山寨是什么良善地方,人给咱兄弟开那么好的条件,不就是因为咱们对黄溪村熟悉么。”

    狗娃抱着胸,冷冷道:“连绑个孩子都做不到,怎坐得稳狼山那把吃人的交椅?”

    拿着短刀的手一僵,赖九哼哧哼哧半天,梗着脑袋把短刀插回男人腰间的短鞘,“嘭”得一声颓然坐倒。

    “像我这种废物,这辈子也只配在村子里混吃等死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抱着脑袋的赖九声音在笑,涕泪横漂。

    这是忽然看清自身无能的绝望,却又何尝不是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