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举父登神 > 第三章:大凶
    戏台上的说书人不遗余力的吹捧着龙蛇圣君的强大,戏台下的看客,却听得脸色不断变幻。

    这粮慌的时阵,还有闲情逸致坐在这戏园里听书的,多是土豪士绅还有闲汉货郎。

    对于闲汉货郎来讲,这龙蛇圣君也就是个豪侠故事,代入自身叫好就完了。

    但对于消息灵通之辈,这书听着就像个鬼故事。

    作为明、齐两国交界之处,启州原本已经很乱了。

    天灾人祸,后者尤甚,地方的山贼强盗,过路的强人大寇,甚至还有乔装改面的兵匪。

    哪怕是黄溪村这种离着崇明城不远的地方,一年下来也得被打几次秋风。

    原本以为这东莱的圣君也就是一时血勇逞凶的大寇,但现在看来,显然是有更大的图谋!

    可真是挑了个好时候啊!

    黄溪村众豪绅不由恨声感叹。

    如今武皇年迈,皇城里那些位都忙着夺嫡,各州府一天几十封的粮慌奏表都无人理会,可想而知已经乱到什么地步。

    这位龙蛇圣君敢在这个时候起事,眼光不可谓不毒辣。

    但眼光这种东西,其实大家都有,无非高低长远。

    以前也不是没有山沟沟里立旗的皇帝,收拢几十地痞就敢自称兵马大元帅的莽汉。

    但这些没有自知之明的蠢人通常活不过三天,可这位龙蛇圣君不一样。

    东莱城是启州有数的大城,作为边陲重城,这样的地方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武力。

    尤其东莱大将,更是五大学宫出身的强者,坐镇边陲十余年,威名赫赫。能够斩杀这样的人物,不论那位龙蛇圣君是不是单枪匹马,都足以说明其业艺。

    更可怕的是,对方能在十天内引得东莱周边归附,这背后要是没有豪族的推波助澜,他们是不相信的。

    至于什么天赐十丈龙尾,三千甲兵不得近身,边军众将束手无策。

    这种话听听就好,毕竟舌头的宣传,主要还是忽悠没什么见识的苦哈哈,自然是怎么夸张怎么来。

    尤其是在启州这样的地方,寻常人家的孩子八九岁就要学着下地刨食,见识极为有限。

    别说什么十丈龙尾,就算什么呼风唤雨,掌控雷霆,驭使阴兵之类的,他们都敢信。

    可这种说辞,在真正有见识的耳里,也就是听个笑。

    但笑着笑着,便笑不太出来了。

    如今龙莱城的舌头都派到黄溪村来了,那这位龙蛇圣君还会远么?

    而等那位圣君真的来了,他们又该何去何从呢?

    从实力上来讲,秦明绝对是更加强大的一方。

    自从武帝登基后,武人的地位便节节攀高,更在皇都设立五大学宫,将天下有名的武者、术士奉为师长,并且传艺天下。

    这种强大甚至逼得刘齐同魏燕两国只能结盟以抗,由此可见秦明的凶猛。

    但再凶猛,也是他皇帝凶猛,他们这些人,可和凶猛挨不上边。

    或许这龙蛇圣君做的过分了,皇帝一道旨意下来,五大学宫的强者就能将他生死活剥。

    但等皇帝注意到这件事时,他们恐怕已被那位圣君吃干抹净。

    或许,只有先到崇明城里头避一避,才是上策?

    于是戏台下,除了那些趴在外围的闲汉大声叫好外,一众身着体面者皆是脸色变幻,有畏惧,有凝重,有慌乱

    ……

    戏台上,说书人用茶盖拨开茶沫,美美的饮上一口,看着戏台下那些衣着体面者神色变幻,表情甚是得意。

    他就是圣君派出来的舌头,他也并没有丝毫遮掩的意思。

    他的目光扫视台下众豪绅,却无人敢与其对视。

    自从他说书以来,从来没有这么提气过。

    突然,他的目光对上了一张凶神恶煞的脸,手中的茶杯都不禁颤了颤。

    好在刚刚喝了一大口,不然必会撒一裤兜。

    ‘世上竟有如此凶相之人?’

    说书人没忍住,又不住往男人身上打量几番。

    而狗娃也抬头,深深地看了说书人一眼。

    ‘这家伙不一般。’

    两人心中不约而同的,得出这样结论。

    ……

    说书是一场接着一场。

    只是同以往的丰富内容不同,戏台仿佛成了龙蛇圣君专场。

    不是龙蛇圣君东莱立旗,就是龙蛇圣君压服万族,或是龙蛇圣君梦斩应龙

    关键别人说的故事,不是“很久很久”以前,就是“传说上古”时候。

    哪有人连时辰地点都分毫不差的。

    更要命的是,黄溪村真是有很多年轻人被说动了。

    因为在启州这种地方,年轻人看不到希望。

    “种田,成亲,生娃,娃大了种田,成亲,再生娃”

    这样平淡的人生其实不差,只是年轻人见识太少,会枯燥得发疯。

    所以当他们听到,龙蛇圣君正在招收亲卫,并且愿意将东莱大将修行的五宫正法传授时,他们就已经坐不住了。

    再当他们听到,最初跟着龙蛇圣君的闲汉们,已经封侯拜相,成为东莱城的新贵,年轻人的心里,就像点了团火!

    一日十场轮番,哪怕是以他的体力,都累得够呛。

    但只要一想到黄溪村那些年轻人眼中火热的眼神,布衣便觉得自己这趟没有白来。

    启州需要圣君,天下需要新主!

    燎原星火的起点,便在东莱,而他便是带着火种飞向更远处的火绒!

    ……

    狗娃倚在戏园后门的墙上。

    他已经在这儿呆了大半天了。

    之所以等那么久,是因为他想在个四下无人的时候,找那个说书人聊聊。

    他从小在街面讨食,被人欺负了不知道多少次。

    刚开始只能吃亏,可随着他练功越来越久,也就很少人能让他吃亏了。

    而在这漫长的成长过程中,他学会最重要的事。

    就是不要轻易相信别人!

    尤其是那些听起来很棒的好事。

    比如什么干半天工管两天饭,什么一把力气,一枚大钱,什么地主膝下无子,想招个长工入赘

    这种仿佛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必然会有大坑!

    所以说书人的话,狗娃是一个字也不信的。

    他要来问点儿真东西,以自己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