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被召唤到异界的丧尸 > 83、献祭流,自残和廉价
    “就是这一本,应该可以帮到你。”

    “这本书很……古老了吧!”

    林衍接过随手翻了一下,便皱着眉头说道,因为就他所看到的,很多文字他都看不懂。

    吃了亡灵法师的脑子,林衍从他那里就获得了文字和语言的基础,后来更是通过自己的自学,深入学习,从而掌握了通用文字。

    是的,仅仅只是通用文字,

    通用文字的诞生,就跟普通话出现的意义一样,为了方便交流,可以走得更远,去接触更多的人和事,不至于换了一个城市,听不懂对方的方言,就无法交流上当受骗。

    通用文字的出现,就是为了促进各个国家,城市乃至是种族之间的交流,当然后者并不是特别重要就是了。

    这本书上面的文字,就很显然不是通用文字,所以林衍看不懂,最多也就是猜出了几个字。

    问题是,你猜出几个字,那有什么意义呢?

    几个字单独是一个意思,形成一个句子的话,那是另外一个意思,在一篇文章里面,那更是另一层意思,有时候要表达的,可能还不止是一个意思。

    “的确有很长的年头了,这些文字也是很久之前的,所以你看不懂也是正常的,这样吧,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给你翻译翻译,好在这本书也不厚,也需要不了多长时间。”

    “那就有劳你了。”

    “我可不是白帮忙的,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知道,我会好好孝敬你老人家的。”

    “知道就好,你先在这里挑书吧。”

    趁着挑书的空档,阿拉纳尔给林衍进行了翻译,十分详细,有些地方还进行了注解,让林衍可以更容易的明白,整句话是什么意思。

    这一本书并不复杂,主要讲的就是一种,献祭流召唤。

    之前阿拉纳尔就说过,召唤是遵从等价交换的原则,想要召唤到更强,更加变态的召唤兽,可不仅仅只是运气那么简单,你得付出足够的代价,又或者是规则对你有足够的偏爱。

    被偏爱的总是有恃无恐,不仅物美价廉,还包邮送到家,但便宜有时候也意味着陷阱,亡灵召唤流的,容易将自己变成非人的不死生物,恶魔术士流派的,容易一个不小心,就把自己的灵魂,也典当给了恶魔。

    各有各的弊端,也有各有各的好处,就看你怎么把握,能否把握得住了。

    魔力是召唤的最低廉货币,然后就是精神力和生命力这些,最有价值的就是灵魂。

    自己的灵魂,可不好交易,毕竟交易了也就没了,可其他人的,其它生物的灵魂,那就不一样了,交易起来完全没有压力。

    所以亡灵法师和恶魔术士,都有了收集灵魂碎片,用来当做祭品,以此召唤到更加强大的召唤物。

    理论上来讲,只要祭品数量足够,那么就连亡灵君主、恶魔领主这些都是可以召唤过来的。

    至于召唤过来之后,它们会不会听你的话,那就很难说了。

    实力相差太大,召唤契约的约束力也就被削弱了,再加上跨世界的法则力量相撞,最终的约束力能够剩下多少,那实在不得而知了。

    所以为了防止召唤兽实力过强,不把自己这个主人放在眼里,甚至冒着惩罚的风险,反过来干掉自己这个召唤者。

    于是乎,还真的有人专门研究了,如何加强召唤契约的约束力,从而诞生出了这一本书,献祭流召唤。

    献祭流召唤,说白了就是用召唤者身上的一部分作为祭品,再辅助一些东西,以此与召唤兽建立起紧密联系。

    献祭的部分越是重要,那么联系越是紧密,约束力自然也就越强。

    像头发和指甲这种,那纯粹就是来搞笑的,也别指望能够增强什么联系,对方不反感那就谢天谢地了。

    你要是献祭一条胳膊,一颗肾之类的,那就立竿见影,效果拔群了。

    “这魔法创建出来之后,应该没有什么人学吧。”

    看完一遍之后的林衍,觉得这个献祭流召唤,嗯,怎么说呢,鸡肋吧。

    毕竟这个献祭的不能用别人的,必须是自己的东西,所以要么放血,要么就是献祭自身的一部分。

    用不了两三次,自己可就残了,再多来几次,那整个人可就残了,然后就废了。

    与其说是献祭,还不如说是自残,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自残。

    但这个献祭流召唤,对于林衍而言,却是极好的。

    毕竟他有超强的再生自愈能力,献祭一部分也不心疼,一会儿就能够长出来,并且长齐了,就是不知道这样会不会显得有点太过于廉价了。

    “这你可就想错了,学这个的人,可不少,非但不少还特别的多,所以这一本书才被我的老师的老师,封存起来。”

    这么说,林衍大概就明白了,人在绝望之下,会拼命的抓住救命稻草,也会像是一个赌徒那般的,赌上自己的一切,连自己的生命,乃至是灵魂都可以赌上,更别说区区的身体一部分。

    “既然如此,那你还把它拿出来给我。”

    “因为我也不想你死了,所以你还是得有一定的自保能力,你是一个很惜命的人,这一点我很清楚,你肯定会再三思量再做决定,若非不得已的话,你是不会用这个方法的。”

    “你倒是挺懂我的,不过你有可能看错了。”

    林衍轻轻一笑,阿拉纳尔说的不错,林衍的确十分惜命,但他的情况比较特殊,如果试验能够成功的话,那么这个献祭流召唤,对于他而言可就是绝佳搭配。

    到时候,他一定能够玩出一朵花来,考虑,考虑什么,考虑玩出更多的花样吗?

    “看错,我会看错?”

    阿拉纳尔可不觉得,自己会看错,林衍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没有错。

    “你对我可没有那么了解,我对你也同样没有那么了解,所以看错的几率还是很大的。好了,书我拿走了,至于给你的东西,先欠着,两个月之内给你送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