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北渊仙族 > 第八百九十四章 徐家联姻
    绝天渊向西蔓延到西海深处,向东延伸到万魔群岛以东。

    整个绝天渊的长度难以计数,在里面生存的魔族,也不在少数。

    王道远之前也问过归元剑仙,为何没有把所有魔族全部斩杀。

    归元剑仙给的解释是,乾元界以内的魔族已经全部被清理掉,但乾元界以外还有魔族存在。

    这绝天渊下面最深处,直通乾元界以外。

    现有的魔族,只有极少数是当年入侵的那一批魔族的后裔,大多数都是又从乾元界以外摸进来的。

    绝天渊这么大的裂缝,谁也没本事将其堵上。

    众多地仙和大能,也只能用阵法阻挡绝天渊向南北两侧侵蚀。

    魔族能入侵乾元界,那就说明乾元界的位置已经暴露了。

    即便是斩杀了所有魔族,还是会有新的魔族过来。

    所以,只能有一个强悍的力量,去镇压绝天渊。

    归元剑仙有这个实力,而且也已经坐化。

    再加上天道和其他地仙以及大能忌惮,也就成了镇压绝天渊的人。

    当然,这些魔族也不是傻子。

    等他们修炼到元婴巅峰的时候,就会通过绝天渊最深处的裂缝,到乾元界以外突破化神,并且不再回来。

    这绝天渊也就成了魔族进攻乾元界的一个立足点,除非有人能将绝天渊堵上。

    否则的话,这里的魔族永远杀不尽。

    得知了魔族的情况,也帮归元剑仙恢复了一些实力。

    魔族的事,以他现在的实力,也根本没办法去管。

    索性离开绝天渊之畔,返回血影总部。

    修为提升到元婴巅峰,在北渊这边是没有继续提升的希望了。

    想要突破化神,还是要到七星海那边。

    离开之前,需要留下一些后手。

    免得自己前脚离开,后脚老巢就被人掏了。

    回到血影总部,来到他和周鸾居住的小院。

    周鸾也在这小院中,见他回来,满脸惊喜之色:“你怎么去了一年时间?

    绝天渊危险异常,血影的祖师之中,有不少曾经进去探查过。

    即便是元婴修士,也很难坚持太长时间。

    要不是知道你身上有个秘境,能在绝天渊内坚持很长时间,我早就过去找你了。”

    王道远笑道:“放心吧,我哪是那么容易死的。

    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修为还有了突破,成了元婴巅峰修士。”

    他之前的修为,距离元婴巅峰还是有些差距的。

    元婴修士提升一点修为,那都是需要数十年的。

    即便是天灵根,也不太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将修为提升到元婴巅峰。

    “你是怎么做到的?绝天渊中根本没有灵气,那些黑气极其狂暴。

    就连身具神兽血脉的凶兽,都扛不住黑气的冲击。”

    王道远一脸坏笑:“我的肉身可不比凶兽差,这点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

    周鸾在他腰上拧了一圈,疼得王道远龇牙咧嘴。

    “跟你说正经事呢,别乱打岔。”

    “我在绝天渊内,找到了归元剑仙坐化的地方。

    他的魂魄化为八阶归元剑的器灵,那些地仙和大能,还布置了一个阵法。

    将绝天渊内的黑气,转化为驳杂的灵力,为归元剑提供力量,让他镇压绝天渊内的魔族。

    还有归元剑仙的二弟子,每隔万年就去绝天渊内补充剑意。

    归元剑仙的魂魄,也就一直保持到了现在。

    我在七星海修仙界的时候,得到了归元剑仙的传承,还领悟到了归元剑意。

    所以,他也收我为第三个亲传弟子。

    我用灵火帮他炼化那些驳杂的灵力,让他恢复了灵力。

    还用他坐化之前留下的归元剑图,帮他恢复一些剑意。

    我也吸收了一些高阶灵力,再加上归元剑仙的指导,自然也就突破了。”

    王道远之前也跟周鸾说了一些归元剑仙的事,他对归元剑仙还有一些了解的。

    听了这话,她震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随后才说道:“那个一剑斩断祖龙山,劈出绝天渊的人,竟然是你的师尊?”

    “那还用说?我不仅是剑仙传人,还是万兽谷宗主的父亲。”

    周鸾一脸鄙夷之色:“有点本事就得意忘形,我还是万兽谷宗主的母亲呢。”

    “无关紧要的事谈完了,咱们也得谈谈正事了。

    咱们现在都是有神通的元婴修士,生下的孩子绝对是天灵根。

    而且,还有极大的希望身具特殊体质。

    我这一脉人丁单薄,还想开枝散叶呢,要不咱们抓点紧?”

    一个月之后,王道远正在院子里锻造一枚三寸长的小剑。

    周鸾平时还要去处理公务,自己一个人呆在这院子里,也没有什么事干。

    丹器阵三道的水平,都已经到了五阶中品。

    唯有这制符水平,一直停留在四阶下品。

    趁现在不需要提升修为,就花时间提升一下制符水平。

    以他现在的神识和修为,炼制四阶剑符,那是再简单不过了,很快就将小剑炼制成法器。

    正当他打算铭刻符纹的时候,周鸾带着两人走进了小院。

    这两人王道远都认识,一个是徐家话事人徐清河,另一个就是拜入他门下的王家子弟王通烈。

    “道远,徐长老有意与王家通婚。

    我毕竟只是王家的媳妇,有你在我也不好擅自做主。

    这事还是你来决定比较好,我这就把他们带来了。”

    徐清河、王通烈都向他躬身行礼,随后徐清河笑道:“太上皇,我看王通烈一表人才,修为方面天赋也不错。

    我有个嫡女,现在也是筑基后期修为,天赋与通烈相当,年龄也都差不多。

    就想来个亲上加亲,将女儿许配给通烈。

    您作为通烈的长辈,这事自然需要您的同意。”

    王道远笑道:“徐家也是自己人,联姻自然是没问题的。

    我虽然是长辈,但在这事上,也不能强压晚辈。

    只要通烈愿意,我自然没有意见。

    通烈,你意下如何?”

    王道远说徐家是自己人,徐清河脸上也是一副惊喜的样子。

    王家虽然根基还比较浅,但有王道远这个北渊第一高手坐镇。

    再加上天斩山脉海量的资源,以及东海无穷的扩张空间。

    以后盖过其他四个顶尖势力,也不是不可能。

    现在与王家攀上关系,可是一本万利的事。

    王通烈脸皮还是有点薄,支支吾吾半天,才说道:“重孙愿意。”

    徐清河喜上眉梢,王道远点了点头:“既然如此,这事就定下了。

    我这个当太公的,也不适合亲自操办。

    怎么准备亲事,就由德恭做主,他是通烈的叔辈,辈分正合适。”

    徐清河拱手道:“多谢太上皇,我这就带着通烈,去请德恭道友。”

    随后,两人走出小院。

    “这徐清河也真是个会顺杆爬的,现在就称德恭为道友了。

    通烈这孩子也不错,看起来挺木讷,下手可不慢。

    才拜师一年多,就把师姐骗到手了。”

    周鸾瞥了他一眼:“王家有几个真正的老实人?大部分都跟你差不多,看起来像正人君子,实际一肚子坏水。”

    王道远当时就不乐意了:“二哥不是老实人吗?哪位见过他的前辈,不说他是实诚?

    再说了,当年可是你先对我图谋不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