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桃源小神医 > 第753章 冰释前嫌
    晨晨超市!

    听到这四个字,王晨瞳孔猛地紧缩了一下。

    以他的名字来为超市命名,这依然表明了母亲对他的爱意。

    一时之间,王晨刚擦掉的眼泪又在眼眶处打起了转来。

    看到他这般神色,柳长柱又说道:“这是他们回到县城后开的第一家超市,可以说,也是靠着这家超市才有了如今的家业。

    最初的时候,这个超市名叫‘一家亲’,后来开设第二家超市,也就是三年前的时候,你妈将它改成了晨晨超市。

    前几天她给我打了通电话,让我陪着她去工商局对那家超市做了法人更替,

    她本来是准备直接将超市过户到你名下的,但到了之后,才发现只拿你的证件号码并不能办理,必须得你本人拿着证件一起前往才行。

    得知这些之后,我本来是想劝她将你叫来的,但是她出于病情的原因,以及不知该如何面对你,便拒绝了,随后,她又让我带着去了一趟公证处。

    她写了一份财产转让书,并做了公证,这样一来,日后等她去世,那超市自然就会落到你的名下,届时你只需要去工商局变更一下名字即可。”

    听到王晨眼圈通红的摇了摇头:“那些东西我不想要,我只想要我妈能够健康平安!”

    说着,他猛然站了起来:“蕾姐,买车的事你先跟我舅舅谈吧,我去我妈那一趟。”

    此时此刻,王晨的脑海中就只有一个念头。

    立刻马上,见到他母亲柳一倩,然后带着她去看病,如果王晨自己能看,那王晨就竭尽全力去医治,若是他的医术不行,那便带着母亲去找更好的医生!

    这样的冲动,源于骨髓深处的情感,更也源于一个儿子对母亲的歉意!

    二十年被抛弃的滋味的确很委屈。

    但是,那些委屈与一个母亲怀胎十月的痛苦是无法比较的,同时与柳一倩如今为王晨付出的这些良苦用心,更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看着王晨迫不及待想要离开的样子,童蕾当即点头。

    不过,就在她准备送王晨出门时,柳长柱却是先开口道:“你现在不能去找她。”

    王晨眉头紧锁的问道:“为什么?”

    此时,不仅是他颇为疑惑,就连童蕾也很想不通。

    毕竟,柳长柱说这些,目的就是在化解王晨与柳一倩误会之余,也想让王晨尽早去找他母亲嘛。

    如今,该说的大概都说了,柳长柱也没有理由去阻拦王晨啊?

    迎着二人投来的诧异目光,柳长柱怅然说道:“我刚才跟你说的那些,都是你妈不想让你知道的。

    之所以不让你知道,一是因为不想拖累你,二是因为不知该如何面对你,三……则是她不想你看见她现在那病态的样子。

    这些,可是我发了誓说要帮她保密的,若是你这般急匆匆的去了,她肯定能猜出是我告诉你的。

    我倒不是怕她骂我,主要是你去的较为突兀,会让她在毫无防备下,难以接受你的出现。

    她患的是心脏方面的疾病,你是学医的应该很清楚,心脏疾病很忌讳情绪波动太大。

    所以你要是就这么过去,且不提她的那些想法,仅是她的身子骨恐怕也是受不了的啊。”

    听到这里,王晨身上那急切的气势顿时消散了大半。

    他有些苦恼的说道:“那……那该怎么办?”

    “是啊,总不能不去吧?”童蕾也问道。

    柳长柱想了想:“去,肯定是要去的,不过你得尝试着去用一些能让她慢慢接受的办法才行。

    一方面能顾及一下她的感受,另外一方面也能在她身体情况允许下,逐渐与你拉近距离。”

    王晨挠了挠头:“您的意思是,让我慢慢接近我妈?”

    柳长柱说道:“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吧。我知道这么做会让你很焦灼,但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为了你妈的身体情况,你还是再忍忍吧。”

    王晨吐了口浊气:“那就听您的吧。”

    柳长柱拉着王晨又坐了下来,而后从旁边拿起香烟递给他一支后,又说道:“说完了你妈那边,再说说我这边。

    我是你舅舅,哪怕你爸妈对你不管不顾,我作为亲娘舅,按理说这些年也是应该要照拂你一二的。

    而我当初,也确实想过要去看看你,但是早些年我因为冲动犯了点事,也是去年才从监狱里放了出来。”

    听到这,王晨先是神情一怔,他没想到柳长柱竟有这样的过往。

    如此,他心里那一点点的抵触倒是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王晨摆了摆手:“我没有怪您。”

    柳长柱摊手道:“我知道,这些年虽然我没见过你,但出来之后,你妈妈也跟我说了不少关于你的事情,

    你是个有上进心又有善心的好孩子,我跟你解释,以及说出你妈妈不让我说的这些,

    不完全是为了解除所谓的误会,主要是不想你留下什么遗憾,也不想让我和你妈留下遗憾。

    毕竟,你现在是你妈妈最惦念的人,而我呢,在最好的年纪去了监狱,如今出来也已经过了结婚生子的岁数,直白的说,我这边无儿无女的,也早已将你当做了最亲近的晚辈。”

    王晨歉意的说道:“您们的这些苦心,我都知道了,我很内疚,知道的有些太晚了。要是早一点知道,怕是事情也就不会发展到如今的地步。”

    “这不怪你。”柳长柱说道:“你妈完全是一片苦心,但你爸那边,虽然有苦衷,但近些日子对你做的那些事情确实是过分了一些。

    他们那么对待你,那你对他们对我们心怀敌意,也都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嘛。”

    王晨皱眉说道:“我爸明明知道我妈是因为病跟他离婚的,那他就算对我妈不管不顾,也不应该再离婚后不久就又娶了一个吧?对于这事,我着实想不通。”

    柳长柱唇角动了动:“我也想不通,大概是想找个伴?或者找个能照顾王野和王晴的妈?毕竟他是大老爷们,很多事情都做不来的嘛。”

    王晨笑了笑:“或许是这样吧。”

    “不提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柳长柱摆了摆手:“我带你们去看看车吧。”

    “刚才不是已经看好了嘛。”童蕾指着他们之前定下的那辆商务车说道。

    柳长柱神色古怪的说道:“再挑一辆其他的吧,那辆车不适合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