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桃源小神医 > 第752章 良苦用心
    柳长柱的这番话,让王晨的心底掀起了巨大的波澜。

    王晨被柳一倩和王天霖抛弃了二十年,这些年遭受的委屈,让他每次在面对关于亲情的话题时,他总会以偏执的态度去宣泄心底的愤怒。

    以至于,他从未仔细的去想过更深层次的东西。

    所以当此时听到母亲身患疾病已经到了弥留世间的地步时,他那心中顿时掀起了酸楚之意。

    之前的遭遇,的确很让他觉着很憋屈,也很愤怒。

    但是,在真正的生死面前,那一切却都是苍白无力的。

    此刻心绪颇乱的王晨,急切的想搞清楚这所有的事情。所以在听完柳长柱的话之后,他不仅猛地往前凑了一下身子,就连脸上那困惑神色都浓烈了极致。

    迎着他投来的询问目光,柳长柱长呼一口气,点头承认道:“没错,他们之所以会在突然间离婚,的确是因为你妈妈的病。”

    王晨皱眉道:“为什么要用离婚这种方式呢?虽然我不了解他们的具体情况,但也大概清楚他们的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凭他们的经济条件,完全可以带着我妈再去治一治,纵然实在治不好,也完全没必要离了婚,独自去生活啊?”

    柳长柱叹了口气:“她选择不治,是因为她想把家业留给你们,而不是浪费在她那将死之人的身上。

    而之所以离婚,是因为不想给你们平添麻烦,也不想在你们兄弟姐妹正成长的重要关头,拖累了你们。”

    “自己的孩子,哪有什么拖不拖累的说法啊?”王晨微微拢拳,有些气愤的说道。

    柳长柱摇了摇头:“你还没有娶妻生子,自然也就很难理解为人父母做这种决定的感受了。

    而事实上,他们这些年其实也没赚多少钱的,最开始的时候是给人打工,赚的钱勉强养家糊口。

    后来做生意虽然赚了点,但大多的钱都花在了那三家店铺上面,租赁毕竟不是长久的事情,唯有将店铺完全买下来变成自己的,最终赚的钱才能都攒下嘛。

    说起来,他们是前年才刚刚把之前买店铺的贷款还完,而去年算是真正的攒了一年的钱。

    在攒了点之后,他们就有了要把你接回来的想法,当时通过跟村里那边打听,得知你在外读大学,再有一年才毕业回来。

    所以他们就把接你回来的想法又压了下来,准备你毕业之后,接你回来,给你一家店铺,这样一来只要你胡闹,那家店铺足可以让你后半生衣食无忧。”

    “所以,三家店铺对应的是王晨他们兄妹三人?”童蕾这时开口问道。

    柳长柱摇了摇头:“王晨爸妈的想法是,三家店铺分别给王晨和王野一人一家。

    然后剩下的那家呢,他们两口子先拿着,毕竟王晨和王野年纪相差不多,都已经到了结婚的年龄。

    他们就想着,给他们哥俩的店铺留作他们自己生活用,然后留下的那家呢,一方面是赚钱供王晴读书,另外一方面是他们自己生活,顺便再给这哥俩攒点彩礼钱。”

    说到这里,柳长柱又看向了王晨:“原本,这一切他们规划的都是很完美的。

    可是,就恰恰是在这一切都刚规划完毕,准备接你回来付诸于行动的时候,你妈妈突然病倒了。

    病来如山倒,这话应对的可不仅是病人自己,更还牵扯着这个家。

    当时他们询问过医生,医生说保守治疗的话,倒也能延续几年的寿命。

    但是花费却是极大的,一年起码得六七万的花销,这还是保守估计,

    听完医生的话,你妈想都没想就拉着我和你爸离开了医院。

    她跟我们讲,那些钱不能花在她的身上,得用在你们兄妹三人这里。

    我和你爸当时都劝她钱可以再赚,先治病要紧,可是她却坚决的不听劝阻。

    她跟我们说:这些年对晨子亏欠太多了,年幼时不曾有过父母的疼爱,年少读书时又没有过父母的帮衬,如今他就要毕业了,马上就要面对结婚生子这等人生大事。

    不管是出于对晨子的弥补,还是一个父母该尽的责任与义务,都理应在这重要的关头给他最大的帮助。”

    在听到这里时,王晨已经不仅仅是心里酸楚了,那眼眶都红润了起来。

    尽管这一行前来,他未曾与母亲见面,但听完柳长柱这番话之后,却是都能清晰的联想到母亲说这些话时候的那种无私感。

    他能感受到,母亲是真心的在为他着想。

    所以,这种直击灵魂深处的情感撞击,真的让王晨心里颇为难受。

    柳长柱在微微停顿后,又继续说道:“你妈妈从来都不是个偏心的人,

    她在顾及你的同时,也在想着王野和王晴,她说王野被宠坏了,以后难免会吃很多亏,给他一家店铺,日后再不济也还能有个托底的地方。

    至于王晴那里,她也留下了一些钱财,尽管不多,但王晴日后嫁人时,也算是能把那些钱财当做嫁妆,风光出嫁了。

    可以说,她近乎是将所有的家产,都分给了你们兄妹三人,并没有留给她自己半分。”

    言语至此,柳长柱拍了一下王晨的肩膀:“而在给你们兄妹三人分割家产的时候,她特意将最好的那一份留给了你,她说了,临死前总归是要尽全力去弥补你的。”

    吧嗒!吧嗒!

    王晨原本在眼眶里打转的泪珠,这时再也忍不住的涌了出来。

    他擦了擦泪水,深吸一口气说道:“她……她真的太傻了,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们大可以自己奋斗家业,而她则是应该先用那些钱来治病的。”

    柳长柱叹气道:“为人父母,皆是以全身心为儿女着想,特别是在这样的时代下,

    若是没有父母的帮衬,凭你们这样的年纪,又如何能在本该结婚的年龄,奋斗出女方家庭索要的房子车子还有天价的彩礼呢?”

    “我……”王晨语塞了一下,恍然明悟了母亲的那番良苦用心。

    柳长柱又拍了拍他的肩膀:“之前的一切,她们确实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但是我真心的希望你,能暂且放下那些委屈。因为你妈妈也是真心不容易的。

    如今,她已经时日不多了,你要是有空,就多去看看她,哪怕只是陪她聊聊天,或者吃几顿饭,我相信她也是能倍感欣慰的。”

    “她现在在哪?”王晨抽泣一声,声音略显沙哑的问道。

    “LC区永和街,晨晨超市!”柳长柱一字一顿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