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在镖人成为传说 > 第17章,再吊高一点
    刀马勾着性感的嘴唇道:“哈,你看,为了我们之间不产生误会,我特意留了这位常公子一命。

    现在我很想知道,今天这些人来找我麻烦,是否是你的命令?

    如果是你的命令,那就可惜了,咱们之间只好撕破脸皮。”

    接着刀马用脚蹭了蹭常福的头,继续道:“如果不是你的命令,那便是你这条狗擅自惹事,他就交给你处理吧。

    我倒是想要看看你那所谓的规矩。

    是不是真的没有例外?”

    面对刀马这一招杀人诛心的阳谋,常贵人立即陷入了两难之地,自己定的规矩要是自己当着所有手下食言,以后何谈在西域图谋立国?

    而且,常贵人心知肚明自己这儿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是在和自己抢“美人”。

    再加上平日里常福在背后也对自己有诸多不满,这已经触犯了他的大忌。

    目光冷冰冰地扫过常福,然后逆着三角眼打量一番刀马那魅惑天成的脸蛋和匀称身材,极力隐藏住那股躁动,沉声道:

    “若是没有例外,你能为我做什么?”

    刀马笑了,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点着唐刀,不紧不慢说:“听说铁面无私之人都是心怀野望的人,如果是这样,为你做事好像也不错,我会认真考虑一下。”

    形势转瞬即变,常福感觉到了一种大恐惧,顿时痛哭流涕喊:“爹爹,不要这样啊,爹爹,我不想死啊”

    觉得聒噪,刀马踢了常福下巴一脚,让他说不出话来,然后面向常贵人。

    伸手客气做出邀请状:“你来?还是我来?”

    常贵人死死盯着他,良久才不喜不悲地颔首:“我来!”

    说着,右手一抖,一根绳套像利箭似的,在空中划过优美的弧线,下一秒精准套住常福的头,勒向高空,悬在横梁上。

    “啊!,爹爹,爹爹,我是你儿子啊,爹爹,爹爹

    你虎毒食子,你不得好死啊,你要遭报应的”

    常福只是个没入品的普通武者,挂在高空嘴巴这样一张一合,可惜下巴脱臼了,这些呐喊没能发出声,挣扎着坚持没多久,就断了气。

    嘿,是个狠人,这就是父慈子孝么,我愿意称你为天下第一好父亲刀马看着这个拼爹失败的常福慢慢咽气,心里忽的有种直觉,感觉对面的常贵人可能图谋不小。

    同时菊花也是莫名一紧,不论哪个朝代,杀子之仇都不共戴天啊,看来这人是不能留了。

    只可惜,今日过后,自己很可能会成为大隋朝的通缉犯。

    毕竟边关每一个命官都涉及到大隋朝在西域的脸面,命官被杀了,朝廷不可能没有动作。

    想到日后会有无尽的麻烦,刀马也是头皮打颤。

    可是,自己修练金刚经第四见——“见取见”,得遵守本心才能修成,要不然道心受阻。

    况且,自己也不是那种愿意受委屈的人。

    所以,常贵人必须死。

    要不,除非,把赤沙镇的目击者杀光?

    不然没能幸免。

    但是这个念头也就一闪而逝,因为刀马明白,自己是决计做不出这种屠镇之事的。

    眼睁睁看着儿子落气,常贵人眼都不眨一下,侧头问:

    “怎样,刀马!”

    “考虑清楚了吗?”

    “啊?”刀马托着长音,抬头望着常福的尸身,不无感叹道:“大人不愧是中原王朝的命官,心中朗朗乾坤,刀马佩服,只是可惜了”

    常贵人眯着眼睛:“可惜什么?”

    刀马半转身,一脸期待地说:“其实还可以吊得更高点,我喜欢看尸身高高挂起,在空中像旗帜一样飞扬,那种感觉你能知道吗,很美”

    “呵呵!”常贵人垂着眼皮笑一声,手一挥,立马有手下跑去把常福的尸体升了起来。

    尸体一直升到横梁顶端,升无可升为止。

    此情此景,现场陷入一片诡静。

    府衙过来的所有武者,见到平日里作威作福的公子就这样被自己父亲杀死了,成了大漠里的一具风尸,众人心中一片胆寒。

    这些武者本能地想退后一步,离那常贵人远点,可观一眼常贵人的高大背影,却不敢擅动。

    现场的一举一动都在常贵人眼里,但他不为所动,目光扫过儿子的尸身,随即停在正受刑的双头蛇身上,抬起手随即又是一挥:“加大力度。”

    “是,大人!”正在施行的五个壮汉喝一声,也是拽紧绳子加大力度。

    “呼呼”套在脖子上的绳索再度被勒紧,只能出气不能进气的双头蛇感受到了绝望,感受到了生命正在消失。

    但看到为自己撕心裂肺的妻儿,心有牵挂的双头蛇猛地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挣扎着朝刀马大喊:

    “客官!”

    “你要答应我!”

    “让我这条贱命,死的有点价值!一定要答应我的请求,求你了,客官!!!”

    “呵呵!”常贵人蠕动屁股下巴,冷笑一声:“再用力!”

    “是,大人!”

    “客官后事就拜托你了”死前,双头蛇还想乞求一番,可惜绳索已经慢慢嵌进肉里,让他没法再出声。

    “爹!”

    眼睁睁看着“那个人”的面目逐渐扭曲,阿来崩溃地大喊一声,接着毅然朝刀马一跪,匍匐在地痛哭着磕头:“大侠!请您救救我爹吧。”

    “求求您帮帮我们家吧,大侠!”

    “大侠,只要您救救我爹,我今生愿意为您做牛做马”

    这傻小子,你终于认你这个爹了么,不过这印象还不够深刻啊刀马瞥一眼地上的阿来,轻声说:“呵,别傻了,我来这个镇子,就是为了杀你爹。

    同时我也不是什么大侠,只是一个为了生计而奔波的俗人而已。”

    求救无望!

    阿来抬头见刀马压根没理会他这个小蝼蚁,也是悲从中来,起身大喊一声“爹!”,就不顾周边常贵人的手下,一把冲了出去。

    “阿阿、阿来”此时双头蛇虽然还强撑着眼睛望向自己的妻儿,可委实没了气力。

    “爹!我来救你!”阿来跑到横梁下,双手拖住双头蛇的脚,咬牙踮起脚尖一寸一寸往上耸。

    “哎唷唷,可真是孝顺呐!”常贵人刚杀了自己的儿子,很是痛恨别人在自己面前表演父慈子孝,眼睛一眯,下令道:

    “给我再吊高一点。”

    ps:新人新书,收藏很重要,各种票票也很重要,求各位顺个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