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在镖人成为传说 > 第16章,这事该怎么算?
    半皇巅峰,或者超凡

    这八小姐的修为强的有些超出刀马意料。

    要知道,老莫也才玄士中阶,就是西域三十六小国,龟兹国五大家族之一莫家的家主。

    河东裴氏家主,裴世矩,是大隋朝派往龟兹的镇守使,也才儒家立命境巅峰,距离超凡还差一步。

    而佛家功法,从凡夫僧步入到僧宝的行列,意义重大。

    但是这个绝不是那么容易的,必须要断尽“见惑”才行——也就是五见:身见,边见,邪见,见取见,戒禁取见。

    而自己穿越到这个世界,修炼“往生井”里那和尚给的金刚经,四年也才完成前三见的修炼。

    现在修到了第四见——“见取见”,相当于武者体系的玄士巅峰。

    只有修完最后一步戒禁取见,才能踏入超凡,步入延年益寿的僧宝行列,获得初果须陀洹。

    当然了,根据棺材中那和尚的信息,这个果报非常殊胜,从此不会再入三恶道(畜生,饿鬼,地狱),也就是意味着和三途绝缘了。

    往后就算死了,也只会在三善道中轮回(天人,阿修罗,人间)。

    可自己要获得初果须陀洹,何其艰难?

    更何况后面还有二果须陀洹、三果阿那含和四果阿罗汉,那是现在自己想都不敢想像的境界。

    看来在西域龟兹这个小地方呆太久了,自己真的成了井底之蛙,仅仅一个云州霸主大隋朝的暗卫就有如此多的高手。

    那天下九州呢?

    不敢想,不敢想。

    我是地球灵魂,我是穿越者,我有阿Q精神,按理我应该是这个世界的主角现在距离这些太过遥远,刀马想的脑壳痛,自我安慰一番后,也就干脆不想了。

    反正呀,机缘什么的,漂亮小姐姐什么的,该来的肯定会来的,我坐着等就是了。

    最后,刀马走进几步问:“你曾经有没有杀过一个女人,河东裴家三公子的心上人?”

    双头蛇想了想,一阵恍惚,哑声道:“对不起了,客官。我为公为私,一生杀的人太多,记不住了。”

    刀马无言,也是好奇:“你堂堂一个地煞成员,怎么会混到这地步?”

    双头蛇看着手里的双刀,眼里黯淡无光:“我逃出雁门关就隐世埋名,这身功夫不敢再用,虽然西域三十六国实际上不归大隋朝管辖,但大隋的暗卫无处不在。”

    讲到这,双头蛇抬头对向刀马,悲声低叹:“曾以为,这辈子再也不会提刀了,可事到如今,我已经没有退路。

    我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客官您对这桩买卖是否满意?”

    刀马慢慢悠悠又走两步,勾着性感的嘴唇微笑道:

    “满意,要是你能回答我最后一个问题,你的人头加这些答案,我出价1000金币。”

    双头蛇缓缓点头,“这价钱诚意,客官请问吧。”

    刀马道:“你们灭杀冠军侯满门后,那有关仙佛的莫大机缘找到了吗?”

    “找到一部分,但具体的我不清楚,我的级别不够。”到了这地步,双头蛇也不再隐瞒,实话实话。

    “谁的级别够,天罡呢?”

    “我猜测,位列前几位的天罡应该知道一些细节内幕,但也不全。客官要是想知道全部答案,得去问八小姐和那位公公。”

    那算了吧,威震天下的冠军侯都被他们杀了,我现在不想死呢可是,一想到这些人,刀马的头就下意识很痛,这非常不对劲。

    按道理,修为达到这个阶段,身体一般病痛早就不会有了。

    正在刀马沉思之际,双头蛇躬身请求:“客官,我想拜托你您一件事。”

    四目而视,刀马安静没说话,心道你这颗人头就不要妄想存留了,我肯定要带走的,至于其它的事嘛,给个面子决定先听听。

    双头蛇说:“赤沙镇已经没有我们家的立足之地,我现在又犯了禁,横竖都逃不过一死,只好剁了这公子,再跟常贵人他们拼了。”

    哪里有反抗,哪里就有压迫,你们要是拼个两败俱伤,我等会还能回收点装备刀马点点头,认可这主意。

    双头蛇继续道:“我死了以后,求客官把这1000悬赏金分给这孤儿寡母,要是再带他们娘俩离开这赤沙镇,寻一处地方安置,我就死而无憾了。”

    真是条汉子,难道你不知道你家娘子美貌么刀马轻笑一声,道:“老板,你是不是有点自信过头了,凭什么认为我会帮你?”

    双头蛇顿时尬住了,许久才说:“客官也有个孩子。

    而且根据我的观察,您还是个非常好的父亲,从夹菜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

    接着他话一转,满脸苦涩道:“可我却从来不是个好父亲。”

    “我的双手沾满了鲜血,无论何种下场,都是罪有应得。

    只是我的家人,我亏欠他们的一辈子也还不完。

    我想,

    客官,我想给儿子留点什么。

    哪怕一次也好。”

    真是父爱如山啊,本性是露出来了么,靠,我差点感动到泪目,可是,你话是不是有点多了,反应还是那么迟钝刀马的目光掠过双头蛇,看向了客栈右侧墙壁。

    嗖!

    一声轻响。

    一根绳索迅速破墙而入,瞬间套住双头蛇的脖子,往高空勒去。

    “啊?”

    双头蛇惊愕一声,反应过来想要挣扎时,才发现全身力道已经被封住,接着又是四根绳子飘过来,锁住了双手双脚,最后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吊在一根横梁上。

    “爹!”

    “相公!”

    突然的变故,把客栈老板娘和阿来吓蒙了。

    “咳呃呜呃”见到妻儿在下面急到发狂,双头蛇再一次试图挣扎。

    可惜,绳子越勒越紧,越挣扎越紧,到得最后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的份。

    “爹爹!爹爹!你终于来了。”熟悉的绳子出现,已经傻了的常福登时半起身,扬着手往骑着枣红战马的常贵人爬去。

    常贵人没有第一时间搭理常福,那硕大的牛眼睛扫视一圈客栈,满地的尸体,满地的碎肉,满地的血,这是毁坏自己图谋立国的根基啊,顿时让他火冒三丈。

    “爹爹!您都看见了吧,都是他们杀的,都是这个美人沟杀的啊,一定要他们统统吊起来

    唔!把这个美人沟抓回去伺候您。”常福没看见自己父亲脸都快黑了,还在那拼命爬,拼命喊,拼命哭诉。

    自己身为大隋朝的命官,光天化日之下被这样揭丑,常贵人恨不得立即宰了这畜生,登时铁青着脸骂道:“你在搞什么?谁让你擅自行动的?”

    啧,这厮的求生欲还挺强刀马向前走几步,一脚死死踩住常福的头,就把目光放到了来人身上,好言道:

    “常贵人,你的手下大中午的闯入我客房,打扰我睡回笼觉,你说这事该怎么算?”

    ps:新人新书,收藏票票很重要啊,请大家顺手帮个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