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在镖人成为传说 > 第14章,碰就死无全尸
    见到阿来被双头蛇从塌方墙壁下被拖出来。

    常福也是露出了戏谑的表情,右手扬起马鞭就照着阿来的面目抽了过去。

    双头蛇这次终于不再那么迟钝了,身子往前伸,及时趴在儿子身上,低着头、弓着背,硬挨了下。

    马鞭落在双头蛇背上,顿时衣衫碎裂,血肉纷飞。

    “相公”旁边的客栈老板娘急了,吓得花容失色扑了过来。

    “我、我没事。”双头蛇低声安慰。

    常福骑着汗血宝马围绕半趴在地上的一家三口一圈,就趾高气扬地宣布:

    “贱民,听好了。”

    “我这趟是来给常贵人办事的,今天之内不缴清税款,你们就得把客栈交出来!”

    听到今天就要缴清税款,双头蛇也是大惊,半抬起头问:“呃,公子,期、期限不是不是还没到吗?”

    常福喝道:“给我住嘴,贱民!”

    “我听说,你们家专程请了一位高手来对付我们,你以为我们不知道?”

    “什么来抓逃犯的,不过是掩人耳目罢了。

    我看你们是想造反!”

    说着,常福手一挥,命令道:“来人,把他们抓起来。

    剩下的上楼,去搜那粗鄙的莽夫。”

    “是,公子!”身后二十多刀手纷纷拱手。

    我今天就要得到那美人沟,我今天就要在这宠幸那粗鄙的莽夫此刻,常福脑子里满是这个念头,也是他今天偷偷瞒着他爹出来的主要目的

    客栈二楼。

    刀马伸手摇醒小七,低声道:“小七,起床了,这回笼觉看来是睡不成了呵。”

    小七睁大眼睛,“刀马,是不是有双头蛇的消息了?”

    刀马摇头,抽出一把唐刀感叹道:“不是,是要变天了。

    天气预报说明天是阴天,有人不想看明天的太阳,我得去送他们一程。”

    就在这时。

    窗户“轰”地一声,被一个鲤鱼跃龙门的大汉撞碎,刀花瞬间由窗口而至,直扑刀马面门。

    扑!

    刀马略微侧头让过,手中的唐刀轻轻往前一劈,两块尸身顿时掉落在地板上。

    砰!砰!砰!

    屋顶出现三个洞窟,三道人影犹如九天之上的银河,人刀合一,手持利刃,结三才阵笔直地朝刀马杀来。

    啧,倒是吸取了上次教训,知道派三个上武者来了,可是,不还是废物么刀马看都懒得看一眼,唐刀随意往上一撩。

    铿锵一声,三把环首刀纷纷断裂。

    接着,刀马手握唐刀一扫。

    扑通,扑通

    六节尸身依次掉落,在木地板上整整齐齐拼凑成一朵血色的花,甚是美观。

    见到往常的画面,小七也是非常自觉,体现了良好的自我修养,立即用双手捂着眼睛,萌声高喊:“一,二,三,四”

    只是喊到“九”时,小七停住了,然后松开一只小手问:“刀马,九后面是什么?”

    凌空的刀马此时忙着呢,又是连番砍了三个好大的人头才落地,,说:“小七,这回就不用数了,爹明天开始教你十以上的数字。”

    楼下。

    此时双头蛇正跪在地上求饶:“公子,冤枉啊!”

    “放我们一条生路吧,楼上那人我们根本不认识,和我们没关系啊。”

    “天真!”一脚踢翻苦哈哈的双头蛇,常福居高临下地讥笑道:

    “有没有关系不重要,都是我说了算。

    不过,你们反正也要没命了,如实告诉你们也无妨。

    常贵人早就看上了这风来客栈,切断水源,收税加税,就是为了赶你们走。

    没想到给了你们这群贱民那么多机会,却还死赖到今天。

    真是不识好歹!

    所以,你们今天结果是注定了,只有一个。

    那就是,死!”

    到这,常福对拿大锤的手下吩咐:“先这个女人吧,我最讨厌如花似玉了,等会慢点锤,好好锤,要锤成肉饼,要让我感受到双倍快乐。”

    “是,公子!”

    拿锤武者出列,舔个舌头,龇牙咧嘴满脸都是凶笑,盯着客栈老板娘的头,也是缓缓举起了磨盘大的铁锤。

    “娘!娘!!娘!!!”旁边被绑着的阿来看着这一幕,脸上充满惊惧,立时像个蚯蚓一样在地上猛烈蠕动,想去救人。

    “啧啧,好一幅母慈子孝啊,人间真是令人感动。记得告诉你娘,下辈子带着这张脸投个好胎,最好化作男儿身来伺候本公子。”

    人间惨剧越悲切,常福就越激动,走过去一脚踩住阿来的头,摇头晃脑甚是得意,只觉这一刻体态轻盈,飘飘入仙。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危机时刻,地上跪着的双头蛇缓缓抬起了头,左眼瞳孔正是妻子要受极刑的画面,右眼是儿子被踩在地上蹂躏的惨状,喉结微动,发出一串串怪异地笑声。

    “死!”

    当铁锤快要落到客栈老板娘头上时,拿锤武者得意地吼道。

    “死!”

    当铁锤快要落到自己妻子头上时,双头蛇肩膀一耸,以一种诡异的形式站立起来,接着像风一样飘了出去,平时那用来讨好人的嘴巴,此刻也是低声说出了一个“死”字。

    “啊!!!”

    忽的,一声悲痛欲绝。

    拿锤大汉还没享受到杀人的那一幕,只来得及惨叫一声,却发现自己的上半身飞起来了,那视线里,自己的腰身以及双膝杵在地上,正窟窿窟窿冒着血泡

    “我这是,我这是要死了吗,我怎么会死”拿锤大汉最后的意识还在疑惑的时候,那快要散去的瞳孔里愕然出现了持双刀的客栈老板,正挥刀追砍了上来。

    双头蛇斜着眼睛,双刀起,双刀落,这节完好的上半身,立马化成碎屑,在空中下起了血雨。

    事情发生太快。

    刚刚还像狗一样苦苦哀求的客栈老板,下一瞬竟然化作了剁肉的屠夫。

    常福愣住了!

    客栈老板娘抬头望着凌空的相公怔住了!!

    匍匐在地的阿来停止挣扎,瞪着眼睛,大张着嘴,更是惊住了!!!

    这是那懦夫客栈掌柜?

    这是自己相处十来年的相公?

    这是自己口中那废物爹爹?

    砰!!!

    又是一声炸裂,地上那半截尸身也化成了成百上千的血水。

    只见双头蛇手持双刀,抬头盯着常福,半眯着眼一字一字道:“你们打我、骂我、欺我、辱我、恨我,

    怎么样我都可以接受。

    但是

    但是!

    不许碰我家人一根寒毛!

    碰就死!

    碰就死无全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