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在镖人成为传说 > 第13章,变故
    刀马衣袖轻轻一拂,木门栓响动。

    房门又开了。

    你既然这么需要钱,那我偏不如你意刀马伸手示意:“夜太深,掌柜,请你出去,我要休息了。”

    闻言,老板睁开眼睛,问:“我就是双头蛇,你为什么不信我?”

    刀马盯着他看了一阵,忽的咧嘴一笑,唐刀瞬间出击,刀背直拍老板腰身。

    咚!

    一声响!

    客栈老板直直倒在了门外面。

    生活是把诛心剑啊,这样的杀手被打磨的,连普通的招数都没反应过来么刀马心里琢磨着,也是起身来到门前,看着地上的人道:

    “一个人,做了半辈子的杀手,面对突然的袭击,戒心便会成为本能。

    这么简单的一击都挡不住,就别冒充高手了,快点回房睡觉吧,晚安。”

    说着,刀马张开双手打算关门。

    “等、等一下我真的是双头蛇,有诅咒印记为证。”见到事情没往自己想的方向发展,刚才还抻着一股气场的客栈老板顿时又变成了原样。

    又变成了那副唯唯诺诺的可怜人,神情之间都是焦虑,为了金钱而担忧,为了家人而恍惚。

    “别闹,掌柜的,早点睡吧”效果不错,刀马只是扫了眼,吱呀一声,门合上了

    次日早上,天际红彤彤的一片,太阳又慢慢挂了起来。

    阿来见到刀马带着小七下楼吃早餐,立马迎过去热情地问:“大侠,你昨晚睡得好不好?”

    刀马轻点头,“还不错,你们客栈有种让我宾至如归的感觉,睡得舒坦。”

    “嘿嘿,嘿嘿”被崇拜的大侠称赞,阿来伸出右手无措地挠挠脑袋,咧嘴高兴笑着,连忙又问:“大侠,早上想吃点什么?”

    刀马落座,余光扫一眼大厅里的人,又瞄了瞄正在忙着备菜的客栈老板,缓缓道:“和昨天一样吧,羊汤面,酱牛肉,来大份。”

    “诶,好勒,您请稍等。”阿来献殷勤似的连忙跑去了后厨。

    有小老板这个后门在,东西上的挺快。

    阿来端个菜盘,把面和牛肉摆桌上,接着自来熟的立在一边不走,眼睛看着刀马,嘴巴细碎蠕动,似乎好几次想张口,却最终又没勇气。

    刀马拿起筷子一边搅面,一边问:“小兄弟,你还有事?”

    阿来结巴说:“大、大侠,我想我、我可以帮您忙,帮忙找到双头蛇。”

    这傻狍子,双头蛇就是你爹,你要手刃亲父么刀马不理他,埋头专心吃面。

    面的味道不错,酱牛肉也像客栈老板娘一样,很有风情。

    不到半刻钟,一大份面和一碗牛肉已然下肚,吃饱喝足的刀马稍微伸了伸懒腰,抬头见到这小老板还站在旁边不走。

    也是叹口气道:“小兄弟,你的好意我领了,可我的事用不着你操心,你去忙自己的吧。”

    人生难遇到这么好的机会,我不能放弃阿来支支吾吾说:“我、我想请您收我为徒。”

    刀马掀起眼皮瞅了他眼,想了想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佩递过去:“习武修道看的都是机缘,天赋和悟性很重要,这玉佩你拿着,什么时候悟透了,可再来寻我。”

    “唔,大、大侠”面对突如其来的机缘,阿来刹那间激动地快要哭了。

    “拿着吧,谢谢你曾帮我照顾小七。”

    说着,也不给阿来再次说话的机会,起身招呼:“小七,走,我们上楼再睡个回笼觉去。”

    小七眼珠一转,萌声道:“刀马,我还没跟老板娘打招呼呀,我先打个招呼。”

    “老板娘,早上好。”

    刀马,“”

    阿来,“”

    客栈老板娘愣了愣,下一秒也是回应:“早上好,小七。”

    回到房间,小七一骨碌爬床上就问:“刀马,你怎么把我玩的玉送人了?”

    刀马背身一挺,也是躺到了床上,双手抄脑后舒舒服服道:“没办法呀,你吃人嘴短,得还人情啊。”

    小七又道:“刀马,不要还人情呀,客栈老板娘可不是外人。”

    这小子,能不能不要揭爹的短,爹也就这点爱好了刀马懒得说,直接一巴掌盖过去,轻捂住小七的脸,让他睡觉

    楼下后厨。

    “相公,你昨天回来到现在都不说话,和常贵人到底谈的怎么样了?”客栈老板娘一边张罗自个家的早餐,一边问。

    听到这话,双头蛇握菜刀的手紧了紧,本就没站直的腰身更弯了。

    见到这幅样子,身为多年枕边人的老板娘什么都明白了,也是收起脸上的忧愁赶紧安慰道:

    “相公,难为你了,我们先吃早饭吧。”

    “别、别担心,我会想办法,我会想到办法的”又一次让妻子失望了,双头蛇内心的愧疚又多了一分。

    “哼,每次都是空手而归,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肯定又被揍了。”旁边坐着等餐的阿来一看见自己亲爹这幅窝囊样,真是气不打一出来。

    “阿来,说过你好多次了,你竟然还这样顶撞你爹?”客栈老板娘有点气恼儿子,筷子往桌上一拍,就开始教训。

    哼,就会说叨我,你偷看小孩爹的时候,脸比黄花大闺女还红,别以为我不知道,我试探过了,小孩可没娘呢这么想着,阿来决定为了前途拼搏一把,也是把筷子猛地往桌上一拍。

    人站起来就往外边走:“他算什么爹?他算什么一家之主?”

    旁边的双头蛇眼疾手快,伸个右手握住儿子手腕,就道:“阿、阿来,你要去哪?”

    “放开我,你管我去哪?你这窝囊废!!!”

    这样吼完似乎还不解气,阿来抬起右脚就是一踹,八仙桌应声而翻,桌上的早餐顿时洒满了一地:“我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就是不想跟你这个窝囊废呆在同一个屋檐下。”

    “阿来!!!”客栈老板娘气的浑身发抖,怒走过来就是一巴掌。

    啪!!!

    “你打我???!!!”阿来右手捂着脸,瞪大眼睛望着平时疼爱自己的娘,脸上满是委屈、不解和愤怒,对这废物爹的愤怒。

    “阿来”双头蛇也是惊呼出声

    突,突,突

    驾!驾!驾!

    就在此时,密集的马蹄声突然响起,客栈外面似乎来了很多不速之客。

    砰!

    平地惊雷,一声巨响!!!

    客栈后厨的木板墙壁轰然倒塌,下一秒六匹高大的汗血宝马齐齐从尘埃中闯了出来。

    紧接着,后续又跟进了二十多名骑马的刀手,把客栈围的水泄不通。

    为首的人正是常贵人的儿子,常福。

    “阿来!阿来!你没事吧?”变故发生的太快,第一个倒霉蛋就是靠着墙壁的阿来,此刻正被压在木板下,双头蛇急急忙忙把儿子翻出来就问。

    ps:新人新书,喜欢的朋友请帮忙收藏下,顺便投个票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