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在镖人成为传说 > 第12章,客官,我就是双头蛇
    离开府衙。

    小七仰头问:“刀马,你打不过常贵人吗?”

    刀马逮着他的头敲了下,纠正道:“跟你讲过很多次了,你爹无所不能。”

    小七又问:“那刚才为什么不杀了常贵人,他可来者不善呀。”

    爹知道啊,人家还馋你爹的身子呢刀马轻叹了口气,牵着小七的手慢慢悠悠走,许久才说:

    “人家可是大隋朝的命官,杀了他,我们就会成为通缉犯,以后回长安就有点麻烦了。”

    “哦。”小七嘟着嘴,“要是人家要杀我们呢。”

    “哈。”刀马咧嘴笑了,“那还讲什么,一刀砍了便是。”

    风来客栈。

    刀马回来后特意观察了一番客栈老板,没发现异常。

    人家照常迎客、送客,一点也看不出被常贵人乱棍打出门的样子。

    当然,硬要说哪里不对,就是这老板原本就很少说话,只是现在更加寡言了,整个下午硬是没说一句话。

    还有后脑勺的皮少了一块,头发顺带也去了一大把。

    这老板是个闷葫芦啊,无趣,咱还是得看看老板娘调节下心情这样想着,刀马又把视线凝聚到了老板娘身上。

    恰巧此时,客栈老板娘心生感应,也是偷瞄过来了,只是下一秒脸蛋就生了一圈淡淡红晕,被那个男人的迷人笑容给迫害的。

    今天是换了新衣裳吗?风韵犹存的样子比昨天浓郁了几分,难得啊,这小小的赤沙镇竟然还藏有这样的殊色刀马找了张离柜台最近的桌子,喊道:“老板娘,挑几个最贵的菜送上来。”

    “诶,客官,请稍等。”客栈老板娘寻得机会逃也似的离开柜台去了后厨,那匆匆模样,像极了被抓现行的小偷。

    哟,你不要反应这么大啊,我会良心不安的刀马耐心等着菜,也是饶有兴致地听起来了周边刀手的吹牛。

    不一会儿,上来了三个菜和一壶酒,酱牛肉、盐焗鸡和手把羊肉,都是顶好的下酒硬菜。

    只是可惜,送菜的不是老板娘,躲起来了么刀马看着老板一一把菜摆好,就温和地说:“麻烦再给我配一碗清汤过来吧。”

    “嘿嘿,好的,客官。”客栈老板勉强挤个谄媚的笑容,也是佝着身子返回了后厨。

    清汤来的很快,老板小心翼翼放好盘,见到刀马耐心地给小七挑最好的菜夹,也是在粗布衣服上揩了揩油腻的手,就真诚笑说:

    “客官,您对孩子可真好。”

    闻言,刀马诧异地看了眼他,觉得有点怪异,按照他今天下午的观察,这人现在应该没心思说这种闲话才是。

    不过伸手不打笑脸人,也是客气地回话:“哪里哪里,咱这做爹的不都一样嘛,你对阿来也不错。”

    “嘿嘿,客官您说的是。”老板讨好的笑一声,又忙去了

    晚上。

    刀马给小七讲了个小红帽的故事,等小不点入睡后,也是琢磨今天的所见所闻,过滤那些对自己有用的信息。

    就在这时,刀马眼睛忽的往房门方向瞧去,等了许久不见动静,就开口道:“朋友,来都来了,就进来坐会吧。”

    又等了一会,不见动静。

    就在刀马准备再次出声时,木门栓无风自动,开了。

    露出了门外的身影,是客栈老板。

    一身周正打扮的客栈老板,虽然衣服是旧了点,但看得出来以前的用料很讲究。

    见到是他,刀马有点意外,又有点不意外,安然坐好就问:“你这是?”

    “我要是告诉你双头蛇是谁?能分多少钱?”客栈老板没有多余的话,单刀直入说了此行目的。

    只是这说话的语气很利索,也很沉稳,眼睛更是精神,完全没了白天那样的唯唯诺诺。

    仿佛变了个人似的。

    有点意思刀马伸手示意他进来坐,也是说:“这还得看你的线索值不值钱?”

    老板受邀进来,把门关好,走近几步看着刀马说:“客官不用担心线索的真假,我有百分百的把握让你找到双头蛇。”

    刀马打量一番他,问:“你似乎很需要钱?”

    老板点头,承认的很干脆:“我要在十天内凑够四百金币。”

    接着老板又问:“双头蛇,是活的值钱,还是死的值钱?”

    “活的死的对我干系不大,我只要人头。”说完,刀马也是认真盯着老板,神色庄重了几分。

    “那好吧”对这答案,老板似乎不太意外,接着双手往腰间一探,完整的腰带应声而断,化作碎片。

    果然么?是个会功夫的刀马看着对方这个举动,心里曾起的那一丝猜测无限扩大。

    哗的一声!

    老板上衣也是麻利地落在了地上。

    这肉瘤,这诅咒印记,啧,竟然敢直面我,是条汉子刀马收起笑容,右手慢慢从武器囊袋里抽出一把唐刀,搁桌上摆好。

    问:“你是双头蛇?”

    老板赤着上半身,直直立着:“我就是双头蛇。”

    刀马没做声,只是掏出悬赏令放桌上,盯着他的面看。

    互相对视一阵,安静里,老板缓缓伸出右手到耳根下,一阵摸索,一张人皮面具剥落,露出了原本相貌。

    只是和悬赏令上略有不同的是,这人两侧脸颊凹凸不平,满是肉疤,像是曾经被刀割了刻字一样。

    老板说,“我曾经的名号,就是双头蛇。”

    这肉疤,为什么会有熟悉感可惜的是,刀马从身体原主人的破碎记忆中,找不出完整答案。

    于是问:“你的脸是怎么回事?”

    客栈老板避而不谈,而是闭上眼睛开口道:“客官,我的人头就在这,值四百金币吗?”

    刀马勾嘴一笑,“呵呵,朋友,人头的事咱不急,如果你是双头蛇,就绝对是我的囊中之物。

    不过,你要是能先回答我的问题,也许可以多值点钱。”

    老板还是屏息不做声。

    曾经的刻字,是真的藏有隐秘吗刀马等了一阵,见他还是不回答,就叹息道:“可惜了,掌柜,本来我们是可以做朋友的。

    你和我一样,都是从岁月蹉跎里走过来的人;做一切事,都是为了生活和家庭。

    如今命都不稀罕了,何不多挣点钱留给老婆和孩子?”

    闻言,老板眼皮动了动,有些心动,但挣扎过后还是选择了沉默。

    真是个老顽固刀马决定改变策略时,却忽的感应到客栈外面来了许多人,当即拿起唐刀笑道:“呵呵掌柜,你是常贵人指使打前站的吧?是要惦记惦记我的斤两么?”

    ps:签约合同今天已经寄出去了,可以投资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