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在镖人成为传说 > 第7章,画皮
    西域的晚上有点冷,就着火炉吃饱喝足后,刀马掏出悬赏令递给老莫:

    “老莫,帮我查一下这张悬赏令。

    根据裴东来说,这双头蛇已经来关外三年之久,也不知道在哪里?”

    阿育塔听了插话道:“刀马你不用担心,这关外就没有我阿塔找不到的人。”

    是夜,等到小七入睡后,刀马贴身掏出一张古画,小心翼翼展开,画上面有一口井。

    根据记忆,身体的原主人以前就是因为争夺这张古画而死的。

    “四年了,是时候再去捞一波了。”刀马望着画中的那口“往生井”,眼生精光。

    闭目凝神感应一番,确认周边没人,刀马左手提着一盏灯,右手拿上一把唐刀。

    用意念沟通往生井,整个人慢慢走进了古画。

    井的周边刻满了不认识的符箓,无数条金光像虫儿一样在符箓中游荡,卖相极其不错。

    不过井里面却阴森可怕,浓雾中似乎葬满了悬棺,雾中总感觉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一样,让人从骨子里生寒。

    从井的边沿探头往下查看一番,还是老样子,这里视线受限,仅能看清五米之内的东西。

    可以看见两口棺材。

    吸口冷气,打起精神,刀马跳到第一口棺材上。

    这口黑棺里面躺着一个和尚尸体,四年前自己穿越过来第一次打扰人家时,那可是拿着刀一阵好找。

    后来和尚入梦说:“施主别砍了,我传你“金刚经”。”

    得到宝贝后,刀马大喜,接着连续一个月又去骚扰人家,可惜,再也打不开第一口棺材。

    四年了,是不是有变化?可不可以再剥削点?刀马站在第一口棺材上沉思,想了想拿刀开始撬棺材盖,撬了左边撬右边,撬了上边撬下边。

    可惜了,白费力气,撬不开。

    刀马收好刀,蹲在棺头喊:“大人,时代变了,是时候出来透透气了。”

    里面没回应。

    接着又喊:“师傅,你缺不缺一个暖床的尼姑?我们等价交换。”

    里面还是没回应。

    又连着沟通几次,都没回复,刀马知道没戏。

    不过没关系,今天的目标也不是第一口棺材,刚才只是顺带想吸波血。

    视线往下放,第二口棺材距离三米的样子,刀马提着灯和刀试了试,跳了下去。

    怎么这么冷,难道是越往下越冷吗刀马往上看了看,预估没错,距离井口满打满算最多五米,但这点距离气温起码下降了十度。

    细细观察一番这口黑棺,发现和第一口一样,似乎由一截原木凿空而成的,除此之外,简单的很,普普通通。

    刀马有经验,对着棺材说一句“得罪了”,就开始用刀准备撬。

    第一次撬,搬运气机到刀身,棺材板撬得很轻松。

    可是,明明快要撬开了,棺材板自己又合上了。

    快要撬开了,又自动合上了。

    一来一往,简直是拔河比赛。

    啧,不当人,不当人,这具棺材不当人,不想让自己看啊,里面莫非是个漂亮姑娘刀马又撬一次,还是做了无用功。

    硬的不行,来软的试试。

    刀马勾着性感的嘴,拍拍棺材板,一副有商有量的样子道:“朋友,和气生财!和气生财!

    我也不看看你长什么样了,给个见面礼,回头给你上柱香,以后你就安生过日子,不来打扰你。”

    等了一阵,见棺材没反应、准备加大力继续撬时,棺材盖忽的快速动了,从里面飞出一束白光。

    哟,有东西。

    刀马眼疾手快抓住,一看,原来是支画笔。

    握着笔,脑子里传来一段信息:这支笔名叫千机画笔。分三个境界,画皮,画骨,画心。

    画皮,具视能力。现阶段仅限2个目标。

    琢磨一阵,懂了:这就是相当于在别人身上装个监视器,目标看到的东西,目标听到的,只要自己想,随时可以看到听到。

    画骨,窃取能力。相当于读心术,可以窃取目标的所思所想,现阶段自身实力不够,无法用。

    画心,现在无法窥探其能力。

    好家伙,这支笔够变态,只是有数量和实力限制,不然自己可以上天了刀马把笔拿在手里,真是爱不释手。

    也不知道这棺材里葬得谁,随便给自己一样东西,都是这种宝贝。

    不过做人要言而有信,这次说不打扰人家就不再打扰人家。

    下次再说。

    把画笔收好,刀马蹲在棺材上继续往下看。

    和预料的一样,下面第三具棺材向自己解封了,在浓雾中若隐若现。

    可惜下不去,看来又得等。

    距离下次不会又要等四年吧?

    希望别这么晦气才好

    刀马点燃三柱香摆在第二口棺材盖上,回到房间,把古画贴身收好,拿千机笔开始作画。

    目标明确,刀马第一选择就是老莫的敌人,也是自己敌人,大隋朝派往龟兹的镇守使,河东裴氏的家主,裴世炬。

    铺好白纸,想象一番之前见过的裴世炬的样子,刀马开始落笔,可是才下第一笔,白纸就破了。

    恩?刀马皱眉,换过一张白纸,继续下笔,可又破了。

    传闻对方是无限接近超凡的儒家高手,自己实力够不着吗刀马这么想着,又换过一张纸,还是破了。

    白纸连破三张,刀马想了想,也不头铁,直接改目标,那就裴氏的公子哥,裴行俨吧。

    医蛊很有效,三天下来,裴行俨的脸长出了细嫩的皮,之前还血淋淋的相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恢复。

    刀马也没闲着,每天都会在裴行俨身边溜达好几圈,回去后就开始作画。

    第四天深夜,刀马握着千机笔在白纸上完成最后一笔,裴行俨栩栩如生的出现在白纸上。

    不错,前生课外绘画补习班没白上,功底犹在刀马很满意自己的杰作,细细打量一番这个俊脸公子哥,许久低沉念一声:“起。”

    忽~

    一阵阴风吹过,白纸上的裴行俨真的站起来了,虽然是个纸人,但却木讷地注视着刀马,似乎在等待下一步的命令。

    啧,能不能打入裴氏家族,接近裴世炬就靠你了刀马围着纸人转一圈,尔后轻轻说:“去吧。”

    纸人依言而行,飘忽着穿过床榻,穿过几幢壁墙,无声无息来到裴行俨床前,空洞的眼睛扫视一眼床榻上躺着的目标,也是躺了下去。

    ps:新人新书,求收藏和推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