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在镖人成为传说 > 第6章,这可是生意
    龟兹,奴隶市场。

    中原人、裹头巾的西域人、僧人,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一位老者捏住一个女**隶的下巴左看右看,命令道:“把嘴张开。”

    女奴隶木讷地张开嘴,低声发出:“啊啊”

    老者瞧了瞧收回手说:“四等,两枚金币。

    烙上烙印,下一个!”

    “喂喂喂,等等等等!!”旁边的卖主、身材魁梧的络腮胡子顿时不满地大骂道:“死伢子,你是老眼昏花了?这可是楼兰劫来的上等美女!以前也是富贵人家的大小姐!”

    络腮胡子拽一把女奴隶的头发:“瞧瞧这油亮的头发。”

    接着又拍一拍奴隶的臀部,“这丰满的屁股!”“

    最后扯开少女的胸襟,龇牙咧嘴道:“你看我把她调教的又乖又爱笑,温柔又会伺候人,少说也得五十金币!!!”

    老者身后的少女见不得络腮胡子这幅嚣张的态度,立马斥责:“无知之徒!敢质疑我阿塔的鉴定?”

    老者向女儿挥了挥手,示意她安静,接着对着络腮胡子道:“确实,本应该是一等品。只是可惜,被你损坏了。”

    说着,老者从旁边的侍卫手里接过一块烫红的铁块,直接烙到女奴隶的胳膊上,发出滋滋地声音。

    老者说:“你看,你这奴隶神情恍惚,不知痛觉,你这批货都是这样,被下了太多药,这可评不了好价码。”

    把烙铁交给侍卫,老者批评络腮胡子道:“你父亲在世时,是非常尊重这个行当的。你现在这样,是在给他蒙羞。”

    老腮胡子盯着烙印,顿时大怒:“死伢子,竟敢断我的财路!”

    不过还没等老腮胡子吼完,却见老者后面的少女骤然发难。

    抬起一脚

    砰!

    扑!

    络腮胡子飞一般撞到后面墙上,口吐血沫,捂着腹部挣扎一番,最后倒地不起。

    不过少女压根没想放过对方,跟进几步,短刀已然拔了出来。

    老者见状,顿时出声制止:“阿育娅!”

    阿育娅明显在气头上,娇咤一声,往地上的络腮胡子猛地一刺

    老者皱了皱眉,“阿育娅,够了!!”

    阿育娅不听,继续。

    眼见短刀要进入络腮胡子心口时,阿育娅忽的动不了了,不论怎么运行气机,都无法寸进,似乎整个人被施法定住了一般。

    “嗯?”感觉到女儿的异样,老者立马往奴隶市场入口看去。

    “老莫,你家丫头这性子”只见一匹黑马慢慢悠悠载着两人走了过来,刀马摇头说:“现在是连你也管不住了么?”

    老莫笑呵呵迎了过来,“刀马,你回来了。”

    阿育娅瞳孔里的惊喜一闪而逝,一脚踢飞络腮胡子,跟了过去。

    “还有我!还有我!”见到老莫的笑容,马背上的小七也是欢快地握拳举起了双手。

    “当然当然,有刀马就有小七。”老莫连忙点头献上殷勤。

    小七窝嘴萌笑,眯着眼很是受用。

    老莫见到黑星马后面还跟着两人,疑惑道:“这是?”

    “先去你家。”刀马对着阿育娅轻微点了点头,一边往老莫家走,一边把路上的所见所闻说了一遍。

    回到城堡,老莫检查一番裴行俨,叹惜道:“好生俊俏的脸,被啃成了这样。”

    看到自家公子这漏风的嘴,一说话就“嘶嘶嘶”,旁边的裴东来也是悲从心来,恶狠狠地骂道:“该死的罗刹族!”

    老莫问裴东来:“你们怎么在这个时候从关内过来?难道不知道每三年的秋天,就会发生一次这种事么?”

    裴东来一脸悲痛:“我们是算了日子的,没想到躲在暗处的罗刹族今年比往年出来的早一些,数量也比以前多一些”

    刀马和老莫对视一眼,虽然知晓这是实话,却也知道裴东来似乎隐瞒了很多东西。

    刀马传音问:“老莫,这张脸还能治吗?”

    老莫有些诧异,这治疗的代价有些大,心里琢磨刀马这是背地里瞒着他收了多少诊金。

    “这是裴氏的公子哥,治好他,这身份对我有大用。”知道莫家和裴氏家族有利益冲突,非常不待见裴氏家族的人,刀马不得不传音解释了一句。

    听到这话,老莫默默点头,也不再问什么,转身掏出了一盒蛊虫。

    见到几十上百条虫子在自家公子脸上爬来爬去,有的吸吮,有的从眼角、鼻孔里钻了进去,裴东来大惊:“这,这不是蛆吗?这样有效果吗?”

    刀马拍拍他肩膀笑说:“放心,这些东西能救他一命。”

    小七双手捂着脸,眼睛从手指缝里偷看着,时不时“唔”一声。

    老莫也跟着解释:“我这是医蛊,可以吸毒排毒,接骨生肌,不出五天你家公子定能恢复如初。”

    裴东来连忙跪下感谢一番,但盯着无数条爬虫看久了,最后也是捂着嘴差点没吐出来

    傍晚。

    阿育娅从老莫手里接过酒水和手把羊肉,心疼道:“阿塔,这种小事您就让我来,您犯不着亲自操心。”

    老莫打量一番已经成年的女儿,摸着胡须笑道:“呵呵阿育娅,刀马是我的客人,得好好招待一番才行。”

    阿育娅小声责怪:“刀马你也真是!这一个月以来,连个口信都没有,一见面就带两个裴氏家族的人来,净给阿塔添乱。”

    知道刀马对裴行俨另有用意后,老莫也是笑着摆手制止女儿。

    刀马可不愿意了,抓起酒一口就道:“呵,你这丫头,我这拉的可是生意。”

    小七学老莫大人样子的抄起双手,垂着眼皮萌声附和道:“丫头,是生意!”

    阿育娅被逗笑了,直接伸手掐起小七的脸颊肉,后者顿时假装眼汪汪地嘟了起来。

    刀马抓一把羊肉放嘴里,对老莫说:“老莫,帮我个忙,这裴氏公子得变成自己人。”

    老莫颔首,从衣袖中拿出一只蛊:“这是心蛊。”

    心蛊么?这可是老莫从南疆获得的宝贝,他也就一只,就这样用吗刀马带着疑惑看了眼老莫,见老莫点头,心里叹口气,又欠了人家一笔大人情,得更加努力挣钱了。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