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在镖人成为传说 > 第3章,教生活
    光头的视线一直在斧头上,看它又出现在了这个杀星手里,没了希望的他直接闭上眼睛等死,心里好苦,好怕。暗想以前自己杀人时,那些刀下亡魂也是这样充满恐惧吧。

    收好斧子,刀马走到光头跟前,拔出光头胳膊上的短刃说:“这把刀该还我了!”

    “啊啊啊啊啊!!”刀突然被猛地拔出,光头痛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这演技真是可以的刀马瞅一眼,拾起地上的布袋子掂了掂,分量不错,确认是黄金的声音。

    “受人钱财,替人消灾。走了”刀马左手提起武器囊袋,右手牵着小七,转身往门口行去。

    小七对地上的光头挥了挥右手,萌声说:

    “和气生财,和气生财!”

    “后会有期!”

    见刀马拿了钱财真的放过自己一命,死里逃生的光头脑子开始灵光,疾呼道:“等等,我还有个疑问?”

    人家给了自己一大笔钱,刀马很给面子的停在了原地,静待下文。

    只见光头站起来,捂着伤口疑惑:“我素来神出鬼没,连马快都追踪不了我,这是我最引以为豪的事。”

    “可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刀马侧头给了一记迷人的笑,不紧不慢道:“偶然路过。”

    “呃”光头望着逐渐消失在视线里的一大一小,一脸便秘,一脸不信:“就这么简单?”

    突突

    突突突

    漫天戈壁,风卷黄沙,尘土飞扬。

    一匹健硕黑马,载着刀马和小七行驶在荒漠里。

    “刀马!”

    “嗯?”

    “关内是不是没这么多沙子?”

    “傻小子,就算是关内,该有沙子的地儿,还是有的。”

    骑马说着说着,刀马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你生于长安,长安倒是没有这么多沙子。”

    怀里的小七仰头问:“那咱们啥时候能攒够钱进关内呀?”

    “驾!”刀马催促黑星马,回答道:“咱得先把债给还清才行。”

    小七问:“债?你欠谁的债啊?”

    刀马说:“讲过多少遍了,当然是老莫呀?”

    他耐心解释:“那年你还没到一岁,爹抱着你走了很长的路,走啊走,最后就到了这儿,然后就认识了老莫。

    为了安顿咱们父女两,治好爹的伤势,老莫可没少花钱哩!”

    每次想到这里,刀马就暗自唏嘘,几年前身体的原主人可没熬过这次危机,挂了,让自己捡了个便宜。也莫名走向了这个有鬼、有佛、有道,传说还有仙的诡异世界

    正当刀马胡思乱想之际,小七出主意说:“老莫不是很有钱吗?不还钱也成吧!”

    “那可不成!”刀马纠正道:

    “做人呀,吃了多少就要吐出多少。不能让别人欠咱们,咱也不能欠了别人!”

    小七问:“老莫是别人吗?”

    刀马说:“是别人。”

    小七立马指着他自己问:“那我呢?”

    刀马伸手摸摸他的头:“你是咱们啊。”

    小七左右摇晃着脑袋:“不懂!你们大人好复杂。”

    刀马目视前方说:“以后会懂”

    嘶嘶!

    嘶嘶!!!

    话没说完,飞奔中的黑星马忽的一顿,立在原地不敢再进,被吓住了。

    刀马眼睛一凝,前方天际突然出现了一个庞然大物。

    像座移动的小山。

    好大一只飞鹰!

    飞鹰锐利的眼睛盯着两人一马,盘旋一圈,眼神里竟然露出了一丝人性的戏谑。

    啧,这趟门出的,运气真不错,刚遇到一个入了品的下武者,现在又遇到一只产生了灵智的妖兽,刀马如是想。

    咚咚!

    黑星马血脉贲张,毛发倒立,紧张的马心一下一下跳得很有力量。

    小七睁大眼睛望着头顶的飞鹰,肥嘟嘟的双手抓紧马鬃问:“刀马,我们要不要逃?”

    “不需要,你爹无所不能。”刀马眼睛一眯,右手抵住马背运气,让焦虑的黑星慢慢镇定下来。

    “吹牛,客栈里的肉全被你弄脏了,我都没吃到。”

    “嘿!你天天顶你爹!”

    刀马望着飞鹰盘算一番,这傻鸟看起来大,但气息不太强。可惜自己不能飞,不然非直接上天宰了这扁毛雀不可。

    看来只能先示弱,等这鸟儿得意忘形之时才能收拾它。

    “驾!”重新催动黑星马,假装看都不看一眼头上的傻鸟,在戈壁里狂奔。

    飞鹰忽上忽下,忽前忽后,感觉在跟着两人一马玩儿。

    好多次给了破绽,见这飞鹰蠢笨的迟迟不下嘴,刀马放心了,经验告诉他这是一只刚产生灵智不久的妖兽,心智和人类的几岁小孩差不多。

    跑过一座隆起的小山丘,快要进入一片绿洲的时候,刀马右手贴着马背,一放劲,黑星马嘶鸣一声侧倒在地,发出了快要力竭而亡的悲嚎声。

    不愧是跟了自己好些年的马,有默契刀马也是顺势一倒,环抱小七在地上装死。

    飞鹰又在头顶飞了几圈,高兴的像个婴儿乱叫,中间还用翅膀扇起大片黄沙逗弄两人,用鸟屎侮辱两人。

    你高兴就好刀马继续装死。

    如此几个回合,见两人一马动也不动,盘旋的飞鹰猛地坠地,硕大的爪子瞅准两人抓了过来。

    近点!

    再近点!!

    距离五来米远的时候,刀马原地凌空而起,一手唐刀、一手斧子瞬发而至。

    啾!

    一声哀嚎响彻大漠。

    一把斧子没入飞鹰脑心,一把唐刀贯穿它的双眼。

    飞鹰拍打翅膀本能想升天,可刀马才不给它机会,一个轻旋摆渡踩在它头上,眨眼功夫武器囊里的十四柄利器悉数落入妖兽脖子里。

    扑!

    小山重重落地

    天要黑了,刀马拍一拍黑星脖子,嘱咐道:“伙计,随便去逛逛吧,记得别走远。”

    黑星马扬了扬尾巴,踩着高傲的步伐来到一棵树下,拉一坨,转身不见了。

    拾一堆柴火,从傻鸟身上割一大块肉,做起了烧烤。

    “刀马,什么时候能吃?”

    “快了。”

    “刀马,什么时候能吃?”

    “快了。”

    “刀马,这条鸟腿好大啊,我牙都吃疼了。”

    “傻小子,这是我们两天的伙食。”

    小七从鸟腿上爬起来,瞪圆眼睛道:“你怎么不早说?”

    黑马咧嘴一笑,伸手摸摸她的头:“爹在教你生活。”

    小七钻进简陋的被褥里,“刀马,我要睡了。”

    “快睡吧。”

    想到什么,喝着酒的刀马转过身说:“对了小七,别忘了先尿一下,可别又尿毯子上了。”

    “小七?”

    “小七?”

    “,睡得可真是快。”

    ps:新人新书,求收藏推荐,帮个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