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在镖人成为传说 > 第2章,小七,七呢?
    光头惊悚叫喊中。

    小七蒙住眼睛稚嫩地数出了:“一!”

    见老大被制住,左边肌肉大汉“嚯”地一声,拔地而起,手挽刀花飞凌而来,仿佛下一秒就能见到刀马分尸在自己刀下。

    刀马静静欣赏着眼前鬼吼鬼叫的光头,黑色披风无风自动,瞬间化作两条“黑蛇”,瞄准肌肉大汉迎面而上,一个“蛇头”卷住砍下来的刀,一个“蛇头”奔袭肌肉大汉的咽喉。

    刹那功夫,两个“蛇头”去的快,回来的更快。刀化碎片,肌肉大汉的硕大头颅飞在空中,最后看一眼血流如注的身子,不甘地摔在了地上。

    “咚!”,头颅在地上滚了几滚。

    小七亮着嗓子喊出:“二!”

    听到二,刀马勾勾嘴角,右手往后方一挥,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把唐刀。

    扑

    又一个壮汉的胳膊连着脑袋飞向了天空,鲜血艳艳,那胳膊还紧握着挥舞的刀。

    趴嚓

    第二个壮汉倒!

    趁着这个机会,光头运功挣飞刺穿右胳膊的短刃,着急大喊:“刀!我的宝刀!”

    “快!”

    “老大!接着!”后面的独眼龙很有默契,掷出贴身保管的宝刀。

    “哟!”刀马端坐着乐呵一声,右手中指屈指一弹,光头硬是没接住骤然力大无穷的宝刀,被宝刀一拍,左脸忽的肿胀成了猪头,险些晕了过去。

    “啊呀!”见老大没接住宝刀,独眼龙一脸慌张。

    “我这把刀,借给你吧!”刀马对着光头眨个眼,手中又多了两把短刃。

    扎!

    太暴力了,觉得不好意思,刀马撇过脸不看,盲人摸象一般,左手短刃又一次刺穿光头右胳膊,右手短刃再次钉牢光头右手掌。

    “呜啊啊!”骨裂的刺痛,光头又一次情不自禁发出了惨叫声。

    刀马用完两把短刃,一回头,左手多了把斧子,右手多了把长剑,和气地对光头说:“还要刀吗?我这儿要多少有多少!”

    就在这时,小七蹲在地上,双手蒙着眼睛继续报数:“三!”

    踏!

    刀马起身,右脚踏出,把短刃悉数踩入光头右掌心。

    “啊啊啊啊啊啊!!”光头像开水中的虾米一样,身子急剧弓着,张嘴凄厉地继续“配乐”。

    同时刀马右手长剑一掷,往独眼龙天灵盖飞去。

    独眼龙心一紧,敏锐地感觉到了生死之间的大恐怖,急切想往右挪腾躲避。

    可惜身子被一股诡异力量控制住了,逃不动,绝望中,独眼龙眼睁睁看着长剑飞入天灵盖,像切豆腐一样,从上而下,剑柄没入脑壳。

    “呃”独眼龙不甘心,喉咙还没挤出一句完整的话,向后倒地不起。

    小七清脆的声音再次传来:“四!”

    “干掉他!”

    “杀了他!”

    “喝呀呀呀!”

    看似交手了很久,其实就发生在一刹那。

    剩余大汉见同伴接连惨死,不仅没被吓到,反而激起了刀口舔血的血性,四面八方一拥而上,对着刀马杀将过去。

    不错,这是大场面刀马滋个牙花,凌空而起,一记右拳猛然轰在右前方的大汉头上。

    噗!

    一声浑厚的炸裂声,拳头直接把人家头颅轰爆裂了,放了一记五毛钱的烟花。

    小七:“五!”

    刀马左手斧头飞了出去,一个头缠白色巾带的青年在半空中停滞了,低头看了看兜不住内脏的肚皮,眼珠子一花,掉在了地上。

    小七:“六!”

    刀马空手夺白刃,手一捞,那杀到身前的草帽大汉愕然发现自己手中的刀不见了。

    下一秒,草帽大汉感觉脖子里多了一件东西,凉凉的,硬硬的,还没来得及察看,却没了知觉,任由血泉把头冲飞。

    小七:“八!”

    刀马屈膝往左前方一顶,一个大眼仔胸膛立即瘪了下去。

    刀掉,人倒。

    同伴眨眼功夫毙命,最后一个长衫中年吓住了,人到中途硬生生收了步子,指向刀马的剑也是赶紧掉头,一脸“放过我”的表情惶恐而生。

    刀马落地,顺手拔掉光头手掌心的短刃,对着长衫中年露出一个笑。

    “呀呀!哇呀呀呀呀!!!”光头再一次像猪一样,惨叫出了声。

    小七:“九!”

    “不要不要”听到丧鸣,生死间有大恐惧的长衫中年扔掉长剑,赶紧求饶。

    刀马只是撇一眼,短刃离手,精准钉入了长衫中年咽喉。

    死不瞑目,张大嘴的长衫中年眼珠子一瞪,双手在虚空中胡乱抓腾。

    扑通一声。

    地上又多了一个。

    没了,自己最后一个属下也没了认清形势的光头猛地往地上一跪,双膝着地,双手举过顶头,嘴巴一张一合行大礼,竟然惧怕到一时间发不出声。

    干完活拍拍手,刀马侧头看向小七,质问道:“六后面怎么是八?”

    “七呢?”

    双眼圆睁、柳眉倒竖的小七忽的一声站起来,用两个食指指着自己鼓鼓的腮帮子,窝嘴吼道:“七在这儿!”

    刀马嘴角抽了抽,顺起一脚把光头踢翻在地。

    光头呜呜一声,赶紧爬起来,规规矩矩跪好。

    左脚踢完右脚踢,“啪”,光头直接被踢飞了。

    咣当一声,整个人撞在廊柱上,右胳膊插着的短刃像钉子一样,直接嵌住了光头身子。

    “啊”光头瞬间痛到爆,又要叫。

    “嘘!”刀马适时竖起了中指,示意噤声。

    光头望着这个杀星,前一秒还痛彻心扉的惨叫声,下一秒赶忙缩回脖子里,一连串呜咽过后,愣是没了声。

    不错,这是个好演员,演技收缩自如。

    刀马心里评价一番,收拾好散落在地的各式武器,最后一手唐刀、一手斧子往光头慢慢踱了过去。

    苦哧!

    斧头出击,直接斜钉在光头大胯中间,离肉体就差零点零一分。

    地上躺着的光头人都吓傻了,匍匐往后本能退却时又发现胸口多了一只脚,连忙求饶:“大人饶命,和气生财!和气生财!”

    噗刺!

    长剑刺入光头右肩膀,慢慢用力。

    “咳,咳”光头悲怆几声,伸个手虚弱又急速地喊:“等等一下!”

    “三倍价钱!好商量!”

    “好商量!”

    刀马双眼清澈地看向他,轻叹口气:“不等了。”

    “看你这落魄样,也没这钱。”

    通!一声响。

    光头赶紧从大腿内侧扒拉出一布袋金子丢地上,带着最后的希望继续求饶道:“这包金子,是我前两天抢到的,不、不止三倍。”

    “全全都归你了。”

    藏裆部?古人也这么会藏东西的吗?不过这布袋的分量看起不错,关键是金子落地的声儿还挺好听刀马耳熟能详地鉴定完金子,也是捡起了斧头。

    ps:新人新书,收藏票票很重要,求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