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在镖人成为传说 > 第1章,我叫刀马
    西域,大漠

    一栋有些年头的客栈前,一匹黑马驮着一个青年和一个小孩。

    青年名叫刀马,前生是个神秘学爱好者,意外死在了一座古刹,两世为人。

    青年怀里的小孩名叫小七,今年四岁,跟随刀马浪荡了小半生。

    刀马对着阁楼凝神倾听片刻,收好手里的悬赏布告和地图,抿嘴微笑说:

    “好了小七,就是这里。”

    怀里的小七立马举起肥嘟嘟的小手欢呼:“快点,刀马,客栈里有肉香,要趁热吃。”

    “没问题,看爹的。”刀马扶了扶黑丝斗笠,黑色披风一震,左手提起马背上的武器囊袋往客栈走了去。

    背后的小七套着长马褂,小手抓着刀马披风一角,迈着小短腿跳跃跟进。

    客栈人不多,除了掌柜和小二缩在柜台里瑟瑟发抖外,八个凶神恶煞的壮汉正围着一个光头猛男侃大牛、喝烈酒。

    刀马往门口一站,眼神扫过众人,最后停在了光头身上。

    啧,确定了,这就是我要的人头,大老远赶来,倍感亲切。

    见里面的人齐刷刷看向他,刀马张开性感的嘴唇,勾笑道:

    “各位朋友,下午好。我叫刀马,记住也好,记不住也好,反正名头不重要。”

    无视众人看疯子一样的眼神,刀马从容跨过门槛,一步一步走到光头跟前继续说:“你以前犯过什么事,杀了什么人,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是来帮你的。”

    光头砰地一声放下大酒碗,转过身,大马金刀摆出老大的架势,脸上横肉一挤,用看傻子的眼神道:“帮我?”

    这光头人高马大,气息十足,原来是个入了品阶的下武者,难怪有点瞧不起人呵心里评价一番的刀马点点头,不紧不慢从怀里掏出悬赏布告抖了抖:

    “瞧见了吧?你的人头值八百金币,这数目可不少啊!”

    看着悬赏布告上的自己,惟妙惟肖,光头眉角一拧,就大笑出了声:“哈哈哈,我的人头值八百金币”

    刀马也是跟着裂开了嘴,仪式感很重要,等到光头笑声小了、要发作时,不紧不慢抢先道:“不过你放心,只要你出三倍价钱,我就当做没看见你。”

    此时小七从刀马身后探个头,萌声喊:“三倍价钱!!!”

    三倍价钱?光头偏头望着小七一愣

    小七睁大黑眼睛抓住机会自我介绍:“我叫小七!记住也好,记不住也好,我的名头很重要!”

    “好好,说得对。”刀马伸个手抚摸小七的头,一顿夸,这孩子说话越来越溜了。

    被赞了,小七眯着眼睛很享受。

    光头看着眼前这貌似打劫的两个神经病,一脸懵,“我有个疑问?”

    “请讲。”刀马一脸真诚的回答。

    “说了半天,你既不是马快,也没个同伙照应,只是带着一张破纸和一个孩子过来”

    说着说着,光头猛地一拍桌子,狰狞道:“凭什么跟咱响子帮叫板?”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光头变脸之际,七八个壮汉纷纷抽刀围住了刀马,只等一声令下,就扑身而上活刮了两人。

    刀马安静注视这一幕,轻挥衣袖拂开碎裂的桌子,遗憾道:“真是可惜了,还以为咱们能交个朋友。”

    小七躲刀马怀里张嘴喊:“交朋友!!!”

    光头不想跟这两个神经病浪费时间,拿起刀跟同伴夸张说:“我们有八个壮士,他有一个孩子。”

    “要是让外人见着了,会说咱们欺负人吧?”

    “我是个讲理的人,可不能让人误会!”

    话到此,光头手一挥,厉喝一声:“关门!!!”

    背后的大门“咚!”地一声响,被门口早有准备的独眼龙关上了。

    二对九,杀气禀然,客栈一片死寂!

    掌柜和小二见状,吓得趴地上头都不敢抬,嘴里碎叨碎叨的各路仙神念了一大圈,以求今天能活命。

    沙,沙

    外边响起一片杂乱声,一群扁毛雀见机不对,也是纷纷振翅逃离。

    一切准备就绪这么认为的光头居中而坐,不怒自威:“开天窗说话,关上门打狗!”

    “这他妈才叫痛快!”

    不错,这光头架势越来越足,有点通缉犯的样子了刀马紧了紧怀里的小七,环视一圈一脸微笑地说:“大家出门在外,无非是为了求财。做不成朋友,也莫伤了和气,和气才能生财嘛!”

    光头乐了,竖根手指摇一摇,偏头对众人取笑说:“这小子,真是能说会道!”

    小七垫脚奶声维护:“刀马就是能说会道!!!”

    “哈哈哈”光头忍不住大笑,面目扭曲,哗地一声抽刀架在刀马脖子上。

    八个大汉成扇形缩了一圈,也跟着疯狂大笑,心想闯荡大漠这么多年,今天真是见了奇葩。

    被轻视了,还被刀架到脖子上了刀马叹口气,轻声说:“小七,照常蒙上眼睛,数数!”

    “喔!这次要数到几?”小七听话的双手封住眼睛问:“你来讲一个数。”

    八个大汉,加上光头刚好九个人

    “九!”刀马说:“好,那么数到九,坏人就会全部躺下了。”

    小七萌萌地问:“他们是坏人吗?”

    刀马眼睛眯了眯,瞅着率先动手的光头说:“他们个个都这么醉,个个都这么没有自知之明,当然是坏人。”

    “砰!”是可忍孰不可忍的光头猛一跺脚,浑身气机成圈旖旎扩散,客栈木地板瞬间翻涌而起,纷纷炸裂,漫天灰尘里满是碎木渣。

    光头狂吼一声,气急败坏下令道:“听着,我要活的,得先把这小子舌头拔掉!”

    眼见光头真的动手了。

    “嘿!”刀马也是嗫嘘一声,电光火石之间,从武器囊里边摄过一把短刃,咚地一声,直插光头拿刀的右手掌,刺了个对穿。

    光头的环首刀铿锵一下,应声落地!

    接着刀马握着短刃用力一转,光头的手心立即出现了一个真空地带,骨头血肉整整齐齐掉在了地上,保持一个很好的圆形。

    “咕噜”自从入了品,成为下武者后就没有遇到过对手的光头,刚才根本没看清刀马的动作,顿时脸色大变,知道遇上了硬茬子。

    不过刀马根本不给光头招呼的机会,抽刀又换位置插刀,一气呵成,直接把光头的右手臂钉死在了地上。

    “呃啊啊啊啊!啊啊!!”光头匍匐在地,全身被制住,有力使不出,一时间痛的哇哇大叫。

    ps:马快是一个职业。

    新人新书,求各位大佬收藏投个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