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轮回称王 > 第二十七章 这个疯子认为很有趣?
    一缕缕阳光照进房间,白晨收拾好后走出了客栈。

    他漫步走在城中看向人来人往的街道怀念着爹与大伯,心想:“旅程结束后该回家看一下他们了,也不知现在娘怎么样了身体是否还安好。”

    走着走着莫名走到了偏僻的小巷,眼前发生的事把白晨的思绪拉了回来,几个面相凶神恶煞的凡人围堵着一名修仙者。

    这人青丝长发束起,露出标致的五官,相貌清秀,不大的眼眸里却有着深邃,身着一席象牙白打底红丝镶嵌的道袍,冷眼看着眼前的劫匪。

    “小子!你这把刀不错,交出来留你一命”体型彪悍面露凶相提着一把巨斧的大汉挑逗的看着这名修仙者。

    这名被围堵的修仙者看着这些人眼中充满了不懈,摇了摇头手握刀柄轻叹:“瞬”。

    只见方才还在叫嚣的劫匪与同伴顷刻化作血雾,就在看向白晨时脚下用力一踏,摆出身形手握刀柄,吼道:“原来是你教唆这些人来取小道的兵器!受死!”

    白晨有些吃惊为何这个傻子会认为是他教唆的,既然想打那就来吧。

    因为不想对这个国家城土造成破坏,他脚下一踏升到上空对这人摆了摆手。

    当两人对立的一瞬间,这名修仙者身形一晃消失在原地,随即刀锋出现在他身前,白晨见此情形也不好托大抽出红尘已做防守,刀剑相碰白晨身形向后退去。

    他不可思议的看着这名修仙者又看了看手中的红尘,此时红尘剑剑身裂开了一道裂纹。

    白晨把红尘收起别在背后,手指一划空中出现一道裂缝,手持天铭剑抽出,瞬息之间冲向这人,漆黑的剑锋挥砍出剑芒砸向这人的刀上。

    白晨双手握剑,摆出架势,怒吼:“破晓”,伴随磅礴的剑气呼啸着向他刺去。

    这人刚抵挡住剑芒又见白晨气势如虹持剑刺来,身形一退准备迎击接下来的攻势,收入刀身于刀鞘身形向前一探:“斩天!”

    只见刀身呼啸着铺天盖地的罡风呼啸而出,刀剑相碰两股力量如遮天蔽日般对立着,天空的云犹如被劈开一道裂缝般卷起。

    白晨剑锋一转带着磅礴剑气当头劈下,见这人瞬间收刀怒吼道:“瞬!”拔刀时呼啸着数百道血色刀光向白晨袭去。

    交锋的瞬间大地轻颤天空悲鸣,我和他不断施展着剑式与刀法,天空中刀光剑影,只见刀剑相碰的火花不见其身影,一刀一剑在空中不断挥砍着。

    千招过后两人眼中都带有了一丝欣赏之色,此人对白晨开口道:“小子,该决出胜负了!”

    这人举刀向白晨大喝一声:“弑神霸刀”

    天际被撕开一道狰狞的裂缝,白晨双手紧握天铭剑,施展一式“迟暮”。

    剑锋所到之处天地随之大变,漆黑的剑芒化成数以万计的飞剑,带着铺天盖地的剑气冲向这人,与他的刀锋不断相碰!

    这人的弑神霸刀与白晨的迟暮互不相让的对碰着,两人相视一笑后,不断施展着剑决与刀法,这场的对决引来了众多修仙者围观,无不赞叹着他们两人年少有为。

    在远处大长老等人也看到了空中白晨的姿态,不由感叹:“白晨剑气如虹,另一人刀法犀利,真是少年出英雄啊”。

    一旁的云汐夜则担心的看着这场对决。

    时间流转,磅礴的剑气始终不减半分隐隐有冲破苍穹之势,此人的也不甘落后风罡如遮天蔽日般呼啸着与白晨相碰,可终还是剑气略胜一筹。

    剑指其喉,白晨对他说道:“你很强!”

    此人见白晨如此,不由心生疑惑为什么不杀了自己,问道:“你为什么停下了?”

    “我本就不想与你争斗,是你认为我和那些劫匪是一伙的才动的手好不好!”

    这人略显尴尬道:“原来是这样小道还以为你是指使他们的人呢,抱歉”

    白晨将天铭剑收回,放入空间后一脸无奈,道:“罢了罢了。”

    “小哥你叫什么名字?”

    白晨盯着眼前这个相貌清秀,头戴逍遥巾一席道袍的同龄人,道:“白晨。”

    “我叫袁名,方才实数小道失礼了,还望白兄弟莫怪。”

    “没事,不过袁兄弟的刀法属实了得让我佩服。”

    “廖赞了,不如说白兄弟剑法超群小道佩服至极。”

    就在他们还在攀谈时大长老他们匆匆赶了过来,询问道:“这位小友是?”

    “老人家,我叫袁名,一介散修道人。”

    白晨向他介绍了云汐夜一行人后,问起他为何会在那里被劫匪围堵,这家伙居然说只是人有挑衅他觉得有趣就跟着进去了

    又聊了几句后几人道别有缘见,便随大长老朝水之端前去。

    在白晨一行走远后,袁名回身望向一侧街巷说道:“在这里动手太显眼了,我们换个地方如何?”说罢便朝水之国外走去。

    走出城门后看着眼前聚集的数十名修仙者说道:“蝼蚁们~开始吧~”邪笑着抽刀冲入了人群中。

    “不要怕!他只有一个人!”人群中有一人对其他人大喊着。

    “一群蝼蚁界仙九阶又如何?,还不是聚众才敢来取小道性命?”袁名仰天大笑如踩死蚂蚁般轻描淡写的斩杀一人。

    “哈哈哈!来来,让我看看你们有多大能~”

    一人持一刀,如屠夫般邪笑着斩杀着眼前的众人,被斩杀的人还未感受到绝望就以身首异处,顷刻间遍地的残骸。

    随着最后几人战战兢兢的看向袁名:“小友,我们也是受人指使啊,我们这就走,您放我们一条生路吧,我们发誓再也不出现在”话还没说完,声音便戛然而止。

    袁名这时已经一刀刺入了他的脑袋,手腕微抖这个人的脑袋炸成了血花蹦向身边杵着的几人。

    砍到这一幕这些人拼了命的向远处逃去,身后却一直跟着袁名这个煞星,不断有人在刀下惨死。

    仅剩最后一人时袁名如看蝼蚁一般看着他,说道:“我今日放你一条生路,告诉剥夺的三长老,早晚有一天我会再去取他狗命,让他洗干净脖子等着,现在你可以滚了~”

    这人看袁名放他一条生路,大气不敢喘一声扭身便急忙逃走了,袁名甩掉刀上的血液收刀后在远方消失了其身影

    同一时间大长老带领白晨和云汐夜来到一处位于海面上悬浮着的大陆,对二人说道:“我们到了,这里就是水之端。”

    飞到水之端前大长老掏出令牌一挥,法阵打开了一处缺口,大长老带着他们走了进了禁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