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轮回称王 > 第二十五章 老匹夫!偷看什么呢!
    云端上群山耸立,山中烟雾缭绕,隐隐能看到棵棵参天古树坐落其中,阳光透过参天古树挥洒在山谷中,宛如仙境般令人叹为观止。

    大长老带着两人走过连绵不绝的山谷,来到一处破败不堪的山门前,伤感道:“就是这里了,我们曾经的门派。”

    白晨抬头望着这处虽然破旧,但依然梦幻的门派,不禁感叹现在的云顶之林和这里相比真的差远了。

    大长老随后领着他们来到一处早已干涸的泉池,大手一挥,方才还干涸的泉池,顷刻间泉眼涌出泉水来。

    “这里就是云泉了,你们先在这里洗炼灵力吧,老夫出去走走,稍晚老夫再回来。”说罢,大长老走了出去。

    云汐夜见状向白晨询问道:“白晨,我们要不要陪陪他呀”

    白晨看着大长老悲凉的背影,道:“让大长老他自己静一静吧,我们现在还有事要做。”

    云汐夜知道眼下应以修炼为主,可一想到这个泉池大小,脸颊如火烧般红了起来,嘟囔着对他道:“要不你先修炼吧,我我一会再过来”

    白晨见她这幅模样,便想捉弄她一番,贱笑着上前搂住她的腰,道:“我们一起吧~以前你不都”

    话还没说完被一拳打飞了出去

    云汐夜脸红耳赤的看着他道:“你就不能正经点!”

    白晨揉着肚子站起身,摆出一幅可怜的模样,道:“你不愿意吗?对不起,我只是想多了解你。”

    云汐夜身体一震,羞涩的看着他,小声嘀咕道:“那好吧”

    白晨脸瞬间红了起来,不知所措看着她,心想道:“喂喂!不是吧!我就是开个玩笑啊喂!这怎么办。”

    见云汐夜已经褪去衣物进入泉池,他慌了神,可就在她刚进去泉池,痛苦的低吼声传入了白晨耳中,他冲向泉池准备把云汐夜拉上来。

    谁知云汐夜一把将他拉了下去,就在白晨不解时,传入身体的疼痛告诉了他原因。

    这处泉水是以撕咬吞噬的霸道方式来清除灵力杂质的,云汐夜这时额头布满了汗水,紧紧地抱着他。

    白晨把她拉入怀中,轻拍着她背后,天地之气融入云汐夜体内,她的疼痛得以缓解了一些,这才抬起头看着白晨,道:“哼!都怪你你要好好补偿我~”

    白晨宠溺的回道:“好好好,那位列界仙怎么样~”

    “你说真的?”云汐夜不可置信看着他。

    “恩,在这之前需要先传你以身证道之法,然后你配合着使用凤天图的力量就可以。”

    “好我知道了。”

    白晨把大道传给了云汐夜,待她全部记下后,让她使用凤凰本源运转道法,泉池中瞬间火光大作,气焰冲天。

    云汐夜痛苦的神色又浮现了出来,白晨幻化出涅槃之火加入其中,淬炼着她的肉身,同时让云汐夜施展重生以防不测。

    时间推移,凤凰的气息逐渐减弱,生命之火犹如风中残烛般飘忽不定,云泉之水却还在不断吞噬着灵力杂质,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打算。

    这一切都在白晨预料之中,虽说她有凤天图却不是真正的凤凰,浴火重生只需要这一次就够了。

    泉水目前吞噬的是炎欣残留在凤天图中的灵力,只要她身体不破,用不了多久便会掌握大道,涅槃重生。

    云汐夜身体由下而上化作焦炭,白晨不断对她施展着重生修复肉身,方才还是碳化的部分化作新生,直到涅槃进度抵达丹田时,强烈的疼痛让云汐夜有些意识迷离。

    白晨害怕她失控,急忙运转天地日月之力,灌输到她体内,这才堪堪没有让她晕过去。

    忽然凤天图中幻化出一只凤凰,如苏醒的野兽般疯狂吞噬着涅槃之火,白晨运转虚空之轮不断催生出火焰这才没让涅槃就此中断。

    云汐夜的生命之火这时从新点燃,见马上要到了关键的灵识之地,最危险的时刻来临了。

    成则以身证道位列仙位,败则烟消云散消失天地间,只能看云汐夜能否将凤天图完全融为己用了。

    在燃烧至灵识位置时强烈的疼痛让云汐夜彻底失去了理智,手指不断的用力扣入白晨的背部,深深的陷进了肉中,鲜血直流。

    顾不得疼痛,白晨抱着她呼唤道:“汐夜坚持住,你现在要把凤天图融入灵识化为己用。”

    也不知道云汐夜有没有听到他说的话,不过随着时间缓缓流逝,凤天图中的凤凰还在她身后盘旋,吸收着涅槃之火,白晨不耐烦的怒视着它,吼道:“我没有耐心了,你可以死了!”说罢抬手轰出【破坏】。

    凤天图中的凤凰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脑袋就炸的粉碎,轮回之门浮现,它的残魂被一双骷髅巨手拉入其中,它朝外界大声喊道:“为何!王你为何要杀我!”

    “炎阳我就知道是你,若不是欣儿当年保你这叛徒一命,你早就魂飞魄散了,欣儿给你机会让你赎罪,你竟还执迷不悟,就这么去死吧!”

    轮回之门缓缓关闭消散天地间,隐约听到方才门内炎阳对白晨的诅咒。

    看着只剩身躯的凤凰化作灵力,缓缓融入云汐夜的灵识之地时,白晨才松了一口气,等待着最后的时刻。

    云汐夜的气息在肉身涅槃完成一瞬间高涨,灵识化作庞大的凤凰盘旋于头顶,随着“锵”的一声长鸣进入灵识之地,附着于灵魂之内。

    以身证道,凤天图和凤凰之力所筑起的灵识之地,她以后会成为首个以人类之躯统治凤凰一族的另类之王吧。

    云汐夜修为不断突破,界仙一阶,二阶,最后终于在界仙四阶止步,白晨抱着她呼唤道:“汐夜,醒醒。”

    云汐夜意识逐渐复苏,紧闭的双眸缓缓睁开看向白晨,道:“白晨,我究竟你”

    在看向白晨时发现了不对劲,此时的他全身赤骆,被烤焦的双臂与浑身血迹,气息虚弱,白晨一屁股跌坐在泉池中,云汐夜一把抱住他,哭诉道:“对不起,都是因为我,你才会”

    “没事,况且我也有所收获,我们先出去吧,大长老等的不耐烦了~”说罢,白晨指向远处在藏匿着的大长老。

    白晨在泉池中稍作恢复后走了出去,云汐夜见状脸红耳赤,玉手一挥幻化出衣服穿上,可就在看到他背影时,整个人呆住了。

    十个血洞赫然映入眼帘,云汐夜明白过来为何他的气息会如此虚弱。

    “大长老~您不厚道啊~弟子们修炼您还偷看~”白晨贱笑着道。

    大长老听罢怪叫道:“小兔崽子!老夫是看到有异常才匆匆赶了过来!老夫没有偷看!”

    白晨调戏的口吻,道:“哦哦哦~大长老说的是,大长老说的是呀~就是不知您在这里一站就是几个时辰是作何呢~”

    “小崽子!休要调侃老夫!老夫!老罢了!”大长老转身就跑,白晨见他这幅模样捧腹大笑。

    云汐夜这时走到白晨面前,自责道:“对不起你背后的血洞”

    白晨见状亲吻了她的额头,道:“不怪你,我们去休息吧。”

    “恩走吧。”说罢,云汐夜牵着他朝门派内走去。

    随后他们找到一处较为完整的房间走了进去准备休息,可刚进去的云汐夜顺势把白晨扑倒在地。

    屡屡青丝轻抚着白晨的脸颊,他们四目相对看着对方,最终还是没有压制住情感,踏出了那一步。

    唇与唇相叠,甜蜜的夜晚开始了,一番鱼水之欢后两人相拥在一起,彼此情深的望着对方。

    就在这时,白晨发现门外有人,便对外面喊道:“大长老!你这老色批!!”

    突如其来的喊声不仅让云汐夜吓了一跳,门外的大长老也同样吓到了,不敢做声赶忙悄悄溜走了。

    云汐夜也探查到了气息,害羞地缩进白晨怀里,他心想漫漫长夜~又开始了翻云覆雨

    次日正午,两人醒了过来,整理好衣服后,云汐夜弹指一抹火焰,把带有点点红色的被褥烧成了灰烬。

    带着白晨,气冲冲的去找大长老问罪

    就在刚看到大长老时,云汐夜脚下一踏冲了过去,凌空抬腿就是一脚

    大长老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飞了出去紧随其后就是一顿毒打

    大长老抱头大喊道:“老夫知错了!老夫知错了!汐夜你别打了老夫这把老骨头要散架了”

    云汐夜这才停了下来,指着大长老气愤道:“李伯伯!要是再有下次!就是换母亲打你了!”

    大长老回想到当年偷听掌门时被发现,云湘把他吊在树上暴打了近一天,不禁浑身一颤,赶忙说道:“老夫不敢了老夫不敢了”

    白晨见云汐夜也消气了,上前问道:“大长老接下来我们要去哪?”

    大长老顿了顿,看向他们时又是一阵面部抽搐,心想道:“这两人怎么回事!汐夜长大了也就罢了,修为也怎么界仙四阶了?!还有这小兔崽子!他竟然界仙七阶了?!罢了罢了,老夫有的吹了~。”

    “接下来我们要去水之端。”

    白晨疑惑的问道:“大长老,水之端是?”

    “那里是位于水之国内的一处禁区,我们接下来要去寻找一个老夫的朋友。”

    “您朋友为什么会在禁区内?”

    “他犯了大错,被关押在内这次去就是为了见他最后一面。”这时大长老眼中满是悲伤之色。

    我和云汐夜没有再说什么,跟随大长老朝水之国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