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轮回称王 > 第二十三章? 你们想活着下去吗
    云汐夜将事情始末告诉了他。

    她还是她,可她再也不是她,白晨回想起与樱梦雅的相遇与相识:

    “你这涂登子,找打!”

    “服不服姐姐?不服接着揍你。”

    “我都说了不用你管我,你到底想干什么?”

    “快去修炼,我可不用你保护我。”

    “谢谢你救了我,不过我可不领情啊,呐给你”

    “王远,这片樱花林我很喜欢。”

    “别怕,我一直都在。”

    “别哭啦,梦雅会等着你。”

    往事一幕幕浮上心头,曾经的喜与忧也永远的成为了过去。

    樱梦雅用尽最后的力量把云汐夜的灵魂归于完整,可却也永远抹去了她的痕迹,从她消失的那一刻,云汐夜就再也不是她了

    他看着眼前的云汐夜,抚着她带有泪痕的脸颊,温柔的说道:“相信我。”

    云汐夜脸颊浮现一抹红晕,轻轻的对他点头示意知道了。

    白晨凑近云汐夜揽着她的腰,道:“抱紧我,我们该出去了,大长老应该也等的不耐烦了。”

    随后二人冲出空间朝外界飞去,在到达熔岩层时,他施展出冰之结界以防衣服被融掉,心想:“要是那么上去了,大长老能打死我”

    就在他们冲出火山口的一瞬间,外界气息变了,感知到众多气息与大长老奄奄一息的状态。

    空中站立的一人对众人喊道:“他们出来了!抓住他们别让他们跑了!”

    瞬间两人身边围满了人,当看到骑着老虎凶兽的青年人时,白晨知道遇到麻烦了。

    青年人盯着云汐夜,对他威胁道:“交出这个女子,小爷饶你们不死。”

    白晨没有回答,而是想着,眼前的青年人与这些人不足以让大长老如此惨败,肯定有强者在身后撑腰。

    这时云汐夜沉不住气了,刚要上前,被白晨一把拉住,道:“有强者,别轻举妄动。”

    云汐夜被他稳住后,气愤的对那名青年人,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青年人眼神淫秽的看向她,道:“小爷家中缺一个压床的,你来给我压几天床爽爽,说不定小爷我玩够了就让你回去了~”

    他话刚说完,白晨抬手施展【破坏】打向他,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给他撑腰的强者出现了。

    一击便拍灭了白晨打出的法决朝他冲来,以戏谑的口吻道:“和你们来的老不死都被我打的半死,你又算什么东西?”

    白晨看着眼前相貌丑陋,头发稀疏,一身黑衣的青年人露出了厌恶之色,可却不敢有一点轻视。

    这人界仙大成半步界神,恐怖程度让白晨有些喘不上气,骑着凶兽的青年人对他说道:“元叱,别墨迹赶紧解决了,完事了咱们回去好好爽爽!”

    被叫元叱的青年人,这时眼露贪婪的盯着云汐夜,瞬息加速向白晨冲去,手中凭空出现一把匕首准备划破他的喉咙,白晨赶忙施展缩地成寸堪堪躲开这一击。

    可脖子依旧被划出了一道血纹,白晨顿了顿,摆出武道拳法的姿势,准备迎击下一轮攻势。

    可元叱抬起匕首在身前挥舞,就在白晨还奇怪时,他身体炸出了雾一样的血花,云汐夜冲向白晨近前,却被元叱一把抓住,击晕了过去。

    他看向白晨,嘲笑道:“垃圾东西还想英雄救美?毕箭我们走~”

    二人猥琐一笑便要走,白晨杀机毕露,运转重生修复肉身,同时施展【破坏】向他们轰去。

    元叱回身轻描淡写的以匕首挡住破坏的功法,嘲讽道:“蝼蚁,赶紧去死。”

    他挥动匕首,从中散发出一道黑气瞬间击中白晨的身体。

    白晨全身血肉顷刻化成血雾,见他死的不能再死,二人才离开了这里。

    一颗心脏在原地慢慢重生出血肉,白晨这时出现,仰天怒吼道:“今天所有人都得死!!”说罢,撕裂空间前往火之国。

    顺着凤天图的气息他寻到一处室宅,一拳击穿墙壁,看到云汐夜此时昏迷的躺在床上,露出雪白的身体,毕箭手已经放到了她身上正要对她羞辱。

    “鼠辈尔敢!”白晨怒吼道。

    毕箭慌了神,本应该死透了的人,竟莫名其妙出现在了眼前。

    白晨冲上去一把抓住他,怒吼道:“鼠辈,我要你不得好死。”

    白晨一拳一拳的轰在他身上,毕箭眼中尽是恐慌之色,他刚要大喊叫人,白晨一脚踢到他脸上,瞬间牙齿横飞,晕了过去。

    白晨抱起云汐夜,见她昏迷不醒,幻化出一身衣服为她披上,将她抱起朝室宅外走去,听到异常声响的士兵和修炼者,匆匆赶了过来把他围在其中。

    白晨冷眼看着这些人,道:“位于虚空的天铭剑,听吾召唤,现世于此。”

    空间应声撕裂,一把五尺,闪烁着漆黑光芒的天铭剑出现,白晨手持天铭剑抽出空间,道:“以吾身为驱,以天铭剑为度,于此斩尽杀绝!”

    漆黑的光芒由剑身蔓延至他全身好似整个人魔化一般,同时虚实之轮在白晨身后浮现,源源不断地为他输送仙力。

    轮回之门大敞四开,门中亡魂厉鬼争先恐后涌出,景象犹如末世降临,恐怖如斯。

    白晨抱着云汐夜,手持天铭剑冲向人群,怒吼道:“给我杀到一人不留!灵魂由你们吃掉!”

    亡魂厉鬼齐齐大吼,其中有一只小小的亡灵最为凶残,第一个冲出去,撕咬着士兵的身体,蚕食着士兵的灵魂。

    白晨紧跟其后,以极快的速度斩杀这些围聚的修炼者,惨叫声、嘶吼声不绝于耳,白晨命它们分出一部分前往城中寻找所有残留的士兵与修炼者。

    就在这惨绝人寰的情境下,云汐夜醒了过来,神态有些紧绷,发现自己正在白晨怀中时,这才放松下来,眼泪不由自主的落下。

    白晨见状停下了脚步,道:“没事了。”

    云汐夜微微点头,可转头看到眼前景象时人愣住了。

    遍地的残肢断臂,内脏与鲜血从残破的尸体中流出,无数的厉鬼亡魂在啃食着尸体,这才发现这里正在进行着惨无人道的屠杀。

    白晨把云汐夜交给亡魂们照看时,天空中急速冲来一道气息。

    “元叱!!!”白晨怒吼,脚下一踏凌空跃起,瞬息之间出现在他身前,天铭剑顺势朝他砍去。

    元叱震惊之余,赶忙抽出匕首堪堪的防住挥斩而来剑锋,随后和白晨陷入了厮杀。

    白晨因修为境界不足,就算在手持天铭剑的状态下也略弱与他。

    元叱招招直刺要害,因天铭剑加持暂时拥有不死,白晨这才与他有一战之力。

    白晨摆出剑式,怒吼【斩空】,当头一剑落下,天空炸开一道巨大的裂缝。

    元叱一脸惊慌想躲却无处可躲,只能任由虚空把他拉入,白晨顺势向前,冲入了虚空中。

    这时白晨看着元叱,道:“在这里我就是天!那么接下来你准备好了吗?!”

    元叱大吼道:“放你娘的狗屁,来来你试试看,我非撕了你这杂碎不可!”

    可就在他刚说出口,左手五根手指前段被斩了下来,他疼的嗷嗷大叫震惊道:“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不可能吗?接下来你就知道了。”白晨眼神冰冷,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电光火石之间他的左手化作肉泥脱落,这下他相信了白晨说的{在这里我就是天}这句话是真的了,惊恐的冲向虚空深处。

    白晨看向跑远的元叱,心想:“你可知道在这里,只有我是最仁慈的吗?”

    在无尽的虚空中,元叱拼命的飞行着,就在刚以为摆脱了白晨时,突然撞到了一个物体,抬头看去吓得他呆立在原地不敢出声。

    身长八十多丈,头长犄角,全身漆黑瘦长的不知名巨兽,密密麻麻的在前方看向他,身后传来了白晨的声音:“这地方好吗?”

    白晨飞行到他近前,道:“这里是我独立开辟的一处虚空,这些都是我的虚空战士。”

    “爹!不!爷爷!我错了!求你!求你放我一条生路!”元叱凌空而跪,不断地磕头。

    一个体型比之其他巨兽巨大数倍,长着一对残破翅膀的巨兽走了过来。

    敬畏的说道:“参见吾王!”其他巨兽也纷纷吼道,声音响彻整个虚空。

    “参见吾王!吾王不朽!”

    白晨看着这些虚空巨兽,笑道:“对不起了各位,这么久都没来见你们,多克,近年还好吗?”

    为首的虚空巨兽赶忙说道:“吾王,我和族人们都是因为您才得以延续生存,请您不要再说这种话,不过王您能来我们都很开心,就是多克不知眼下这个人是?”

    “他和他们国家的一个竖子伤害樱梦雅的转世,便让我拽进来了。”

    多克看向元叱,怒火压制不住了,当年陪在白晨身边的几人都有恩与他。

    此时它恨不得撕了元叱,白晨见状说道:“身体留给你们,头我带走,灵魂对半,你认为可好?”

    多克狂喜道:“谢吾王!万年来我们都没有新鲜玩具了,这下有打发时间的了。”说罢,把还在愣神的元叱身体及灵魂一同斩断。

    白晨接住蕴含灵魂的头颅,道:“那么我该出去了,这次打开这里生机要消耗殆尽了,下次再打开这里时,便是你们回归的时候了!”。

    多克与族人单膝而跪齐齐喊道:“恭送吾王!”

    白晨手里拎着元叱的头颅走出了裂缝,以重生,万物复苏,吞噬齐齐修复着身体。

    他在感觉身体恢复的差不多,没有天铭剑加身也不会身死后,把天铭剑放入了创造的虚空中,让它继续守护固定空间。

    看着元叱的头颅,白晨冷笑道:“元叱,接下来我给你一个不死的机会,你想听吗?”

    元叱的头颅这时眨了眨眼睛回应着他。

    白晨从空中落到云汐夜身边,握住她的手,道:“可以再等我一下吗?”

    云汐夜微笑的点了点头,示意让他去吧。白晨走进宅子内拽起被亡魂厉鬼撕咬的毕箭来到轮回之门前。冷笑道:“我给你们一次活下去的机会,在里面永世被亡魂厉鬼撕咬吞噬,我很仁慈对吧?”

    随手把只剩头颅的元叱和毕箭扔了进去,并召唤回亡魂厉鬼回到了门内。

    他来到云汐夜身边,心疼的抱紧她,安慰道:“对不起,没能保护好你,现在都结束了。”

    云汐夜在白晨怀里,哭诉道:“我以为我以为当时你真的死了”

    白晨没等她说完,吻上了她的唇,云汐夜身体一震,迎合着他,彼此深情的拥吻着。

    他抬起头看向云汐夜,发现她的脸颊与脖颈布满了红晕,他抱着她温柔的说道:“我们走吧。”

    “恩~~”云汐夜甜蜜的在他怀中轻声回应着。

    白晨紧紧抱着她凌空跃起朝城内飞去,心想道:“这里除了无关者,其余所有人都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