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轮回称王 > 第二十二章 修炼 ,秘密,少女的决心
    白晨催生出涅槃之火燃烧着身体,同时他不断运转心脏内的凤凰本源,伴随涅槃之火燃烧着肉身,身体的灼烧之痛与被啃食感觉涌上他心头。

    他看向从脚开始不断蔓延,发出噼里啪啦声的火苗,肉身逐渐化作灰烬。

    燃烧至丹田时剧烈的疼痛传来,他仰天长啸:“啊啊啊啊!!”

    随后丹田破碎化作灰烬,他的气息也在这时开始衰弱,直至身体只剩心脏,他的气息消失了。

    远处的云汐夜猛然抬起头,就要朝白晨那边跑,被炎欣一把抓住按下后,道:“不要打扰他,他没事,你先顾好自己。”

    云汐夜这时也没好到哪去,全身衣服化作灰烬,身体被破坏出大大小小的孔洞窜出青色火焰,体内的凤凰本源凶相毕露,肆意的破坏着,她面如死灰,咬紧的牙关中渗出丝丝浓烟。

    炎欣看着云汐夜充满了好奇的问道:“你再坚持坚持就过去了,不过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身在痛苦中的云汐夜并未作答,用好似对情敌一般的眼神盯着炎欣,刚才的一幕她可是看到了。

    炎欣见状莞尔一笑,道:“你别多想,我和他只是好友关系,不是你想的那样。”

    “再有就是好奇在这种状况下,你竟然还能相信他,有些让我惊讶而已,你现在运转功力把本源破坏,后面会有新发现~”

    云汐夜听到后按照炎欣所说,破坏了本源。

    被破坏的本源如散沙般,流向她经脉时异样发生了,背后肌肤上浮现一只栩栩如生的凤凰,一股强大的力量从凤图中流转至体内,残破的身躯也在这时慢慢的恢复了过来。

    云汐夜低头望向自己的身体,诧异道“这是?!”

    “这是凤天图,凤凰之王的象征,送给你当陪在他身边的奖励了”炎欣笑道,同时走到云汐夜身边幻化出一件凤羽服递了过去让她先穿上。

    云汐夜现在对炎欣的态度有了改观,问道:“你们究竟是”

    “等到时机成熟了你会知道的,现在准备接下来的修行吧。”说罢,她带着云汐夜开始了凤凰的修炼。

    同一时间,白晨仅存的心脏伴随交织着的黑炎与纯白火焰,顷刻间炎之风暴拔地而起,肉身在炎之风暴中不断从组调和。

    他缓缓睁开紧闭的眼眸,心想道:“界帝大成了,方才好像彷徨中看到一条道,界帝大成时需要一条大道才能进军界仙境,那就悟一条全新的大道。”

    转向云汐夜他们方向就喊道:“炎欣!用规则轰向我!快!”

    炎欣听到后,连考虑都没考虑直接朝白晨打出规则之力,他的身体在这一瞬间爆裂,拥有永生之力的心脏也随即炸开,黑炎与纯白火焰冲破至隔断空间中。

    隐隐有一道声音弥漫在空间回荡:“不破不立,破而后立,身虽死,魂依在,实为虚,虚为实,吾死而后生。”这是她的道,她的规则。

    在规则之力轰向白晨后,他意识逐渐到了规则之海中,来此不是为了寻找别人的道与规则化为己用,而是为领悟全新的道与规则。

    白晨的意识体盘坐其中紧闭眼眸领悟着,时间流逝,他忘记了时间,可能是一天,也可能是一个月又或者是一年。

    就在这时他的意识猛然睁开双眼,喃喃自语到:“吾以身铸道,吾身化规则,超脱天地间,不在轮回中,以拳破万法,以脚定乾坤,吾身所向,万灵臣服!”

    火焰还在熊熊燃烧,他的身体由心脏开始重生,而后生出白骨,体肉逐渐包裹在白骨之上,黑炎与纯白火焰随即被吸入体内,诡异的涅槃重生完成了。

    白晨此时灵识之地上的希望之门大敞四开,丹田与心脏也疯狂的吸收着黑炎与纯白火焰,在丹田,灵识,心脏把所有的火焰吸收殆尽。

    一股全新的力量从三个位置流遍全身内,他以肉身成圣,踏进界仙境,随着这股全新的力量不断在体内形成,修为像开闸放水一般直线冲击到界仙五阶后才终于停了下来。

    修仙大道终于迈开第一步了,而这股全新的本源力量,白晨称它为【奇迹】:左手可施展黑日阳炎,右手可施展净化之火,在不使用这两种火焰时,肉体也是实打实的强悍,拳脚施展武术时伴随阵阵罡风,强悍超出想象。

    白晨看向空间内还在修炼的云汐夜,推测时间过去可能并不是太久,幻化出一身素衣穿上后便动身前往她们那边。

    就在白晨快临近她们时,炎欣看向他疑惑的问道:“咦~~你身体怎么了?”

    “我身体怎么了吗?”白晨有些不解的看向她。

    “恩,长大了。”

    炎欣玉手一挥幻化出一面镜子照向白晨,在看向镜子时他呆住了,镜子里的他年龄好似二十二三岁,青丝长发垂在两肩,原本稚嫩的小脸现在变的清秀俊美,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

    “额这是怎么回事?”

    炎欣拽着白晨的脸看来看去,道:“你问我,我怎么知道,不过你这肉身修炼确实有意思,可是修为怎么才伪仙啊。”

    白晨贱笑道:“你想学啊,说不定你也能长大呢,恩~某些方面~。”

    瞬间他就被踢飞了出去,紧随其后就是一顿毒打

    炎欣一边暴打白晨,一边喊道:“你这涂登子,老娘便宜还没占够?找打就直说!”

    “我错了我错了!别打了要死了啊。”

    在白晨苦苦哀求了近半个时辰,炎欣这才停手,气愤道:“再说老娘小!下次打死你!”

    他没敢吱声,生怕这小祖宗脾气又上来。

    就在他准备起身前往云汐夜身边时,身后传来了一道细小微弱的声音,道:“一会传给我”

    白晨没敢回答,手指一点额头,一小团白光出现,把它递给了炎欣,心想道:“白挨顿毒打,还得把修炼法决交出去,便宜这小丫头片子了。”

    忽然云汐夜那边发生了变化,紧闭的双眸猛然睁开,浑身气息巨变。

    这气息是凤凰之王!修为不断攀升,直至界帝大成这才停了下来。

    白晨回身望向炎欣,问道:“你把凤天图给她了?”

    炎欣有些失落的望向白晨,说道:“恩,我在这里能停留的时间本就不长,让她陪着你也是件好事,省得你又是孤单一人。”

    白晨自然懂她说的,她不是转世而来,力量会逐渐恢复到原来的水准,这个世界会承受不住力量崩溃殆尽。

    “李叔应该还在家,你去找他吧,马上就要压制不住了吧?”

    听白晨的话,炎欣上前紧紧抱住他,哭道:“希望我们再见时不会太久,别让我等待太久”

    白晨失神的回道:“我知道,我知道的,快去吧,直接去找李叔哪也不要去,要听李叔的话知道了吗?”

    炎欣点了点头,化作凤凰撕裂空间后便朝着他们从前的家赶了回去。

    远处的云汐夜也看到了这一幕,却只是在原地等待着白晨,表现的模样让人心疼。

    白晨调整好状态走到她身边说道:“汐夜姐,现在有很多事情我不能说出口,你可以问我一些事情,如果说不了的我会沉默,如果可以说的我会告诉你。”

    云汐夜声音带着哽咽,道:“你还是白晨对吧?”

    “我是,从认识你开始还到以后都会是。”

    “那你以前是谁?”

    “”

    云汐夜牵起白晨的手,眼睛与他时四目相对,道:“那她是谁?轮回又是怎么一回事?”

    “她是我以前捡到的凤凰,也是我为数不多的友人,关于轮回我不能说太多,只能透露我以前不是这个世界的。”

    云汐夜接着哽咽的问道:“那就是你还记得以前的所有事情对吗?”

    “是的,都记得。”

    “你一直都是带着记忆在我身边的吗?”

    “是的。”

    “你是在玩弄我吗?”

    “不是,和你在一起我很开心。你是我现世除了家人以外,唯一亲近的人。”

    云汐夜稍微顿了顿,道:“那你和我在一起,是抱着什么心态?”

    “我”

    云汐夜此时手握的更紧了,道:“你告诉我!从五年前开始,你是抱着什么心态和我相处的!”

    白晨此时有些迷茫了,心想:“确实我是以什么心态对待她的呢,姐弟吗?不对。朋友吗?也不是。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但这个可能他却不想说出口,白晨近十万年一直寻找着樱梦雅从没变过心,到现在都没找到,他怎

    云汐夜这时打断了白晨的思绪对他说道:“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汐夜姐啊,怎么了?”

    此时她好像做了很大的决心,泪水悄然从脸颊滑落,颤抖身体看向白晨的眼睛,问道:“你先回答我的问题,你只需要告诉我,你喜欢我吗?”

    白晨心想最终还是回到了这个问题,如果不是她救了自己,估计也就没有现在了,而且长期的相处发现自己总会时不时想着眼前这名女子。

    他心一横,与她四目相对,说道:“恩,喜欢,不是姐弟的喜欢。”

    云汐夜嫣然一笑,泪水不住的滑落脸颊,她冲上前紧紧抱住白晨大,哽咽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是这样!我是赢了!白晨你可知我带着这个秘密与你相伴这么久,我有多煎熬吗!”

    白晨错愕的问道:“汐夜姐,什么秘密让你如此煎熬?”

    接下来的话让他彻底失了神,云汐夜开口道:“我前世是你妻子,我也是转生,从前我的梦中有一个女子告诉我,我是灵魂,她是记忆,但是她后来消散了,樱花林,白晨现在你知道了吗?”

    随着这句话说出口,白晨晴天霹雳般呆呆的楞在原地。

    过了许久他才缓缓开口道:“可以讲给我听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