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轮回称王 > 第二十章 要不弄死他呢?
    清晨,阵阵敲门声响起,白晨醒了过来,朝门外喊道:“马上来!”。

    收拾好行囊走出了房间,说是行囊其实就是一件换洗的衣服,还有云湘送他的红尘剑。

    他跟着师兄来到门派外门,看到已经集合于此的大长老和云汐夜,师兄跟大长老打过招呼后退了下去,白晨道:“汐夜姐,这次我们一起加油。”

    云汐夜此时还是那副模样,只是点点头并没有回答他。

    “人都到齐了,我们出发吧”

    “大长老我们准备去哪里?”

    “首先要先去火之国,孩子们先过来。”

    他们走上前去,大长老抬手将他们夹在腋下,道:“此番路途遥远,以你们的速度抵达需要一个月,孩子们抓紧老夫。”说罢,大长老凌空跃起直线向东南方向疾驰而去。

    飞行途中大长老担心他们二人承受不住气压,施展功力保护着他们前行。

    沿途景色由冰天雪地逐渐变成土地干裂,大地焦黑,一个个巨大深坑坐落其中的荒凉景色,放眼望去感觉一望无际。

    赶了一天的路程,大长老找到一处勉强可以供人休息的废墟建筑带他们走了进去,告诉二人自行休息,明日再赶路。

    “大长老,这里是哪里,怎么放眼望去尽是荒凉。”

    “这里曾是一处灵石国度,百年前天堂和剥夺再此争夺资源,大战一开始就进行了数月之久。”

    “能让这里至今都如此荒凉,可想争夺有多么激烈。”

    “是啊,成度内与城外的所有生灵都死在了这里”大长老好像想到了什么不好的回忆,没有再说下去。

    云汐夜因为被带着高速飞行了一天,此时脸色有些难看,白晨见状走上前握住她的手,施展万物复苏为她散去身体不适。

    看她脸色有所好转这才停下了功法,询问道:“汐夜姐,感觉好些了吗?”

    云汐夜有些疲惫的说道:“恩好些了。”

    见她还是有些不适,白晨将行囊中的衣服拿出来披在她身上让她先好好休息,起身要去找大长老再打听一些事情,谁知这时云汐夜在他身后抓住了他的衣服也不做声。

    白晨心想:“她应该是不想自己留在这里”

    思来想去,最后白晨还是留了下来,在她身旁坐下静静的陪着她,随着时间推移困意袭来,白晨渐渐的睡了过去

    次日清晨,白晨睁开双眼,看着倚在自己身旁还在熟睡着的云汐夜,在耳边轻轻呼唤着她,大长老这时正好进来叫他们起来起来赶路,看到此情景意味深长的笑而不语走了出去

    白晨苦笑道:“最近有太多人用这眼神看我们的了感觉都有点习惯了。”

    说着的同时便把云汐夜叫了起来,她迷迷糊糊的看着白晨道:“白晨,昨天谢谢你。”

    “没事,汐夜姐,我们吃点东西之后接着赶路吧”

    随后二人与大长老汇合,如昨日一般,一左一右揽着他们开始了行程,飞行途中白晨告诉大长老,云汐夜身体有些不适让他速度慢一点,大长老行程速度虽然未变,但围绕在云汐夜身上的功力却多了一些,见她脸色不再那么难看,白晨没再说什么。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终于在前方看到了火之国的边界,大大小小的火山不时伴随热浪喷射出岩浆,极为庞大的火之国则在火山群后端的高地上耸立着,犹如地狱之国一般,在他们抵达城门时,迎面走来一名身披红色盔甲的士兵,戒备道:“通行令拿出来!”

    大长老掏出三块印有火字的令牌递了过去,士兵检查无误后把令牌还了回去,对城门内喊道:“放行!”

    大门缓缓打开,一行三人总算来到了火之国境内,大长老将他们安排到一个名叫来客的客栈中,交代二人不要乱走在房间里等他回来。

    白晨自然乐不得如此,路程上虽说是由大长老带着他们,可是以远超他二人的修为的速度接连赶了好几天路,身体还是有些吃不消。

    他打开窗户看向外面,如此庞大的城中人烟却很稀少,偶尔会有几人路过却不见其该有的精气神,猜想应该是与环境有关系。

    就在白晨这么想时,外面出现了异常,天空中出现一个骑着老虎凶兽的青年人对着下方行走的一个行人,道:“彻虎!这个看着肥,就他吧”。

    只见这头凶兽驮着青年人向下冲去,张开血淋淋的大嘴将被指向的行人吞进口中,伴随骨头被咬碎的声音响起,行人的惨叫戛然而止。

    “彻虎,这都十一个人了,还没吃饱?”

    “吼!!!”

    这头被叫彻虎的凶兽,仰天嘶吼表达着不满,青年人见状无奈的摇了摇头,带其寻找着下一个可怜的‘食物’。

    云汐夜此时看的目瞪口呆,白晨却没什么感觉,此时他心想:“看来火之国人烟稀少是这个原因,并且这青年人如此嚣张敢在大白天行凶,士兵却不予理会想来应该是地位超群之人。只是凡人国家为什么会有凶兽,其刚才的青年人还是修炼者,这点很奇怪。”

    白晨把云汐夜拉到身边,关上窗户,道:“汐夜姐,从现在开始不要离开我身边,这个国家不对劲。”

    云汐夜点了点头,示意她知道了,说道:“大长老叫我们到这里历练,所说凶险看来是真的。”

    “这趟历练的旅程终点并不是这里。”

    “白晨,你是怎么得出结论的,如果这里就是我们要长期待下去历练的地方呢?”

    “不会的汐夜姐,这里虽有些凶险,不过还不足为奇,方才那个青年人只不过是界帝三阶,就算有上位者修为也不会很高。”

    白晨头头是道的为云汐夜讲述着自己的观点,最后她也赞同了他的想法,并告诉白晨不会离开他身边。

    他这才躺在床上,好好休息一番,天色渐晚,大长老回到他们所在的房间,告诉二人明日就可以开始修炼了,说完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内。

    白晨见大长老走后对云汐夜说道:“汐夜姐,早点休息吧,明天开始要正式修炼了。”

    “恩,你也早些休息。”说完,云汐夜躺在床上转过头准备休息。

    白晨躺在另一张床上背过身,此时面露狰狞,心想道:白天那个青年人好像有朝我们不怀好意的看过来,眼下先不告诉他们这件事,目前还不确定他会不会来找麻烦,要是敢来,那就热把他和那个凶兽一起炖了熬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