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轮回称王 > 第十八章 众人过去的梦 (下)
    云茂卿来到女儿房前敲了房门,在们开后他走进去,道:“汐夜,你的事我听你娘说了。”

    云汐夜歪着小脑袋不知道父亲要说些什么,云茂卿蹲下身对她说道:“汐夜,你梦中的姐姐只能在你睡着时在梦中出现吗?”

    “女儿也不确定,一直没问过梦姐姐。”

    云茂卿此时探查着女儿的魂魄,惊奇的发现竟然真的修复好了。

    以前有先生说女儿缺一魂命相不长,眼下灵魂完整生气十足,看来梦中一事确为事实,抱起云汐夜后对她说道:“汐夜你说的那个姐姐现在还在梦中吗?”

    “在呀,每天晚上我睡着后都会和梦姐姐聊天,不过姐姐却说自己再有不到数月月就会消散了”云汐夜神色哀伤眼含泪水。

    云茂卿没再说什么,毕竟马上消散之人的净土,自己还是不要打扰的好,陪伴在云汐夜身边安慰着她,道:“汐夜你不是说想修炼吗,明日起你就去学堂修课吧。”

    听到云茂卿说的话,云汐夜抬头看向父亲,道:“真的嘛!还是您最疼我了~”

    次日云茂卿带着云汐夜来到学堂中学习武道与法诀课程,并告诉云汐夜今后就在这里学习修炼,有什么不懂的要及时请教长老们,便走出了学堂。

    云汐夜在学堂上好奇的东看看西瞧瞧,授课的长老见状对云汐夜,道:“老朽的课程是否让你有些不满呢,如果你不想学可以出去。”

    这才让云汐夜收回目光,专心的学习着长老所教授的知识,伴随长老闭合教本课程结束,周围师哥师姐们纷纷围了过来,看着这个讨人喜欢的小师妹议论着,云汐夜害羞到了极点,低着头不敢看向他们。

    时间转瞬而逝,另一位长老走进了学堂,开始传授新的知识,云汐夜再次专心到了课程中。

    此刻云茂卿正在与云湘商议着什么,忽然一股骇人的强大气息传入感知中,云茂卿施展缩地成寸消失在原地向这股气息的方向赶去。

    正在授课的长老们与众多弟子们也同时感受了此股气息,纷纷朝门派外冲出。

    云茂卿在数万公里外的一处森林中驻足,大喝道:“来着何人!”

    迎面走来一名老者发出‘桀桀桀’的笑声“云掌门,你莫要说不认得老夫了。”迎面走来一名老者,发出‘桀桀桀’的怪笑。

    云茂卿看向这名老者,寒意蔓延全身,站在他不远处的老者竟是杀戒的掌门‘吕齐’,他拱手道:“不知吕掌门来次有何贵干。”

    “老夫来此没什么事,就是来取回一件东西并问下云掌门我派大长老去哪里了?”吕齐桀桀怪笑道。

    云茂卿知道事情暴露了,传以灵识给云湘,道:“快带所有人离开!快!以这老怪速度几息间就能赶到门派”。

    表面则依旧不慌不忙的说道:“吕掌门此言怎讲,贵派长老失踪为何问我去向?”

    云湘知道夫君的用意,急忙冲向外门对众人喊道:“快随我走!快!”

    吕齐看向云茂卿眼中充满了戏谑之色,爆发一身界神六阶修为,道:“你以为老夫没发现你杀了老夫门派之人还偷走了老夫需要的东西吗?”

    说罢一柄短刀握在手中,看向云茂卿时不怀好意的桀桀怪笑,同时对着自己的手臂指了指。

    云茂卿看着不知什么时候飞出去的左臂,痛苦的盯着吕齐,施展法诀将左臂从新接到肉身之上,眼神充满杀意。

    然而吕青再次对着自己手臂又指了指,刚刚接上的手臂才一次飞了出去,云茂卿便深知就算他使用两次相同的刀法,自己也还是捕捉不到施展的痕迹。

    接上手臂后云茂卿抽出长剑运转剑诀,大喝道:“灵神剑!”一剑挥向吕齐所在。

    吕齐看着磅礴的剑气怪笑道:“看来小看老夫了啊“

    他随意的挥动短刀砍向剑气,只见剑气如纸,被轻描淡写的砍破,消散于天际。

    转而再次对云茂卿投来轻蔑之色,如同一个大人在玩弄着婴儿般。

    云茂卿怒发冲冠,运转剑诀,怒吼道:“以身为剑!融为一体!破镜之剑!”随即剑气光芒大盛向吕齐轰去,并切换至破天一剑伴随遮天蔽日的剑气冲向吕齐!天地为之颤抖!

    “这才有意思,这才有趣啊!小辈来试试接老夫一招”吕齐大笑,同时冲向破镜之剑与破天一剑的剑气中!施展出“凌神霸刀”。

    刀罡压下,仿若此刻天地只剩阵阵罡风!其霸道直指苍穹!刀罡划破天际,一道狰狞的空间裂缝出现天空,好似可吞万物般,磅礴的剑气被吞噬殆尽,迎面袭来的罡风即将压至云茂卿身前。

    “以我之命化腐为奇!以我之魂,唤万古天剑之神!破镜之剑终式‘万古灵剑‘”云茂卿大喝道,持剑高举于头顶,此时天空被撕裂出一道巨大的豁口,剑气如开闸放水般从裂缝中涌出,流入云茂卿的身体。

    他的身体瞬间炸裂成血雾,而后瞬息之间肉身重塑,相貌变换为另一名长发披散,相貌凶恶的青年。

    云茂卿致死都带着身为剑神的尊严,仿佛天地间为他作响悲鸣之声,苍穹之上好似有一个男人的身影背对众生说道“吾一剑封神!吾乃剑之巅峰!吾名云茂卿!”

    转眼战局中,此人开口道:“吾听汝召唤而来!吾将为汝化腐为奇!我乃万古天剑之神云奕!天之剑来!”一柄长剑化空而来!

    手持天之剑,云奕怒吼,道:“烈日天阳!”

    剑气所化的烈阳不断由苍穹之上直指而下,灼热的气息蔓延方圆数万公里。

    吕齐看向仅数息间的变化知道自己玩大了,眼前之人竟然是界天一阶!掌管数百个世界的王者!此刻他想逃却无处可逃!拼劲全力运转刀法,“反噬霸刀”!

    顷刻间拔地而起的刀罡逆流而上,冲击着烈日天阳,然而却仅仅只是划出一道火焰再无下文。

    “霸刀成道”!又一招式打出,招式并未轰向烈日天阳,而是朝云奕轰击而去,云奕冷眼看着这道招式,未为握剑的左手轻描淡写的拍散了这道招式。

    看向吕齐怒道:“蝼蚁!方才你以修为境界欺凌压制吾之后人!如今这般滋味如何!!”

    烈日天阳砸向吕齐的瞬间,他化作飞灰消散天地,在砸落大地时,整整数万公里的深山被夷为平地,整个火之界为之一颤!

    此时吕齐灵魂被黄泉道缓缓拽入。云奕说道:“把他灵魂撕碎便可,这蝼蚁不配入轮回!”

    黄泉道中响起一道声音,道:“汝确定吗,李一剑前辈会知道的!”

    “照吾所说去做,李一剑前辈若知道此事始末会不会怪罪下来的!”

    随着他们对话结束,吕齐的灵魂被撕碎,至此魂飞魄散!

    云奕随手一挥,大地恢复原有的模样与生机,仿佛刚才的情景为幻觉一般,接着他运转功力将气息与声音分布在火之界各个角落道。

    “吾乃万古天剑之神云奕,今日吾辈后人剑神云茂卿被此界蝼蚁以境界修为压制残害!吾以天印刻至他后人身上,若知有修炼者残害剑神门派中人,我定毁灭此界!”说罢,以天印刻在云顶之林中每一个人身上。

    同时云顶之林众人接收到了这道天印,而火之界中各大势力则是只接收到了云奕的气息和所说内容。

    剥夺内,吴禁严对宫殿内所有人传讯道:“沟通其他世界的计划废除,通知所有附属门派不得对云顶之林有任何动作。”

    天堂内,杨凯对在座的附属门派门主说道:“看来吴禁严老儿失算了啊。”

    云奕此时则奇怪剑神的女儿怎么没有接收到天印,而后凭空出现在了云汐夜身前瞪大了双眼,调头撕碎空间跑回了自己所属的世界。

    云汐夜哭喊道:“你回来!你还我父亲!”

    云湘带着哭相蹲下身紧紧抱住云汐夜,哭道:“汐夜不得无礼。”

    “我不要,我要父亲,我要父亲回来啊。”

    劫后余生众人重返门派无不心痛,带着悲伤为“剑神云茂卿”整整守灵了七日。

    而此时在远处的云敏婷却与众人显得格格不入,心想着“真是无能的废物,召唤来先祖就只杀了一个掌门,看来还是得靠我。”

    “姐姐,我想要父亲回来。”

    “你能帮我把父亲救活吗?”

    “姐姐你说话呀!”云汐夜在梦中对那名女子哭诉着说道。

    女子抱着她安慰道“汐夜,如果不想再有这种事发生就让自己变得强大,姐姐大限也快将至了,以后就只能靠你一个人了。”

    云汐夜此时本就脆弱心为之一颤,在她怀中大哭道:“姐姐,有什么办法能不让你死吗?汐夜不想在父亲死后连姐姐也死去。”

    “小家伙记住姐姐和你说的话,那名少年今后会在这个国家的禁区内出现,你要找到他,姐姐时间到了不能再陪你了,以后要好好活下去。”随后一点云汐夜的额头让她醒了过来。

    梦中的女子看着逐渐崩坏的世界眼眸含泪,哽咽道:“樱花树下妻不在,君归莫寻檐下妻,此生相随与君伴,不悔伴君到白头。”

    随着最后梦中世界的消散,她永久离开了世界。

    云汐夜在此后开始了刻苦的修炼,仅十岁就踏入了化羽境巅峰,在十三岁便进入了淬弥一阶。

    因为梦中姐姐说过的话,这些年云汐夜常常前往禁区寻找姐姐所说的男孩,虽也遇到过几个人可却感觉不是姐姐所说的人。

    直到这年云汐夜十六岁进阶到了淬弥三阶,想着再去禁区转转看,便遇到了被雪崩半埋的白辰。

    看着白晨一身伤,怜悯之心涌起救起白晨来到一处遗址给他包扎伤口,就是没想到这孩子这么粘人还这么想要修炼便带在了身边。

    云汐夜约定在映月茶楼与白晨见面后便又动身前往了禁区寻找着,找了一圈无人又回到了映月茶楼等待着白晨来寻自己。

    随着客栈一楼有些异样,云汐夜下楼想着看看热闹,不想竟是白晨在给了店小二一掌掴说道“狗眼看人低的杂碎,我就是年纪再小也能捏死你”

    云汐夜想着“咦~这话怎么感觉好像在哪听过?”

    后来两人来到门派前的试炼之地白晨直接了选择会致死的试炼开始进行,不想没多久白晨拖着焦黑的身体出现在她身后,云汐夜莫名情绪涌出抱起了白晨,就这样带着他进入到了门派。

    在发现白晨获得了试炼之地中的力量时,云汐夜笑着心想“这小屁孩挺招人喜欢,识时务还有小心思,就当自己弟弟吧。”

    这日白晨以借口支出云汐夜后开始修炼灵识,不想被回来的云汐夜发现,白晨说对她说着不着边的话,云汐夜内心则带着怀疑没有拆穿白晨。

    而后接过白晨送来的樱花发簪,云汐夜开心的同时有了一丝疑惑,好像哪些地方不对劲。

    在白晨闭关这四年里,云汐夜有些心不在焉,脑海总是浮现白晨的身影,手里抓着白晨送给她的发簪想着他会不是姐姐所说的那个男孩。

    白晨出关后送给了她法诀本源与功法,加深了白晨是姐姐所说的那个男孩的想法。

    也就是在白晨又一次说着想要修炼时,心内涌动的情愫有些压制不住了,因为在白晨传以天品武道与法诀时便确定他就是姐姐所说的男孩,前世的夫君。

    抱着白晨顺势就说出了“我真的害怕,害怕你又一次丢下我一个人去犯险,以后不要再丢下我一个人。”

    云汐夜在白晨怀中大哭着,想到姐姐说过的话“等你与他相遇相知便知道了”才明白姐姐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白晨对熟睡的云汐夜呼唤道:“汐夜姐,该起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