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轮回称王 > 第十六章? 众人过去的梦(上)
    “夫人,辛苦你了,孩子很健康是个女孩。”云茂卿一脸担忧的看着妻子。

    云湘这时躺在床上对云茂卿,说道:“茂卿对不起,我”

    “夫人莫要自责,男孩女孩都一样,夫人你看咱们孩子这么可爱,起名汐夜怎么样?”

    “夫君意觉如此,我这妇道人家便听从你的想法。”云湘回道。

    云茂卿抱着孩子,道:“好,那我们的孩子就叫云汐夜。”

    一晃云汐夜五岁,小脸极其惹人喜欢,云顶之林中,云敏婷抱着云汐夜一脸的溺爱之色“小汐夜,姨娘给你买了好多衣裳和首饰,快去试试看。”

    云汐夜迈着小步跑去挑选着衣裳首饰,在看到一个蝴蝶样式的发簪时心头涌上一丝莫名的冲动,对云敏婷说道:“姨娘~汐夜喜欢这个~”

    云敏婷走去接过发簪给云汐夜盘着青丝,道:“我家小汐夜真可爱,让姨娘好好瞧瞧~”

    “小妹你太宠她了,汐夜来爹这。”云茂卿的声音从云汐夜身后响起,她看到自己父亲回来了,蹦蹦跳跳的跑去迎接父亲。

    云汐夜跳到父亲怀中撒娇道:“父亲你回来啦,你看姨娘送我的发簪好看嘛”

    云茂卿笑着点头抚摸着她的小脑袋,转身看向耸立的门派,道:“我们三人带领众人来到这冰雪国重铸门派有百年了吧?”

    云敏婷看向坐落的主殿,神色愤怒道:“一百一十四年,百年前要不是剥夺派杀戒大举进攻云国,现在我们应该还在云之森林”

    “父亲,我也要修炼,长大了汐夜来保护你们~”

    云敏婷和云茂卿二人相识一笑,没有接着这个话题延续下去。

    三人进入主殿内堂,看到云湘正眉头紧锁批阅着牒文,云茂卿走上前,从背后拥抱她,道:“夫人,这段时间你受累了。”

    “还不都怪你,掌门不当成天出去瞎转,再这样我可不管了”云湘气得嘟囔着嘴。

    云茂卿赶忙从储物空间掏出各式各样的首饰和胭脂水粉递给她,这才压下了云湘的情绪。

    让云敏婷带着孩子先出去后,表情严肃的说道:“我发现了当年剥夺所寻找的东西了!”

    云湘紧张的问道:“那东西现在在哪?究竟是什么?”

    云茂卿从储物空间拿出一颗鸡蛋大小,散发着黑芒的肉珠,道:“就是这个,我也不清楚到底是什么。”

    云湘接过肉珠仔细观察着,看了许久后还了回去,道:“夫君,你从哪里找到的?”

    云茂卿回忆着当时的情景,【走出冰雪国后他一路向南,期间抵达一处城外的客栈推,开门走了进去。

    店小二上前弯腰询问道:“客官您需要点点什么?~”

    “来一壶好茶便可”云茂卿随口回道然后掏出一枚银币扔给店小二。

    “好嘞~!谢谢爷,爷您稍等!~”店小二拿着银币兴奋的跑了回去喃喃道“一百枚铜币换一枚银币,一壶茶十铜币,这位爷太阔气了!”

    客栈中很多修士聚众讨论着什么,他在一旁侧耳倾听。

    “你听说了吗,剥夺又派杀戒前往云之国遗址了!”

    “这事真假啊!话可不能乱说!”

    “他说的是真的,我旅途的途中还看到陆续还有杀戒的人朝云之国遗址赶去呢。”

    “看来剥夺又要有什么新动作了!”

    云茂卿听后为之震惊,想道:“杀戒百年后再次前去,莫不是有了些进展?”

    茶水未上,他人已经走出客栈,急匆匆的调转方向东飞去,逐渐临近云之国境外,云茂卿降落在地面收敛气息,一身黑袍遮盖住全身,朝云之国境内走去。

    境内经过百年时间洗礼却依旧是一片荒凉,焦黑的土地上连杂草都未生长一株,可见当年战斗多么激烈。

    走进深处他感知到前面有人,压低身形向前探去,临近后发现一对修为淬弥七阶的青年男女正在寻找什么。

    “你说那东西真在这里吗?”

    “不知道,上面让我们来应该是有所发现吧”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

    不久分散的人群开始聚集,由最初眼前的两人到聚集到数百人。

    云茂卿并未着急出现压制他们,一群最高不过界仙四阶的乌合之众,他还没有放到眼里。

    乌云密布,细雨连绵,空中飞来一个老熟人“万义坤”。

    万义坤怒发冲冠,道:“你们都是吃白饭的吗?!多长时间了还找不到,都想死在这里吗?!”

    数百人无不瑟瑟发抖,万义坤随手一挥,靠前的几名弟子直接炸成了血雾,随后他率领众人前往原云之国宫殿。

    抵达后他盘膝而坐,手指掐诀,默念口诀:“天地有灵,万朝齐拜,以吾之血,指引方向。”

    万义坤手腕撕裂出一道伤口,鲜血直流,而涌出的血液,以诡异的形式凝聚飞往不远处停下,向下沿伸着,众人赶往这个位置挖掘着。

    五米

    十五米

    三十五米

    七十米

    两百米

    挖掘的深度越来越深,一道黑芒冲天而起,云茂卿挥手施展出结界笼罩了在场众人。

    万义坤吼道:“是哪个鼠辈在此造次!”

    “是你爷爷!”

    “云茂卿!当时你们门派识趣没等我们来就散去钱财带着众多弟子逃走,我们才没有追杀你们!今日你挑衅我等,是想死吗!”万义坤怒斥道。

    云茂卿并未作声,直接开始了杀戮,一式万剑齐发!众多修为较弱的人死于剑下,他一身界神二阶修为显露,望向万一坤带着愤怒。

    万义坤凌空一踏朝他冲了过去,散发的修为竟是界神三阶。万义坤手指掐诀,手中黑芒大作,一式【燃烧】向云茂卿轰击而去。

    云茂卿以剑气抵挡掉招式,同时催动武道神力抬手挥出‘傲之剑’磅礴的剑气冲向万义坤。

    万义坤运转法道神力,大手一挥形成屏障抵挡掉这一剑,招数试探后二人谁也看不起谁!

    云茂卿催动武道神力双手持剑过头顶,大喝道:“灵神剑!起!”一剑猛然挥下,磅礴的剑气,呼啸着飓风声轰出。

    看着呼啸而来的灵神剑气与云茂卿紧随其后的剑锋,万义坤运转法道神力吼道:“万法破道“!

    两股力量相碰!结界内光芒大盛,随着后续力量加深,开始了力量较逐!两股对碰的力量打碎了结界,冲天而起,乌云犹如被砍出一道裂缝翻卷着流出了上层的阳光。

    除他二人外,在场众人全部被波及,化成血雾身死道消,力量消散后,两人喘着粗气眼中杀机毕露。

    “杀!!!”

    “杀!!!”

    同时响起的两道声音打破了短暂的寂静,厮杀再次开始!

    万义坤施展一道道‘侵蚀’向云茂卿轰去。

    云茂卿则以‘神之剑芒’挥砍出阵阵剑气与他对轰着!

    剑气的破坏程度,炸的万义坤血肉横飞,而云茂卿的身体则被侵蚀出死肉脱落,露出森森白骨,他的气息不及万义坤半分,却怒吼道:“今日就是死!也要拉你一起!”

    万义坤大骂道:“你这个疯子!今天死的只有你!”,在‘侵蚀’发动期间转换功法,施展法诀‘死寂之陵’向云茂卿飞速射去,所接触的一切尽化作飞灰。

    云茂卿同时发动‘神之剑芒’转换剑气纳入己身:以身为剑!融为一体!剑技突破至天级,他手中紧握长剑向前一踏‘破镜之剑’!

    接触到‘死寂之陵’,围绕着云茂卿身体与长剑的‘破镜之剑’剑气光芒大作!以破釜沉舟之势压下万义坤的功法,向他砍去!

    万义坤赶忙手指掐诀道:“万道不侵”。随着法诀运转在他身前成环形屏障,‘破镜之剑’的剑气被防住了。

    他大笑道:“这招用尽后你全身力竭时,便是你的死期!!”

    云茂卿作知道破镜之剑的剑气打不破他的防御,可破镜之剑的强横,不在于剑气,而是他与剑锋!

    在接近万义坤不到数米时,使用破镜之剑第二式绝技!云茂卿大喊道:”破天一剑!”

    他以狂暴的姿态劈向屏障之上,接触的一瞬间屏障便应声破碎!

    万义坤不可思议的瞪大双眼,他见云茂卿这时呆立在原地,随即大笑,要施展法诀终结云茂卿的性命,可视野在瞬间错乱,他才发现自己被对半劈开了!云茂卿抬手再次施展破天一剑使他化作血雾,消散天地间。

    他望向大地已是满目疮痍,大地之上一口口深坑坐落其中,血的味道冲天而起,彰势着这里刚刚发生的厮杀。

    云茂卿下降至地面寻找着那颗黑色肉球,在寻找的同时运转法诀恢复着肉身,终于在距离几公里外的一处深坑中找到了它,收进了储物空间。

    他换了一身衣裳,把换下的衣裳与对战中挥洒的血液全部燃烧殆尽,运转功法拼尽全力朝冰雪国方向飞行而去,快到达国界时他选择了步行而归,以免让人发现端倪。】

    云茂卿把事情经过告诉了云湘,云湘一把抱住他大哭道:“夫君,你又这样以身试险!你要是稍有差池!湘儿可怎么办啊。”

    云茂卿紧紧拥抱着她,温柔的说道:“娘子莫哭,你的夫君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唇与唇相叠,云茂卿深深的拥吻着她,情到深处自然浓,二人翻云覆雨后拥抱在一起,回味着刚刚的行房之事。

    激情退却,躺在云茂卿怀里的云湘说道:“夫君,我还有一事要和你说。”

    “夫人请讲。”

    “是有关汐夜的事情,最近半年汐夜总说会每天做着相同的梦。”

    云茂卿吃惊道:“汐夜每天做着相同的梦?”

    云湘头疼的说道:“刚开始我也不信,后来汐夜和我清楚的描绘出梦中的景象,我才相信确有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