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轮回称王 > 第十五章 白晨要学肉身成圣?
    他一觉醒来后,无奈看向熟睡的云汐夜,心想:“这丫头从以前开始就这样真是拿她没办法。”

    叫醒她后,二人动身前往大长老所在的学堂修课,学堂这时坐满了人,他们寻找到一处空位坐了下去。

    “弟子们,安静!”

    顷刻间学堂中寂静无声,大长老讲起了武学的课程。

    这节课程主要围绕化器为己进行着:化武器为丹田中,运转体内武道气息催入丹田同化武器,使其与自身融为一体,武器阶级由己身修为一同成长,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讲到这里大长老气沉丹田,运转武道气息手中幻化出一柄巨大战斧,散发的气息竟为神级兵器。要知道大长老修为只不过是界仙八阶。

    白晨因为无极境的原因修炼不了,只能看着云汐夜运转武道手中幻化出一柄其名【傲天】的银灰色长剑,且也远超修为之上,竟是仙级兵器!

    他上前询问为什么兵器品级会比使用者修为要高,云夕夜道:“这是因为有器灵的缘故,单纯的化器为己只能随着修为成长才会提升品级,若修炼出器灵就不一样了,器灵与主人心意相通随着契合度提升,拥有器灵的武器会比使用者高出一个大境界。”

    “不过你为什么不把母亲送你的红尘化进丹田呢?”

    白晨摇头苦笑并未作声,看向其他修炼中的师兄师姐幻化武器时,他才明白原来不是人人都可以做到,仅有少部分天资聪慧的人才有能修炼出器灵。

    待大长老一一为弟子们讲解完疑问并陪同弟子们修炼后,课程结束了。

    他们走出学堂,来到一处草地上坐下,任由阳光挥洒在身上,暖洋洋的感觉浮上二人心头。

    时间流逝,云汐夜拉起他,道:“走吧,第二节要开始了。”

    他这才起身回到了学堂,第二节课程终于讲到了他关心的课程:“以身为器,以魄铸道,淬炼己身,金刚不坏,肉身成圣,位列仙位。”

    “以肉身成仙之道,道路崎岖坎坷,稍有差池便会万劫不复,不过成仙后比之其他仙者更为强横霸道,你们看老夫一身仙力就应该能明白。”

    大长老看向弟子们,道:“老夫再问一次你们,有人想学吗?”

    课堂上一片寂静,大长老失望的看着这些弟子们轻叹,可一道不和谐的声音打破寂静,回荡学堂,白晨站起身,道:“大长老,弟子想学。”

    云汐夜急忙压下声音,道:“白晨你快坐下不要胡闹,虽说大长老每次都会问,你看谁回答他!去就是送死!”

    “汐夜姐放心,我有分寸。”

    “孺子可教,孺子可教也,待老夫准备几日派人去接你,散课!老夫现在有事情要办!”大长老说罢便跑出了学堂。

    云汐夜生气的拽着他,怒斥道:“你这个笨蛋!”

    白晨没有顺着话题延续下去,牵起云汐夜朝外走去,他看着仿佛要哭出来的云汐夜,安慰道:“这次我们一起去吧。”

    云汐夜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说道:“此话当真?”

    “当真,当真”

    随后白晨让云汐夜带他去藏书阁挑选秘籍,二人进到藏书阁时,一名老者看向他们,道:“只可翻阅不得带出,进去吧。”

    进入藏书阁,白晨隐隐开启虚实眼为自己和她挑选着适合的武道秘籍和法术功法,云汐夜被他牵在一旁不解的看着他。

    几个时辰过去,白晨从数十万本中挑选出六本,而也唯有这六本适合他们二人修炼,白晨使用虚实眼全部记下后,带着她离开了藏书阁。

    “白晨,一直以来我都知道你有秘密,可以告诉我吗?”

    “等时机到了自然便知,现在还不行。”

    她没有接着问下去,而是表现的神色暗淡,回到房间内白晨运转功力,将印在眼中经过改良的秘籍功法传到云汐夜的灵识中。

    将四套秘籍交于她后,他自己则留下两套拳法秘籍,反击与反噬已做己用。

    在下界中武道秘籍与法术功法由下而上分为:下品,中品,上品,帝品,仙品,神品,天品。而经过改良这六本已到达下界巅峰的天品一列。

    随后白晨表情严肃的说道:“这些招式千万谨记不到万不得已不要使用,以目前你的修为,施展一次就会力竭,若被其他人知道也会惹来祸端,最重要的是我现在的力量还不能从他们手中保护好你。”

    云汐夜默默点头不知该说什么,从他当年偷偷修炼灵识,到现在给出原本仙品却晋升天品的武道秘籍与法术功法。

    感受到白晨神秘的同时又让她感受到他真实流露的情感,一时间不知该怎么面对他。

    白晨捧起她的脸后四目相对,用真挚的眼神看向她说道:“汐夜姐,不管我是谁,又藏有什么秘密,你都是我最亲近的人,相信我。”

    云汐夜突然伸出双手抱住白晨,声音带着哭腔,道:“我真的害怕,害怕你又一次丢下我一个人去犯险,以后不要再丢下我一个人”

    白晨错愕的盯着她,回想之前她当年就时有时无的透露出异常的感情,他才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

    他想到云汐夜说这些年无聊到去禁区狩猎凶兽,可在众多门派弟子口中却是她从未出过门派,一直在他等出关。

    看来当年禁区救他一命有些秘密在其中了,白晨没有表现出来,只是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慰她以后去哪都会带着她。

    时间流逝,她紧闭着带着泪痕的双眸在白晨怀中睡着了。

    白晨把她抱起放到床上后,带着混乱的思绪想着:“接下来该怎么面对她啊还有就是仙级开始便是真正打响战斗的时刻,之后的路不会像现在这般顺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