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轮回称王 > 第十四章 回归门派与日常
    转眼间到了白晨出关的时刻,他推开洞府的门,迈着大步走了出去。

    脱离闭关之地后,白晨使用缩地成寸,赶往从前居住的房门前推开走了进去,不禁感叹道:“这里还是原来的样子一点也没变啊。”

    白晨坐在桌子前等待着云汐夜,他不知道为什么想着第一个见到人是她就好。

    漫长等待后,房门被推开,进来的是云汐夜,看来这个房间她没有让其他人进来过,一直都是她在清理。

    现在的她身着一席白底素衣,身材凹凸有致,一头青丝用当年的那枚樱花发簪盘着,露出倾国倾城的一张脸,精致的五官,小巧笔直的鼻子,樱桃般的小嘴,一双灵动的桃花眼眸,闪烁着灵动的色彩,让人望一眼,就再也难以忘怀。

    “汐夜姐~我回来了。”白晨笑道。

    云汐夜有些愣神的看着白晨,房屋内寂静无比,下一秒云汐夜大步跑上前,紧紧抱住白晨,道:“怎么每次见你都这么狼狈?你闭关这么久都快想死你了,快让我看看。”

    “汐夜姐,我不是怕找不到你嘛,就赶忙回来这里等你了。”

    云汐夜嘟嘟着小嘴,道:“你这小没良心的,四年前一声不吭的就冲进去。”

    “我总不能一直让你保护我吧,我现在可强了,你看。”说罢,白晨散发出修为气息。

    云汐夜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不知怎么开口,过了许久气,道:“你现在都比我厉害了,就知道自己变强也不知道带带姐姐,没良心的小家伙,哼~”

    “呐~姐姐可别说我没良心,我这不是给你准备好现成的了嘛。”白晨边说边把重生的口诀和小部分本源传给了她,以此报答她当年救命之恩。

    她若有所思的盘膝而坐,默念口诀,运转本源力量后,吃惊道:“白晨,你究竟”

    白晨用手捂住她的嘴,道:“这件事不能别和别人说,这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

    白晨陪在她身边,看着她修炼重生之力,境界从淬弥四阶晋升到了六阶后,她上前一把抱住白晨,笑道:“还是我家白晨有良心~”

    “喂喂!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

    “走吧,姐姐先带你去洗漱打理一下。”说罢,牵着白晨走了出去。

    “汐夜姐!我都多大了不用你帮我洗!”白晨拼命的想挣脱云汐夜,可脖颈被牢牢抓着是真跑不了。

    “小鬼屁事还不少~怎么害羞了?”云汐夜一脸坏笑道。

    白晨红着脸,道:“我都十四了,洗澡这件事我自己来”

    “哈哈,我家小白晨当年可不这样啊。”

    白晨心想:“你还好意思说!当年打打不过你,跑跑不过你,我不老实站在那,还能等被你抓到后挨打啊!”

    洗漱完,云汐夜一脸痴相看着他,道:“想不到我家白晨这才十几岁,小脸就这么讨人喜欢了~”

    “额汐夜姐,你也和别人这样吗,感觉你哪里不太一样了呢。”

    云汐夜脸颊潮红,道:“屁!你见和我谁这样过!”

    “我”

    不等白晨回嘴,云汐夜拉着他,准备去给云湘请安,路过习武场时,一位正修炼的师兄看到了白晨和云汐夜,喊道:“喂!大家快看那!咱们的小师弟闭关出来了!”

    呼啦啦一群人围了过来,好奇地看着白晨。

    “汐夜师姐,你这小童养夫又变帅了呀~,白晨让师姐好好瞧瞧你现在的小模样~”一位师姐嘴里说着不着边的话,手在白晨脸上捏来捏去。

    云汐夜一把将白晨拉入怀里,道:“哪都有你,我家小白晨我可稀罕着呢,别乱碰啊!”

    “哈哈哈,快看啊,汐夜师姐又护犊子了。”

    “那是护犊子吗,那是护小相公呢~”

    “你疯了啊说这话,不怕汐夜师姐打死你啊!”

    “挨打又不是一次两次了,就算再挨顿打我也要说~”

    围过来的师哥师姐们胡吹海侃着,样子是一个比一个欠揍

    云汐夜翻着白眼看着这群欠收拾的师弟师妹们气得小脸通红,拉着白晨走出人群赶往内堂。

    白晨见云湘正与二长老下棋,安静的和云汐夜站在一旁等待着。

    二长老文质彬彬的说道:“掌门,看来这次又是在下略胜一筹了。”

    云湘盯着棋盘,道:“吕长老说笑了,本座与你对棋至今从未赢过,可见吕长老棋艺了得。”

    转头见白晨在一旁等候多时,微笑道:“徒儿来啦,看来你这番收获还不少。”

    白晨恭敬的施礼道:“参见师傅,长老,徒儿此番闭关收获甚多,一直挂念着您,出关后前来给您请安。”

    二长老站起身,缓缓道:“掌门,那你们先叙旧,我先回去了。”

    “好,那不送吕长老了。”

    白晨走过去后,云湘把他抱在怀里,询问道:“孩子,当年你突然跑去闭关,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白晨琢磨着是不是要把当年三长老一事告诉她,前思后想后决定还是说出来为好,心想:“估计那老混蛋到现在还没琢磨透天道之力,要不她的死讯已经传入我耳朵里了。”

    “师父,确实因一件事为由。”他开口道。

    “是什么事?”

    “当年徒儿通过试炼之力获得的力量,现在已经不在我身上了。”

    “徒儿你说什么?!”

    云湘一脸不可置信的探查着白晨的身体,与所白晨说一致,那道力量已经不在了。

    云汐夜被气的怒目圆睁,要想这可是门派内,谁敢强取豪夺掌门唯一关门弟子的力量?

    “此事还需徒儿慢慢道来。”白晨在云湘怀中拿出竹简递她,并将整个过程告诉了云湘和在场旁听的云汐夜,二人听后无不吃惊。

    云湘一脸的无奈说道:“徒儿,为师会暗中观察她的,三长老是我妹妹,此事事关重大,没有证据前不能下定结论,此事不可外传知道吗?”

    “徒儿知道了,那我就先退下了。”

    “恩,去吧孩子。”

    白晨跟着云汐夜走出了内堂,云汐夜对他说道:“白晨,这件事我”

    白晨主动拉起她的手,道:“不要想啦,我这不好好的么~汐夜姐先带我好好参观一下门派吧,然后我们出去集市好好放松一下”

    云汐夜没再说什么,带着白晨开始参观起门派来,主殿内除一层的习武场外,坐落着金碧辉煌的数间内堂。

    第二层由一间间整齐排列着的学堂映入眼帘。

    第三层一座座由结界分割出来的实战场引入眼帘。

    第四层这里是存放法器与神兵利器的兵器馆,数之不尽的武器在这里排放着。

    第五层为藏书阁,数十万本秘籍摆放着这里。

    随后云汐夜向他介绍主殿左侧是弟子休息和吃饭的地方没有什么特别。

    主殿右侧那里的几座建筑是供长老们起居休息,习武练法的地方。

    主殿的后方是一座座开辟好的洞府供弟子,掌门与长老们闭关的地方。

    参观完门派,二人上了几节武学课程,大长老一人全揽津津有味的讲解着体修所运用到的招式,技巧。

    最让白晨着迷的是大长老讲到的以体为修,肉身成圣。

    课程结束,他们来到集市边走边吃着糕点,白晨头头是道的讲述着闭关时发生的趣事给她,云汐夜则是与他讲述这几年自己有多孤单无聊,跑去禁区狩猎等等。

    随着他们在集市上逛遍了大街小巷,吃遍各种美食,天色也逐渐昏暗,夜幕降临。

    集市在这时显得更加繁荣,挨家挨户灯火通明,街道上人来人往,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名乐师弹奏着琴音。

    二人坐在一名年轻的乐师附近,听着他拨弦奏乐,回荡起幽幽琴音。

    响起的琴音仿佛在白晨眼前出现一幅景画,他呢喃道:“恰似情人两相望,问君何时归其旁,君回此生永相伴”

    见时间差不多了,他牵起云汐夜,道:“汐夜姐,我们回去吧。”

    云汐夜此时仿佛还沉醉在琴音中,低着头回道:“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