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尊炼妖壶 > 第四百六十五章 黑甲人
    韩风刚要起身,身旁的木床却是传来一声惊呼,却是金不换被燃烧的烟尾烫了嘴,顿时惊醒过来。

    见韩风下了床,金不换先是一阵茫然,旋即一脸玩味的问道。

    “韩兄……你这是要去哪里?”

    说着,这厮用眼睛暧昧的瞥了眼隔壁房间。

    “韩帮主,您这可不够意思呀,这种事情也不带上我?”

    见这家伙一脸犯贱的模样,韩风怕他坏事,当即低声道。

    “你跟我走。”

    “好嘞!”金不换答应一声,连忙起身。

    两人换了身黑衣,摸黑走出房门。

    岂料两人刚走出房间,隔壁屋的房门也悄然打开,两道窈窕的黑色身影,无声闪出。

    双方一个照面,彼此都是一惊,韩风有些惊诧道。

    “你们怎么也出来了?”

    眼前两人正是南宫琪和陆芸儿,二女也穿着一身夜行衣。

    南宫琪平静说道。

    “我们感应到刚才有几道气息经过,估计与城中闹鬼有关,想出来一探究竟。”

    二女都是出体境灵念师,感知力自然也是非同凡响,同样察觉到了墙外经过的几道隐晦气息。

    见四人小队已经聚齐,韩风索性说道。

    “那我们便一起去看看吧。”

    三人一齐点头,金不换才知道自己想岔了,脸色略显尴尬,也急忙跟了上去。

    四人的身法皆是不凡,没有惊动四周守卫,翻出后墙,落到了后院外的小巷中。

    旋即便朝着,方才那几道身影离去的方向,悄无声息的追赶而去。

    那道几道气息离去的方向是正东方,四人从北门附近一路往东。

    一直赶到北阳城东北角,却是什么蛛丝马迹也没有发现。

    而且对方行动极为隐蔽,沿途竟然没有留下可供追踪的轨迹。

    这北阳城虽然不大,可要如此漫无目的寻找几人,难度还是极大的。

    就在四人犯难之际,陆芸儿从腰间荷包里取出一张黄符,朝着地上一掷,那黄符瞬间化作一道流光融入地底。

    旋即众人便隐约看到,类似水波一般的光纹荡漾开来,转瞬间又变得无影无形。

    “这是……?”

    众人都是有些好奇。

    陆芸儿解释道。

    “此乃三品“地纹符”,方圆二十里内,只要有剧烈能量波动,都能够感应到,我且搜寻一番。”

    说着,陆芸儿手上掐诀,双目异光闪动,只片刻间,她忽然望向西南方。

    “在那个方向!”

    随即,陆芸儿循着感应前行,众人紧随其后。

    四人一路穿街过巷,绕了七八个弯道,最终在靠近城中心的一条小巷内,陆芸儿停住了脚步。

    她悄然伸手,指向小巷右前方的街区。

    众人立时会意,纷纷将气息压制到极致,沿着身旁的矮墙,向前靠近。

    最终,借着巷口一块巨大的青石磨盘作掩护,四人悄然向着右侧街道探头张望。

    借着清幽的月光,众人一眼望去,不由都是一惊。

    因为,此刻在城中心的一个岔路口上,竟然立着数十道身影。

    这些人都带着黑色面具,身上穿着某种特殊材质的黑色甲胄,在夜色下,散发出幽冷寒光。

    而在这些黑甲人中央,此正刻跪伏着六道身影,都是颤抖个不停。

    就在下一刻,城西方向,又有数名黑甲人疾步赶来。

    其中一人手中还提着一人,来到众人近前,他直接一甩,将那人扔到了跪伏的六人当中。

    此刻,数十名黑色身影中,为首一名黑甲人立在那些跪伏者身前,冰冷的开口道。

    “我给你们每人一次机会,告诉我,为什么入夜时分还要在城中走动?

    你先说。”

    那伸手指向跪在七人最左边的那人。

    那是一名商人打扮,体型肥胖的中年男子,闻言,忙是颤声解释道。

    “小……小人是做买卖的生意人,今日回家方想起,店铺中的银钱还未拿回,恐……恐遭盗窃,所以连夜来取。”

    闻言,黑甲人不置可否,又指向一旁的青年。

    “你呢?”

    那青年早也被吓得声音变调,哆哆嗦嗦道。

    “我……我与城南的刘寡妇勾搭上了,我……我是去找她幽会的。”

    ……

    这些人似乎都是城中百姓,并挨个道出自己的理由。

    将这一幕看在眼中,韩风心中暗暗好奇。

    心说,这些人是因为夜里走动,才被抓来此地,难道这些黑甲人,也是城中的守军不成?

    金不换等人,也都是抱了同样的想法。

    然而,很快,四人便不会这么想了。

    就在七人交代了自己夜行的缘由后,那名问话的黑甲人,点了点头道。

    “嗯,行了,那你们走吧。”

    七人闻言,都是有些不可置信,旋即便纷纷如蒙大赦般,磕头道谢。

    随即,七人一同站起身,转身就走。

    然而,就在他们转身的刹那,那名黑甲人一直握在腰间短刀刀柄的手,突然一动。

    “嗖……!”

    一道寒光快如闪电,连暗处观瞧的韩风四人都有些没看清楚,对方是如何出刀的。

    一道银色刀芒犹如匹连,直接朝着那七人背影斩去。

    “嗤嗤嗤……!”

    一瞬间,血光迸溅,尸首分离,六颗人头高高飞起。

    七人中唯有那名第一个回话,大腹便便的中年商人,在身后刀芒袭来的瞬间。

    其眼中精光一闪,周身灵力铠甲浮现,双拳裹挟灵光,扭身轰向刀芒。

    这中年商人竟然是一名辰级四星的灵武者。

    其双拳灵光绽放,与刀芒轰然相撞。

    “轰……!”

    伴随着一声轰鸣,街道上光芒大盛,亮如白昼!

    下一刻,就见那中年人肥胖的身躯,直接倒飞出去,双臂被斩得血肉模糊,连双掌都已经消失,只露出破碎的骨茬和血肉。

    受了如此严重的伤势,那中年人身躯重重砸落在地之际,竟只是闷哼一声。

    旋即身体借助惯性和灵力的辅助,又猛地站起,朝着北门方向狂奔!

    然而,几乎在中年人显露修为的瞬间。

    那数十名黑甲人,已经是同时动身,将其包围起来。

    见中年人欲要逃走,他们便齐齐抽出手中刀兵,围攻而上。

    这些黑甲人行动迅猛,周身透出一股凌厉气势,竟赫然都是修为达到了辰级之境的强者。

    那中年男子实力本是不弱,可被那领头的黑甲人一刀重创,且斩断了双掌,双臂多处骨折,实力早已经大跌。此刻,他只能凭借身法躲避众黑甲人的进攻,双肩竭力顶撞开阻拦的敌人。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

    在众黑甲人的刀锋下,那中年人身上转眼间,便被划出上百道伤痕。

    最终他一个不防,被一名黑甲人一刀斩断了右腿,血淋淋的残躯,重重栽倒在地。

    “别杀他,留活口!”

    这时,那名未曾出手的黑甲人首领淡淡说道。

    听得命令,几名黑甲人同时出手,熟练的扣住中年人的琵琶骨和躯干,使他无法动用灵力。

    然而,已经不成人样的中年人,眼中却是闪过一丝决然之色。

    下一刻,他圆瞪双目,用力一咬,直接咬断舌根,喷出一口乌黑鲜血,当场自尽!

    ……

    这一幕,令巷子里窥探的四人都是心中一惊。

    陆芸儿没见过如此血腥的画面,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便要惊呼出声。

    还好韩风眼疾手快,一把捂住,并冲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陆芸儿一怔,这才反应过来,意识到自己差点暴露了大家的存在。

    心惊过后,感受到韩风那温热的大手,捂住自己的唇瓣,陆芸儿脸蛋不由一红。

    她眨动着大眼点了点了头,示意自己明白,韩风这才松了手。

    而此刻,众黑甲人也将那中年人残缺尸身,带到了那名首领面前。

    “统领,此人已经咬舌自尽!”

    黑甲人首领,一双冰冷如鹰隼般的眸子,扫了中年人的尸体一眼,冷哼道。

    “哼,这些家伙倒也果决,竟是半点信息也不肯透露给我们。”

    见七人全部身死,一名黑甲人又问道。

    “统领,接下来该怎么办?”

    那首领闻言,冷笑一声说道。

    “呵呵,既然无法让死人开口,自然就要找活人问话。”

    众人闻言一愣,正不解其意之际。

    那黑甲统领,双眸猛然望向左边漆黑的巷弄口,韩风四人藏身之处,猛地一掌拍出!

    “轰……!”

    一道掌印呼啸,如闪电般袭来。

    韩风瞳孔一缩,心知对方已经发现了他们,低喝道。

    “退……!”

    众人反应都是极快,瞬间运转身法倒退。

    也就是众人退后的瞬间,那道掌印轰击在众人身前的磨盘上,直接将这还巨大的青石磨盘,轰成了齑粉。

    一股狂暴的劲风袭来,令猝不及防的韩风四人身形不稳,被震退到墙边。

    也就在这一瞬间,那群黑甲人已经冲入巷道,手持刀兵朝着四人攻来!

    对方出手太过突然,韩风四人来不及逃走,只能出手迎敌。

    虽然这些黑甲人实力惊人,可四人也都不是泛泛之辈,双方立时在巷弄中激战起来。

    韩风手中霸王枪狂舞,将迎面袭来而来的刀兵,尽数抵挡在外,不时出手反攻。

    但交手片刻,韩风便感应到,这些黑甲人全都训练有素,配合默契无比。

    自己身边这数名黑甲人联手,不但抵挡住自己的枪势,还在一同稳步推进,企图压缩自己的战圈。

    眼看其他三人,也是同样的处境,韩风心知不能如此下去,当即出声道。

    “巷弄中施展不开,随我一起杀出去!”

    (今日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