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复苏了东京 > 第四章 就知道事情不可能这么顺利
    林田的朋友住在足立区。

    足立区,出了名的治安差。

    这倒没什么,关键是等事情办完再回来,起码八九点,西门自己是无所谓,因为便宜二叔根本不管他,但林田光一个刚上高一的女孩就不一样了。

    他可不想被对方的父母找上门。

    “时间不早了,改天吧。”西门说道。

    林田光摆了摆手,“没事,没事,我一个人住,而且我还蛮厉害的。”

    “那好,我们走。”西门说道。

    一个人住那就没事了,至于林田光自称厉害,倒也不算错。

    “等等,先吃饭,这边有家很特别的中华料理店,我请客。”

    说着,林田光又小跑起来,招呼西门跟上。

    很快,两人来到街道拐角的一家小店,招牌上写着两行汉字,上面正味轩,下面中华料理。

    “绝对是你没吃过的。”林田光很是认真的说得,然后就点了回锅肉一份,饺子两份,番茄虾仁一份。

    西门愣了一下,且不说他曾经是华人,就算他是东京土生土长的,这边中华料理也很多,其中基本上都有回锅肉,饺子,他前些天就吃过,只不过回锅肉味道实在不对,饺子是煎饺,而且是下饭菜。

    过了一回儿,菜端上来,西门才明白林田光为什么说他绝对没吃过。

    因为这家正味轩的回锅肉,配菜是煎豆腐,而不是东京这边所谓中华料理喜欢加的包菜,最重要的是味道很正,接近他在西川读书时候街边小店的味道。

    饺子更是奇特,不是煎饺,而是是装在碗里,泡在汤里的水饺。

    至于番茄虾仁,没什么好说,酸甜咸鲜。

    时隔百年,再次尝到家乡的味道,西门差一点没能控制住情绪。

    林田光在一旁看着西门从惊讶疑惑到好吃到想哭的表情变化,不由得露出了满足的神情,她不是第一次带人来这家店,但其他人都只是觉得还好,礼貌性的赞两句美味,只有刚认识的西门同学和她一样,能欣赏这样的美食。

    果然她的第一个感觉是对的,西门同学可以成为朋友,林田光偷偷这样想着。

    西门扭头看向坐在一旁的林田光,赞道,“确实是不一样的美味。”

    这回面对西门的目光,林田光缺只是很小女生的嗯了一句,突然就没有了之前的大咧咧和自来熟。

    之后,两个人默不作声的吃完了这顿饭,离开这家店之后,林田光去电话亭给她的朋友月岛打电话,告知对方她要拿回吊坠。

    等林田光打完电话回来,西门就看见她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

    “怎么了?”西门问道。

    “她约我去舍人公园那边见面。”林田光回答。

    林田光觉得很奇怪,只是把东西还给她的话,根本没必要去舍人公园,那里距离月岛的家还有相当一段路。

    再结合月岛的语气,明显是找她有事,可月岛是个乖乖女,她能有什么事?

    “抱歉,可能会有些麻烦。”林田对西门说道。

    西门毫无表情波动,“没事,我们走吧。”

    事情不顺利这种情况,他老早就习惯了,一点都不意外。

    两人乘坐电车,车上,林田跟西门说了几句关于月岛的情况,舍人公园附近就是车站,出站之后没几步路就到了,很快,西门就见到了林田的朋友月岛。

    月岛身高和林田光差不多,看上去比林田胖一些,但没料,齐刘海,麻花辫,大圆眼镜,长相一般,手不自在的搓动,看上去确实如同林田所说,是个乖乖女。

    西门站得远远的,没有去听两个女孩的交谈。

    月岛一个深呼吸,小声对林田光说道,“小光,借我五万円,后天我把那个吊坠还给你。”

    “借钱?爱,到底怎么回事?”林田光问道。

    “你借给我就好了,我会还的。”月岛爱里声音压得更低了。

    林田有些气恼。她的零用钱不少,不够她还可以去找她开柏青哥店的小叔支援一下。

    不是钱的问题,而是一向不乱花钱的月岛为什么要找她借这六万円。

    “为什么借钱?”林田问。

    月岛不出声了。

    “是不是你们学校有人欺负你?交给我,我改天就帮你去修理她们。”林田光握着拳头说道。

    林田光和月岛是国中同学,她自己是北海道来的转校生,校长因为收了土特产交待老师关照她,所以班里的小团体也只敢孤立她这个“乡下人”,唯有月岛过来跟她一起吃饭,这群人霸凌不了林田就去找月岛出气,林田直接修理了她们,两人就这样成了真正朋友。

    一看到月岛这个样子,林田自然就觉得对方是被欺负了。

    “不是,不是。”月岛连忙摇头否定。

    林田简直急死了,“到底怎么回事?”

    “我,我的一个,男性的朋友……”月岛支支吾吾,话还没说完,林田就傻眼了。

    紧接着就是一声惊呼,“哈?男朋友?”

    “不是,是朋友,男的。”月岛焦急的纠正。

    “好了,不说这个,说钱的事情。”林田知道再这么纠结下去一晚上就没了,赶忙拉回正题。

    经不住林田一再的逼问,月岛支支吾吾告诉了她怎么回事。

    在林田的理解中事情是这个样子的,一个骗子穷鬼孤儿假画家骗了月岛,月岛还觉得对方是个好人,把吊坠都给了他,这个烂人不久前为了送礼讨好比赛评委,花光积蓄又借了二十五万円的贷,还恬不知耻的把这事跟月岛说了这事,现在还不起钱,被几个放贷的堵在家里要钱,不给钱就不放他走。

    就这,月岛还想帮他还了利息。

    随后,西门也知道了事情始末,“明白了,告诉我地址,我去解决,你们先回家。”

    “这个……”月岛爱想要劝阻,可对于西门这样一个陌生人,她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她知道好友打架很厉害,身为女孩子打趴过五个不良,这位西门君能成为小光的男朋友,肯定也很厉害,但对方可是社会人呐。

    “我去打个电话。”林田光说道,她准备去找开柏青哥店的叔叔。

    “我是去给钱的,一个人就行。”

    西门解释道。

    “那我也去。”林田光坚决表示自己要去。

    月岛爱低头咬着嘴唇,挤出话来,“我,我也去。”

    西门疑惑的看向这位乖乖女,林田光同样惊讶的看着自己的朋友。

    月到爱头更低了,但声音却变大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