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恶念执行 > 第9章:人心
    怪物生于人心。

    但人又何尝不是怪物呢?

    正因为人渴望成为怪物,人希望产生怪物,怪物才会出现。

    而蔓延在人群之中的恐慌,不安,正是孕育咒的最佳温床。

    以卫言卫菲引发的暴乱为起点,整个德清,乃至整个大临王朝,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猎物/除妖行动。

    “德清看来也待不下去了。”感受着窗外弥漫在空气之中的恶意,卫言微微皱眉,叹了口气。

    “原本只是停留在人身上的恶意,现在居然已经侵染到环境之中了,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这座城市就会爆发咒术之难。”

    “难级的咒术灾难,实在是太危险了。哥哥,我们还是赶紧离开吧。”卫菲满是担心地看着卫言,一旁的行李早就准备好了,只等卫言的决定。

    和咒术等级一样,异常的咒术波动或者是由大规模恐慌而孕育的怪物也由恶,害,难三级来区分。

    这点在贾定的笔记中做了特别标注。

    因为无知的人们很容易因为小事和谣言引发恐慌,因此拥有咒力的人要格外小心这些咒术劫难。

    因为这些人心所孕育的怪物会以咒力聚合体的形式产生,为了壮大自身,他们的首要目标便是拥有咒力的人。

    相对的,拥有咒力的人所产生的恐慌情绪,会留下更多的【痕迹】,也是让怪物成长最佳的养料。

    而区分三种咒术灾难的方式也很简单。

    最低级的恶级只是恶念的体现,这种等级一般不会产生怪物,也没有明显的标志,只是会聚集大规模的恶念,造成一些灵异事件,危害有限。

    而害级的标志则是会产生接近实质化的恶意,就像之前卫言身上所附着的那些一样,那便是害级灾难的标志。

    而传说中的难级,人们的恶意会扩散到空气中,侵蚀每一个人的内心,最后在无限的膨胀与叠加之下,孕育出众人所期盼的怪物。

    “妖物在这里!”

    “杀了他们!”

    狂热的人们手持自制的兵器,疯狂的处决着每一个他们觉得可疑的外地人。

    但在卫言看来,满身是血,双目发红的他们,倒是更像妖物一点。

    人跟兽的界限一旦跨越,就再也回不来了。

    “我们走!”看着窗外的众人有袭击旅店的打算,卫言快步拿起箱子,抓着卫菲的手朝着旅店的后门跑去。

    然而那里早就被狂热的人们包围了,他们高举着火把,想要把旅店里的所有人都焚烧成灰。

    “就没人管管这些家伙吗!”其他房间的旅客绝望的看着这宛如地狱般的景象,把最后的希望寄托于府衙。

    然而德清府衙从一大早就紧闭大门,坚守不出。

    这种事虽然稀少,但德清知府也不是没经历过,只要等到乱局结束,死几个人就好了。

    至于那些外地的逃荒者或者客商的死活,就不在他的考虑范畴之内了。

    “这些人太多了,我们就算冲出去也逃不出去。”卫言的脸色有些难看,身上的咒力极速的运转着,但相比外面那庞大的人群还是有些不够看。

    这几天经过练习,卫言对于咒力的掌握已经比之前强了不少,但因为缺乏了相关的知识以及系统的训练,在实战方面进步的不多。

    而卫菲虽然在各方面都强于卫言,但处于某种特殊的心理,卫言并不是很想让卫菲出手,他更想当保护卫菲的那个人。

    不过就目前来看,两人一起出手也是无济于事。

    “哥哥,事到如今,我们只好把那个弄出来了。”卫菲纯净的双眸紧盯着卫言,说出的话却是让人心头一颤。

    卫言自然知道卫菲的话是什么意思,他只是有些不忍罢了。

    “要杀多少人。”

    “我不知道。”卫菲有些无助的摇了摇头。

    “但为了能活下去,在怪物凝聚之前我们必须这么做,如果这间旅店的所有人都死光了怪物还没出来的话,我就去成为那个怪物,好让哥哥离开。”

    卫菲的眼神清澈明亮,让人不由得想起海边的秘巫石。

    那是一种比蓝宝石还要透明闪亮的宝石,由大海内冲来,十分珍贵。

    但却有剧毒,普通人触之必死,收藏家也只得把它束之高阁,轻易不敢取出。

    卫言摇摇头,显然是没法接受这个血腥的提议。

    旅客们惊慌失措的朝着楼顶的观景、平台跑去,火也已经渐渐的窜了上来,浓烟熏的卫言不免有些精神恍惚。

    “一氧化碳等有毒气体浓度太高了,就算有咒力帮助清醒,这样下去也撑不了多久。”卫言满是忧虑地拉着卫菲,快步朝着楼顶跑去。

    但楼顶的空间有限,此时已经是人满为患,几个身体强壮的旅客守在门口,不让其他旅客进入狭小的观景平台。

    “这里已经满了,再上来就要塌了。”已经在平台的旅客驱赶着其他想要上来的人,不停的挥动着手里自制武器。

    观景平台并不是完全安全的地方,只是因为够高,加上露天,所以浓烟较少罢了。

    随着火势的蔓延,观景平台坍塌或者是被火焰吞没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只是饮鸩止渴的地方,却像握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卫言有些无奈地看着把守住门口的人们,心里不免有些悲伤。

    而卫菲则是紧盯着观景平台与旅店的连接处,微微眯眼似乎在计算着什么。

    看着逐渐扩大的火势,那些被困在三层的旅客们再也无法保持平静,一边朝着入口进发,一边以摧毁观景平台的支撑为威胁警告守在入口的几人。

    而卫言两人只是冷漠地看着这一切,静静地等待着。

    “这座孤楼撑不了太久的,我们必须做决断了,哥哥!”

    卫菲有些焦急的催促着卫言,而卫言却依旧沉默。

    直到那一声清脆响声的传来,点燃了人们最后的狂热。

    楼下的人们欢呼着,楼上的人们哀嚎着。

    本是相同的人们,此刻却因为不同的命运,对同一事物产生了相同的期盼。

    观景平台终于支撑不住火焰的侵袭,在一声断裂声中径直向下坠去。

    在人们的叫喊与狂热之中,那只应人心所盼而产生的怪物,也终于成型。

    卫菲的小手藏在身后,看着慌乱的人们长舒了一口气。

    卫言淡淡地看了一眼身旁的卫菲,没有说话。

    漫天火海之中,卫言抱着卫菲从天而降,犹如神祗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