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宗门打工人 > 第18章:画地为牢!
    “磁力之魔人。”邢捕头道,“他可以让所有的金属都变得特别重。我倒想看看,你们这些金钱帮的修士,没了钱还怎么施展法术。”

    “你好像忘了一件事儿,这里是我们金钱帮的分舵。后面就是我金钱帮的山门!”三总管骤然把身子挺直,突然好像年轻了好几岁,当初晋升境界时的金光再次浮现。

    “画地为牢!”三总管喝道。

    在邢捕头二人的身边,突然升起了一圈光墙,把他俩包围在了里面。

    邢捕头看了之后有些紧张,抽出刀来,猛地挥了出去。

    他的钢刀砍在了光圈上,立刻被弹了回来。

    “你竟然晋升五阶了。”邢捕头道,“这次是我失算了。”

    “你的禁令大约能持续多久?一炷香、一刻钟,还是一个时辰?”三总管笑道,“只要我的山门在,这光圈就在,你们就在里面好好待着吧!”

    五阶修士,已经拥有成为分舵主的资格了。

    有他们在,整座山门就是一个整体,哪怕是同级修士,也没办法以一己之力对抗一个宗派。

    除非对方是四阶,甚至三阶。

    “你……”邢捕头一时语塞,他知道自己可能会被活活困死在这里面。

    一方面因为着急,一方面也是为了装哔,他选择只带了一个魔人手下就来踩人家的山门,没有通报其他的捕快。

    其他人倒是有可能猜到他的行踪,但那时候再来,也是替他收尸。

    “好,我就给你一个面子。”邢捕头道,“三天,只给你们三天!我要一个结果。如果到时候没有结果,来的可就不是我了。天兵降处,寸草不生!”

    “当然。”三总管点了点头。

    邢捕头先收了自己的律令,又让磁力之魔人解除了能力,等金钱帮众人手持各种金钱之后,那圈光墙自动消失。

    邢捕头也是个说话算话的人。

    面子既然已经丢了,他转头就走。

    他经过了多番的准备,觉得自己十拿九稳,却没想到,在六阶巅峰卡了足有十年的三总管,竟然晋升了。

    三总管也不怕他反悔,就一直目送他们身影消失,然后才叹了口气,道:“散了吧……肥耗子,你跟我到顶天殿来一趟。”

    然后三总管便带着一众内门弟子回到了山上。

    三总管没有叫沈继,沈继自然没跟着上去凑热闹。

    可以看得出来,虽然说刚才那一仗,三总管赢了,但是赢得却并不好看。

    对方只有两个人,就把山门给堵住了,而三总管也只有困住他们的本事,而没办法漂亮地把他们撵回去。

    如果三总管没有晋升,那么金钱帮刚才就已经输了。

    沈继这个时候过去,不是找不自在吗?

    无论是邢捕头还是三总管,他们的战斗都不是沈继这个层面能够理解的。

    沈继现在还活着,就已经非常幸运了。

    还好刚才龙飞昊主动把事儿引到了自己的身上,要不然,真让邢捕头一个个地盘问下去,说不定就能从沈继的身上挖出什么污点来。

    沈继又没带胶布,他可不敢保证自己的嘴巴够严,能够什么都不说出来。

    他觉得自己必须得准备一套话术,以后对付法家的拷问术,只说没用的真话,不说一句出格的话。

    他回到自己的屋里,仔细地想了一下。

    万隆烧锅灭门?

    这事儿会不会跟我有关系?

    他现在总共就出现过三次吸纳灵气式的大成功。

    第一次在伏魔山,伏魔宗被核平了。

    第二次在万隆烧锅,万隆烧锅被灭门了。

    第三次在金顶山,跟他一批来的新人都残障了……

    谁敢说这些事儿跟他的强化大成功没有关系啊?

    沈继感觉自己不应该叫“强化之魔人”,而应该叫“灭门之魔人”。

    沈继觉得自己以后还是小心一点,没事儿尽量不要往大成功的方向强化了。

    要不然下一次就真像邢捕头所说,金顶山上要来什么“天兵到处,寸草不生”了。

    话又说回来了,是谁说修仙的宗门是最厉害的?

    沈继感觉金钱帮在衙门面前也没啥面子啊!

    平时在烧锅里面吆五喝六的,来个拉货的,都被称为特使。

    结果在面对邢捕头的时候,一帮内门弟子连话都说不了!

    果然,资本的力量,在强权的朝廷面前,啥也不是!

    沈继突然想离开金钱帮,去官场碰碰运气了……

    当然,无论在哪混,都要有相应的实力。

    沈继现在也不困了,便拿出了在华光阁借来的书,点着灯,看了半宿。

    沈继本以为邢捕头被赶走了,这一次就没他什么事儿了,以后自会有李宝、龙飞昊等人去处理。

    谁知道,第二天一早,他就被三总管派人叫到了顶天殿的书房。

    “沈儿啊,你来分舵多长时间了?”三总管忽然开始拉起了家常。

    沈继:“……”

    我是你婶儿,你叔是谁?

    沈继不由得再次对三总管起小名的能力表示吐槽。

    但是他也不敢造次,只能老实地回答:“已有四个月了。”

    “你现在修炼到什么程度了?”三总管又问。

    “我已经开始修炼《识鉴》的能力了。”沈继道,“鉴定普通的白色物品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我昨天去了趟华光阁,观想超凡物品,一次都没成功过。”

    “刚四个月,能晋升到九阶,已经是神速了。观想超凡物品,有些太难为你了。”三总管道,“你也不能光在山门里面修行。所谓知行合一,既然你遇到了瓶颈,就该下山历练一下了。”

    神特么知行合一,早你怎么不说?

    沈继立刻就猜到,三总管让他上来,肯定是跟昨天邢捕头过来的事情有关。

    但是能把万隆烧锅灭门的人,同样也能杀他。

    “是,师父。”沈继心里有牢骚,也只能装乖巧。

    沈继身上的秘密一大堆,去见邢捕头就是白给。

    他心里便开始琢磨着怎么编个理由。

    “别管怎么说,聚源镇的万隆烧锅也是我们金钱帮旗下的买卖,那里出了灭门案,我们也不能置之不理。”三总管又道,“我已经安排了你龙师兄带队前去调查。因为你是我的徒弟,所以给你个机会,一起去历练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