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宗门打工人 > 第17章:捕快登门!
    沈继没有办法,只能乖乖地跟在三总管的身后,加入了大队伍。

    李宝也在队伍当中,沈继捅了捅他,问道:“师兄,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怎么知道?”李宝道,“你放心,咱们金钱帮是大宗派,等闲的事情,衙门是不会找我们的麻烦的。估计是有新上任的官差,趁着天热想过来讨些纳凉的钱。”

    沈继在聚源镇、无冬城都居住过,知道县衙里的那些胥吏都是什么德行。

    他们没有基础工资,吃喝全靠讹诈百姓。

    只是没想到,他们竟然还敢上大的修真门派来打秋风。

    听李宝这么一说,沈继放心的一点儿,乖顺地跟在后面,来到了山门口。

    在山下站着的只有两个人,其中一个穿了一身蓝紫色的捕快制服,头戴黑色高帽,腰间别着佩刀。

    在他的身后一步,站着一个须发全白的老人。

    他的打扮就差了许多,衣服是棕色粗布制成的,似乎衙门里协助办案的白身。

    仔细看了一下,不只是头发和胡子,他就连眼仁都是白的,竟是一个瞎子。

    哼哼,你们这是知道我们金钱帮出了事,特意过来嘲笑二总管的吗?

    幸好二总管这次没有跟着下来,要不然非得跟他们拼命不可!

    不过还有另外一种解释,一双白眼也算是他的个人特征,与沈继印象中的魔人印记非常相似。

    难道说他竟然是一个魔人?

    “邢捕头别来无恙!什么风把您吹来了?”三总管与那捕头认识,双手抱拳,笑盈盈地道,“走,咱们到上面坐下喝点茶水吧?我早就给您备了一份心意,只是这些日子帮里面忙,我抽不出身。来来来,快请!”

    “不急不急。”邢捕头悠悠地说道,“三总管,你上位的事儿,我还没有恭喜过你,又哪敢要什么心意?改天我再专门过来道喜。今天邢某有公事在身,不必要的礼数就免了吧!”

    见邢捕头面色严峻,三总管知道今天这笔款子是小不了了。

    他不由得心中画魂:“我这发行股票和洗钱的事儿,刚开始研究啊?他难道已经知道了?”

    “好说好说。”三总管道,“不知这次有何公干?”

    “聚源镇的万隆烧锅,就在昨天晚上,连同家属,全店一十五口被灭门了。”邢捕头道,“那万隆烧锅是你们金钱帮下属的产业,我们特意过来调查一下。”

    “哦,有这事儿吗?”三总管眉头一皱,看了看旁边的内门弟子。

    “那万隆烧锅确实是我们金钱帮的下属产业,之前一直是由大总管来管理的。”李宝打开账簿,翻了翻,开口道,“上一次进货是在三月初三,入库了二十件成品酒。他家的酒,品质比较差,盈利也不多,这半年没再进过货。后来大总管工作有调动,没有具体交接,所以万隆烧锅我们最近也没有太多的关注。”

    他这边说的倒是轻松,沈继在旁边听了那是一身冷汗。

    聚源镇的万隆烧锅?

    被灭门了?

    我可是刚从那走啊!

    是不是走晚了一点,我也得交代在那里?

    李宝这时候提大总管,就是要把事情给推出去。

    那是二十件普通的成品酒吗?

    那不是造成学员残障的罪魁祸首吗!

    李宝说完之后,自己倒是没责任了,但是分舵的问题还没有解决。

    三总管道:“灭门的事情,我们还没听说,既然是我金钱帮的产业,我自然会派人调查的。不会让人欺负到头上来。”

    “哼哼,哪有那么容易?”邢捕头道,“你们旗下的产业,出现了灭门的案件,你们竟然说毫不知情?我这次来,就是帮你们调查的!”

    “我们金钱帮的事儿,用得着你来调查吗?”这时候,一个内门弟子突然说道,“虽然你是朝廷的公差,但在我们金钱帮的地面上如此放肆,是不是欺负我们金钱帮没人啊?”

    他的站位非常靠前,英姿飒爽,身体强健,似乎是这些内门弟子中领头的。

    “肥耗子,不得妄言。”三总管说道。

    那个内门弟子气息为之一滞,没再多说。

    他的小名竟然叫肥耗子……哈哈哈!

    但是沈继突然想起当初他管李宝叫二宝子时,李宝一脸的黑线。

    他意识到,这可能不是那个人的本名,而是三总管强加给他的。

    肥耗子……肥耗……飞昊?

    难道说,他就是内门第一的龙飞昊?

    沈继现在来了兴趣,他也想看看“鬼推磨”的隐秘机构是怎么运行的。

    “衙门办差,可不是你说拦,就能拦得住的。”邢捕头笑道,“你这么激动,难道事情是你做的?”

    说完,他一股气息压了过去,将金钱帮众人全都压住。

    这气息沈继熟悉啊!

    这不就是之前参加面试的时候,几位长老对他施展的法家的“拷问术”吗?

    邢捕头现在就开始拷问起来了。

    不过龙飞昊明显是有这方面的经验,面对对方的拷问,他不说不就完了嘛!

    他竟然从钱搭子里面拿出了一卷胶布,直接把自己的嘴封上了。

    嗯,是个狠人……

    虽然中了拷问术,必须要说真话,而且还会有倾诉的冲动,但只要强制自己什么都不说,对方就拿他没办法。

    其他弟子很快也有样学样,把嘴封住。

    有点丢人啊……

    三总管倒是没受影响,开口道:“你这是准备动手吗?就凭你们两个人,踩我整个松江分舵?未免也太狂了吧!”

    “动手又怎么样?”邢捕头道,“我知道你们分舵现在没什么高手,咱们都是六阶巅峰。但我是法家序列,你是商贾序列,凭你的本事,又能保得住谁?”

    “哼哼,那你就试试看吧。”三总管笑道。

    说罢,他从钱搭子里掏出了一张银票,顺风一挥,就要点燃。

    “那又如何?我早有准备。”邢捕头不慌不忙,“律令:银票等于破纸!”

    天地之间的气息都为之一滞,好像这个范围内的世界规则已经被改变了。

    “你以为我会没有准备吗?”三总管道,“我的钱搭子里,永远装满了现金。”

    说完,他就掏了一枚十六两的大元宝出来。

    他将气机凝聚在元宝之上,随时准备扔出去。

    但是这个时候,那个白须白发的魔人突然出手了。

    他双手一抬,用力向下一压,三总管手里的银子就不听使唤地坠了下去,“吧嗒”一声,落在了地上。

    三总管:“???”

    打架归打架,你这是要抢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