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神话造物主 > 9.谁的时代?宝物出世?
    鹤鸣山,乃是道教名山,道教发源地!

    当年张天师最早就是在鹤鸣山创建正一道。

    而早在张天师之前的先秦时代,鹤鸣山就是许多名士隐修的地方,留下过诸多传说。

    随后,鹤鸣山就是许多道教高人隐居之地。

    如今,鹤鸣山之中大小道观数不清。

    只不过,现在鹤鸣山当中的道观大多都是最近二十年所修的。

    因为,之前的都已经在特殊时期被破坏打倒了,后来又耗费重金来这里修复人文古迹景区。

    杨霄的爷爷杨永华就住在鹤鸣山附近小镇子的偏僻乡下,已经在这里居住了三十多年。

    当杨霄骑着自行车进入鹤鸣山地界的时候,路上的以各种姿势抛锚的车子多了起来,因为这里毕竟是著名的景区,来旅游观光的人比较多也很正常。

    而且,这里还南靠峨眉山和北邻青城山,出来自驾游的人都会将这三座山一起逛一遍。

    峨眉山乃是神州佛门圣地之一,青城山亦是道教名山之一。

    再加上一座鹤鸣山。

    所以,这里的宗教氛围很浓郁。

    杨霄记忆中,每次来爷爷家,路上都能碰到一些道士和尚什么的。

    并且,爷爷的几位朋友还是鹤鸣山里的所谓得道高人。

    一路上骑着自行车疾驰而来,几乎不曾停止过,遇到的一些拦路求助的人也不曾停下,因为那些都是想要食物和水,以及想回家的,杨霄也帮不了他们。

    杨霄终于赶到了爷爷家的院子门口,看到外面小路上的青草和小树都有些乱糟糟的,路边还丢了一些垃圾,心中顿时着急担忧起来,急忙一把抓着背包就跑了进去,呼唤道:“爷爷,爷爷……”

    呼呼呼……

    刚刚推开门,杨霄就感觉一股劲风扑面而来,让他整个人都停顿下来,身上的衣服被吹的扬起。

    杨霄心中瞬间高度戒备起来,双眼迎着劲风看向院子中央。

    只见院子中央有三道身形正在纠缠。

    最中间的是一个身穿白色背心和黑色短裤,踩着普通胶鞋,光着膀子头发花白的老者,身形如汹涌波涛之中的一艘小舟一般,静而稳,双手在身体周围划过一道道圆,每一招都随意而为,无招无式,但是任何一个动作都蕴含着太极的奥义。

    如果是之前的杨霄,或许看不出这么深刻的太极奥义。

    经过两次突破,他现在才能看出那位中间的老头儿也就是自己爷爷,竟然已经将太极奥义领悟到如此深刻的地步,已然将太极奥义融入了自己每一个细节,乃至是灵魂!

    周围两人一人身穿灰色道袍,一人身穿黑色紧身劲装,一左一右分别围攻着杨霄的爷爷。

    道袍男子步伐拳法也带着一丝飘逸和出尘,仿佛谪仙,每一招都似乎轻飘飘的,一沾即走,但是每一次出手都带起一股剧烈的劲风吹起自己身上的道袍。

    另一个黑色劲装男子身形魁梧,手臂粗长,拳头很大,出手就是势大力沉,每一步,每一拳都清晰可见,地面甚至还有他双脚留下的脚印,一拳打过去,犹如山岳崩塌,空气都发出一声声气爆之声。

    杨霄稍微楞了一下。

    如此情景。

    他差点以为自己是在看电视或者电影,而且是后期加了特效!

    那一拳一脚之间引动的爆炸声音,以及吹面而来的劲风,都那么不真实。

    他早就知道爷爷实力很强,自己不是爷爷的一招之敌。

    也知道爷爷认识几个拳法高手,都是练拳几十年的老一辈高手,其中有道士,也有如爷爷一样隐居的老头子,还有一个和尚。

    可是,他也见识过爷爷和他们切磋,虽然当时看起来也很强,但是绝对没有现在这样如加特效一样的场景。

    不过。

    杨霄也突然想到。

    现在世界不一样了。

    自己能得到奇遇。

    那熊瞎子能得到奇遇。

    那食铁兽也能得到奇遇!

    还有那被自己一脚废掉的凶手同样得到了奇遇。

    为何自己爷爷,和这些练武之人不能呢?

    根据他自身经历来讲。

    真正的练武之人,应该都能得到一番奇遇。

    普通人无法觉察到天空照射下来的光线有什么奥秘。

    可是,他知道爷爷从五岁开始练拳,经历过战争年代的杀伐,至今已有八十年的底蕴,对身体的掌控已经入微,乃是当世仅存的几位宗师级化劲内家拳高手,如此宗师高手怎会觉察不到自己身体的变化?

    如爷爷这般的高手,有意识的修炼吸收天空照射下来的光线能量,提升实力的幅度绝对比他修炼吸收的速度更快。

    杨霄瞬间想明白了这些。

    当即,他看出场中情形不对,这三人的战斗有些过于较真了,几乎都没有留手,不像是以前他见过的切磋点到即止。

    那两人招招攻向爷爷的要害,爷爷以出神入化的缠丝劲抵挡下了两人的每一个杀招,却也无法再反击。

    毕竟,双拳难敌四手。

    更何况,那两人也绝对不弱,年龄也正是壮年,爷爷已经是八十五岁的高龄。

    只是,杨霄对这两人没有太深刻的印象,就是肯定见过,却不知道到底是谁。

    “不管是谁,敢欺负我爷爷,我先打了再说。”

    杨霄没有再多想,大吼一声,冲了出去:“住手,爷爷,我来帮你。”

    场中的三人都稍微楞了一下。

    没想到竟然又有人来了!

    老爷子杨永华看了一眼,更是瞪大了眼睛,喊道:“大孙子?你怎么跑过来了?”

    另外两人也认出杨霄来,知道这少年是杨永华的大孙子杨霄,从小跟着杨永华在练拳,算是年轻一辈的翘楚。

    但是,之前两人就不曾将杨霄放在眼里过,只当是一个后辈。

    更何况是现在?

    两人这几个小时之间实力暴涨,根本不把寻常人放在眼里,杨霄也是一样。

    所以。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默契十足的再次出手,没有理会冲过来的杨霄,一前一后,一拳一掌夹击因为杨霄而分神的杨永华!

    杨永华急忙双手分开,一手搭上道士的手掌,一手抓住劲装男子的拳头,缠丝劲迅速消弭两人拳掌之上的强悍劲道,可是依旧冲击的他身躯一震,脚下步伐差点没稳住,面色一阵潮红。

    而这时。

    杨霄已经冲到那劲装男子身后,携带着冲击之势,身体迅速一转,右臂手肘轰然顶出,施展出凶悍无比的转身搬拦锤,而且不是拳头作锤,是更为狠辣的手肘作锤,杀伤力不是一个档次。

    那劲装男子想和道士一口气合作干掉杨永华,而且也不曾将杨霄放在眼里,所以只是随意挥出另一只手,施展出擒拿手一把抓向杨霄的肩膀,想要后发制人,卸掉杨霄右手这条胳膊。

    杨永华也担心杨霄,害怕杨霄被劲装男子一把废掉胳膊,那就凶多吉少了,低呼一声:“小心。”

    杨霄冷哼一声,心中带着怒气,也不知道这劲装男子究竟有多强,所以再次将下丹田气团之中的暖流爆发出一半,手肘刹那间冲击在了劲装男子的后腰上,并没有被擒拿手挡住。

    轰……

    一声爆炸一般的轰鸣。

    随后就是咔嚓一声。

    劲装男子面色陡然一变,接着就是一大口鲜血喷出,然后整个人朝着前方飞了出去,腰部已经诡异的弯曲,腰椎骨骼尽碎。

    杨霄一肘击飞劲装男子,脚下没有停,又是一步跨出冲向那道士,然后转身间左手手臂如长鞭一般挥出。

    太极鞭手。

    啪!

    空中传出一声挥舞鞭子的破空之声。

    道士此刻也是神色惊骇不已。

    他没想到杨霄一肘废掉了那劲装男子,还冲向自己而来。

    老爷子杨永华也是稍微一愣,随即迅速反应过来,配合杨霄一起冲向道士,缠丝手瞬息变化成云手,纠缠住道士的手掌,让其竟然无法脱身,随后双掌顺势拍在道士的腹部。

    杨霄则是一记鞭手甩在道士的后背。

    爷孙两也一样是前后夹击的套路。

    只是,他们只用了一招就击溃了道士,道士根本无法抵挡。

    道士被杨永华双掌推的飞了出去,口吐鲜血,可同时又被杨霄的鞭手打中后背,于是身体在空中旋转了两圈摔在了十米外的地上,将地上的石板都砸碎了。

    另一个劲装男子也倒在七八米外的地上,面容粗犷,留着大胡子,寸头头发根根竖立,一看就很是凶悍,可此时却倒在地上颤抖不已,腰椎骨骼被打碎,他知道自己是废了,同时还受了不轻的内伤,嘴里不停的吐着鲜血,眼神却是依旧死死盯着杨永华。

    杨霄吐出一口浊气,目光不善地看着两人,心道还好自己一路上没有耽搁才来的及时,要是再晚来十分钟,爷爷估计就挡不住两人的夹击了,沉声说道:“爷爷,他们是什么人?你们怎么打起来了?”

    杨永华浑身也出了一层汗水,身体很是疲惫,急促的调整着呼吸,对着西边那轮太阳吸收了一些能量光线,面色迅速恢复了许多,目光和蔼地看了看杨霄:“你也知道这太阳的奥秘了?”

    他看出自己这大孙子的实力比之前已经是天壤之别,而且刚才那一肘的瞬间爆发明显是爆发了能量的效果。

    杨霄点头:“嗯,偶然领悟的。”

    杨永华欣慰地笑了笑:“好,好,好。我杨家后继有人。以前我遗憾你有天纵之资却生不逢时,现在天地大变,对你来说正是好时候。这两个,一个道教高人,一个通背拳真传,都住在附近。以前来往过一两次,和我切磋过两招。这次恰逢大变,两人得到了好处,却是并不满足,想要掠夺其他人的机缘。所以把注意打到我这孤家寡人的身上,想要抢夺我杨家的宝物。”

    杨霄目光很是不善地看了两人一眼,好奇地问道:“爷爷,我杨家什么宝物?”

    那道士躺在地上,捂着胸口以呼吸调息内伤,语气急促地说道:“老杨,你放我走,我马上离开巴蜀,不再踏足巴蜀一步,也不会透露任何关于你杨家宝物的事情,如何?”

    杨永华目光冷漠地看着道士,轻轻摇头:“惠途,今日之事乃是生死大仇,不可能善了了。而且,你说的话没有任何可信度,安心上路吧。”

    道士惠途很是不甘,以前他在山中修道二十年,修炼道教养生拳法,只是身体比较好罢了,最多能对付两三个普通人。

    现在天地大变,他修炼以前的道家养生拳法,竟然实力大增,以后继续修炼下去,肯定是一方豪强,如何甘心现在就死了?

    惠途祈求道:“老杨,我愿意为你做牛做马,只求你放过我!”

    杨永华没有再废话,上前一步一脚踩在惠途的胸口。

    惠途大声喊道:“太极图乃是道教至宝,不是你能守住的,你迟早也和我一样!”

    杨永华冷哼一声,脚下发力。

    咔嚓。

    惠途身体一颤,没了气息。

    杨永华转头看向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劲装男子,淡淡说道:“你为何不求活?”

    劲装男子咳嗽着说道:“我的武,就是要永不止步,永不退缩。要么站在终点,要么死在中间,如果我现在求活,即便你放了我,我以后也永远不是你的对手。你要杀就杀吧!只是,这牛鼻子说的不错,太极图,你守不住!天地大变,宝物出世,有实力者居之,老头子你终究是老了。”

    杨永华不想听他废话了,依旧一脚踩了一下,劲装男子也没了气息。

    院子里就剩下了杨霄和杨永华爷孙两。

    杨永华叹了口气,在院子里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杨霄急忙走过去,熟练的给爷爷倒了一杯茶水,眼神看了看那两具尸体,心中有些兴奋和害怕,也有更多的好奇:“爷爷……”

    杨永华喝了口水,知道杨霄想问什么,指着后面中间屋子大堂中央说道:“还记得咱家挂着的那幅图吧?”

    杨霄也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

    他从小就记得爷爷家客厅中间墙壁上挂了一副黑白阴阳鱼图,正是太极图。

    据传,那是一副古画。

    最近十年来,不少道观的道士以及有钱人都曾经上门来求购过,可是都被爷爷拒绝了。

    爷爷曾经给杨霄说过:“杨氏太极的底蕴奥义不输给真武山的太极拳,比之陈氏太极和孙氏周氏太极高深一个档次,其原因就是杨氏祖辈参悟这幅太极图之中的奥义融入了拳法。这幅太极图的存在还在真武山的真武大帝成道之前。”

    所以,杨霄看到爷爷每天都会有一小时坐在那副太极图前,静静地参悟其中奥义。

    杨霄以前也尝试过。

    可是,以他当时的境界,并不能从其中参悟出什么,只是知道那幅图不简单。

    而现在。

    天地变化到来。

    不只是许多人得到了奇遇。

    那幅图竟然也产生了变化?

    杨霄顺着爷爷的手指看向客厅大堂。

    还未看到那幅图。

    杨霄就心中就已经有一股玄奥之感莫名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