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风起南洋1784 > 第828章 希瓦城破
    河中,希瓦城,随着轰隆一声巨响,堵塞希瓦东城门的巨石被爆破完毕,历时两个半月的希瓦之战到此结束。

    尘土飞扬的东门,已经阵亡在新襄阳外的叶尔图则尔兄长拉西姆,捧着刚建立一年的孔格勒王朝金印与宝库钥匙,带着孔格勒家族数百亲眷出门投降来了。

    震天的欢呼声中,小团子策马驰了过去,所有的希瓦贵族埃米尔都在雪亮的刺刀威慑下纷纷跪倒在了地上,在小团子身边,除了一支护卫的少年近卫骑兵以外,还有十几个明显带着畏兀儿人特征的骑士,其中领头的,就是那个关天培收服的小马匪头子达尼亚尔。

    达尼亚尔护卫在小团子左侧,突然,他愤怒的冲上前去猛地挥动了手中的鞭子,“你这贱民,天朝大王是你能直视的吗?”

    指头粗的马鞭抽得一个穿着素衣女子猛地一抖,连外衣都被抽破了,她低着头浑身颤栗还不敢哭出声,只能看见几滴眼泪落在了地上,显然正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小团子挥了挥手,达尼亚尔立即就懂了,他用马鞭把这女子的头抬了起来,虽然满脸泪痕,脸上还刻意涂了什么东西让她看起来没那么白皙,但看得出来,是个长相不错的美人。

    “长得还不错!这是谁家的女子?”小团子高居马上点了点头问道。

    “她叫阿萨尔,前汗王叶尔图则尔第五个弟弟伊乐巴斯的第三个女儿!”跪在地上举着孔格勒家族金印的老头子轻声回答到。

    “达尼亚尔!这个女人属于你了!”小团子笑着用手指点了点,美女作为一种稀有战利品,只有他这个统帅才有分配的权力。

    达尼亚尔兴奋的眉毛都快飞上天了,这种家世,这种相貌的女子在以前的话,他连人家身边的一个侍女都娶不到,不过极度兴奋中他还是保持了一份冷静!

    “大王!这样的女子应该属于您,像达尼亚尔这样的人,能娶到一个汗庭的侍女那都是天大的恩典了!”

    “让你娶,那你就老老实实的娶了,臣下的女人本王没兴趣,要是你有个妹妹,那说不定本王还会看上两眼,让她给咱老子当个侍女!”

    小团子这会可不是在叶皇帝面前那个稳重的严肃王爷了,实际上在战场上,他是个满口脏话,五句话中能带三句祖宗十八代和两具生殖器官的‘粗人’。

    而恰恰就是这种像个**一样的做派,小团子很受中下级军官和士兵的拥戴,他只在日本呆了不到一年,就有上千家武士心甘情愿去北美为他建立他的北路易斯安那大公国就是明证。

    周围爆发出了一阵哄笑,不管是骑在马上的精锐骑兵,还是刚从长壕里钻出来的士兵,亦或者腰间挎着万岁爷六轮的军官,个个笑得满脸灿烂,仿佛战争的阴云一下就被驱散了一样。

    被人说要纳他妹妹当侍女,达尼亚尔没有丝毫的不悦,反而是满脸的懊丧,因为他爹娘都不知道去哪儿了,自然也就没有妹妹,当不成大王的舅子了,不过他眼珠一转。

    “听闻大王新得了王子,那我达尼亚尔也要多努力了,等将来好让我女儿去伺候王子殿下!”

    “你特么想的倒是好!赶紧拉了你媳妇滚蛋,弟兄们还等着呢!”一个壮的跟狗熊一样的军官轻轻给了达尼亚尔一脚,把这狡猾的马匪头子给赶远了。

    “叶尔图则尔的子孙呢?你是谁?”不开玩笑后,小团子严肃的看向了地上跪着的老头。

    “罪人是拉西姆,伊纳克汗(叶尔图则尔)是在下的弟弟,他的子孙都已经在城破时服毒自杀了!”

    哼!小团子冷哼一声,这要么是被眼前这个家伙给‘大义灭亲’,要么就是要用服毒自杀来个李代桃僵,不过这会不是追究的时候,有的是时间慢慢来。

    “希瓦城出三千个处女,城中财富在十五个希瓦银币以上的家庭必须献出一半的家产,作为本王大军的犒赏!”

    这是在打仗,可不是郊游,两个半月的围困让所有人都吃足了苦头,不给下面士兵足足的好处可摆不平,再说了,比起蒙古人到此直接屠城的举动,小团子可以说是相当仁慈了。

    “这些女子,让没有暖被窝又愿意留在这里镇守的兄弟先选,清点出来的财务本王一分不取,大家一起分了,达尼亚尔,带着你的畏兀儿兄弟先进城,美酒羊肉多多的弄起来!”

    随着小团子的大手一挥,整个战场上顿时就沸腾了起来,希瓦城可是有居民十万的大城,美人财宝绝对不少了,他们这两万人一定可以分到不少好东西了。

    哈密城,本来准备到兰州就不继续西行的叶皇帝还是来到了哈密,他身边记录皇帝起居的史官眉飞色舞的挥动着手中的毛笔在奋笔疾书,用身边人的话来说,数千年来,有汉家儿郎血洒西域,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维护中央王朝的荣光,但从未有皇帝驾临过此地,今天叶大皇帝到此,乃是千古大事。

    而叶开驾临哈密,确实也大大的鼓舞了西域的汉蒙等自中原王朝而来民众的信心。

    不管是徐正泰和孔繁这样叶皇帝所封的西域汉人镇守使,还是本地的蒙古部落,亦或是路过哈密往天府盆地去的白莲教信众,都深刻感受到了国家对于保护西域,开发西域的雄心,他们唱着家乡的歌谣,从飘着高高褐底金日月旗的哈密东城经过,很多人就在城外跪拜了起来。

    “看到了吗诸位?这就是我中原华族千年辉煌的基础,这也是我们两次亡国亡天下还能振作起来的原因。

    因为有他们在,只要朝廷愿意给予一点点的鼓励和帮助,他们就会按照朝廷指出方向前进,朕希望你们恪守朝廷大员的律令,保持个人的节操,为朝廷和人民,永远的守住这片祖先百战得来的土地!”

    叶开就站在城头城门楼子上,他对着身前的一票汉人镇抚使,蒙古部落台吉,残余满人兵将官员以及一些白莲教的军官训诫。

    “陛下!安集延的西北军参谋部送来了八百里加急!”唾沫横飞的叶大皇帝正再高谈阔论呢,常大淳如同轻捷的猿猴般几下就爬上了城头,手里拿着沾了一根红色野鸡毛的八百里加急。

    “天鹏,这是你西北军送来的加急,你先看!”叶开把军报递给了身边的罗思举。

    这位罗总督以孤臣自居,连吴仁静这位朝廷右丞相的请托都敢拒绝,但对于皇帝,他心里还是很虚的。

    毕竟他是从清朝兵勇中反正而来,如果不是积极争取,他连大明陆军的前身复兴军都没进去过,作为一个非皇帝嫡系之将,还在独当一面,他最担心的就是皇帝会猜忌他,所以当叶开要让他先看军报的时候,这位把王聪儿挤兑的够呛的总督大人噗通一声就跪下了。

    “西北方面军是陛下的军队,臣虽然是西北方面军的统帅,但也是听命于陛下的军将,还请陛下先看!”

    看着一脸惶恐单膝跪地的罗思举,叶开走上前去将他扶了起来,他之所以要把军报这么递给罗思举,就是来解除他心魔的。

    现在弟弟们已经压榨干净了,唯一成人能用的儿子已经被支使的的满地跑了,刘崇汉在兰芳大岛轻易动不得,刘崇礼要看着东北也没法挪,何喜文年纪大了,而且能力也有些不足。

    这河中的镇守者,叶开一时间也找不到完全合适的人选,罗思举已经是目前最好的人选了,但罗思举的顾虑又限制了他的能力,必须要他叶皇帝自己来开解开解了。

    “天鹏,听说你最近酷爱读史,那你知道这西域,我汉家朝廷已经多少年没有夺回来过了吗?”把罗思举扶起来后,叶开反而开始问他其他的问题。

    “新唐书上说,自唐肃宗至德元年(756)安史之乱始,迄今已有千四百年矣!”罗思举到真是在读史,所谓关公夜读春秋嘛,他这种武将最喜欢模仿的模板。

    “那你可知,这华夏数千年来,可曾有帝王驾临此地,囊括西域河中,以示必争吗?”叶开又反问道。

    “陛下雄才大略,以万乘之尊驾临边荒,昭我大明收复汉唐故地之雄心,虽秦皇汉武亦不能比拟。”罗思举再次回答道。

    “那就是了,既然朕是远迈秦皇汉武的皇帝,那为什么要猜忌你一个功勋卓著的将军呢?你罗思举有什么值得朕猜忌的呢?你就算要造反,西北方面军的将士能听你的?徐正泰、孔繁二镇抚使能听命于你?满蒙回各部首领能听命于你?

    此地我大汉已千年未至,更有其西之地的俄罗斯国虎视眈眈,他们已经在哈萨克左帐、中帐(小玉兹和中玉兹)建立堡垒十数个,屯兵数万,迁徙民众数十万,你若不能放开手脚,何以对抗俄罗斯,守住祖宗之地?

    朕还等着你踏平奥伦堡,将俄国奥伦堡总督塔季耶夫的脑袋,送到朕的御案上呢!如此顾虑重重,朕要到何日才能收到你的捷报?

    朕现在是有信心做一个千古一帝的,但那也得尔等臣下尽心尽力才行,朕今日不单单说罗总督,徐正泰、孔繁、李继圣你们也要记住,朕只盼狡兔死尽,还不至于要将走狗烹之!”

    叶开重重拍了拍罗思举的肩膀,眼中射出了鼓励和无限信任的光芒,刚刚被大明锦衣卫‘培训’出来当成李圣天后人,继承李圣天香火,出身于于阗大族的李继圣,更是激动的满脸通红。

    “臣是臣的错,臣怎敢以寻常帝王来揣度陛下,陛下如此信任臣,臣一定为大明拔出奥伦堡这颗钉子,彻底击败俄罗斯人,让他们不敢东顾!”罗思举再一次跪下,不过这次是喜极而泣了。

    “打开看看吧!朕估计是从希瓦前线来的战报!”叶开再将沾着红色野鸡毛的加急信递给了罗思举,这次罗思举终于不推辞了,他双手接过打开,随后就是大喜。

    “陛下神机妙算,此信是定川郡王殿下从希瓦发回的战报,复兴八年十二月九日(1804),郡王督率大军攻陷希瓦城西,在我天兵威慑下,希瓦城内发生内乱,希瓦伊纳克汗长兄拉西姆鸩杀伊纳克汗三子四女,打开东门投降,现大军已经进城,周围诸部皆来归附,恭喜陛下,希瓦汗国已不复存在了!”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城门楼子上的汉满蒙回白莲教大小官员们一片歌功颂德,就连王聪儿也是极为欣喜。

    “哈哈哈哈!”叶开也是极为得意,他大笑几声,“我儿果然是天生的统帅,替朕消除了心腹之患,希瓦城破,河中三汗国就成为历史,咱们终于可以集中力量解决哈萨克三帐的问题了!”

    笑了几声,叶开把常大淳召到了身边,“即刻派八百里加急送往希瓦城,拉西姆此人不忠不义,伊纳克汗是其至亲也是其君主,他竟然敢鸩杀其子孙,我大明不需要这样的投靠者,命定川郡王亲自监斩,凡参与此事的孔格勒家族成员以及各埃米尔贵族全部坑杀,并将伊纳克汗遗体送回希瓦安葬,昭告河中各族,秉持忠义着,天朝有赏,投靠者既往不咎,负隅顽抗甚至勾结俄罗斯对抗者,族诛!”

    说完叶开再看向了罗思举,“天鹏你立刻返回安集延,犒赏核功乃至需要的军需粮秣器械你要尽快呈报,朕已经让李鋐卸任四川总督到兵部任尚书了,你好好干!”

    “臣遵命!叩谢陛下厚恩!”罗思举更加感动了,自从他拒绝了右相吴仁静之后,他这安西总督府申请物资总会有这样那样的小问题,吴仁静此人,权柄欲望很重,还喜欢到处插手,大方面他虽然不至于因私废公,但穿点小鞋是肯定的。

    李鋐是当年与罗思举一起顺江而下投靠叶开的人之一,与桂涵他们三人并称川地三杰,现在叶开直接把李鋐提拔到了兵部尚书的位置,就是为了大力支持罗思举在河中的行动。

    而且吴仁静可是一等一的聪明人,皇帝做出这样的姿态后,他也就不会在搞小动作了,对于罗思举这样的非嫡系,叶开确实给予了极大的信任和支持。